小学教师因信仰真善忍被剥夺教课的权利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我是一名小学教师,因修炼法轮功曾被多次迫害,现将被迫害的主要事实陈述如下:

1999年冬的一个星期天,我和河北泊头市富镇其他十六名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只为向有关部门陈述修炼法轮大法对身心、对社会的益处;及政府取缔、镇压大法是错误的。可是在信访局门前,我们被守候在门前的各省公安团团围住,他们抢过身份证、上访信。我们被沧州公安押到附近的一家宾馆,他们便给泊头公安打电话。沧州公安翻走了我们所有的钱,说回去后还给我们。可事后,当时富镇派出所所长许宪江以受黄牌警告为由拒绝返还。近六千元现金被许宪江等人强占。后来许宪江用钱买官去了交河分局当局长。

泊头公安局把我们关在泊头市拘留所。泊头市拘留所比地狱还要阴森恐怖,在押人员每天被迫从事着超负荷的劳动。他们被强制为中国最大的泊头火柴厂装火柴盒。所有的人都要蜷起一条腿坐在炕边,每天要装上万个火柴盒才够任务。每个人手上都缠了厚厚的橡皮膏,还是都磨出了深深的口子(橡皮膏得自己买,没钱的只能干忍着)。各监室号长为了在所长面前买好,更为了借机勒索吃喝,专找新来的人进行刁难,不让他们干完活,并借此折磨、殴打他们,不让他们睡觉。所长们见了也不管。只要号长说谁没干完活,不老实,耍了,所长们便铐上用电棍电,根本不让人辩解。每天早晨报完号,都会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许多人一听到电棍声便哆嗦,甚至大小便失禁。一些在押人员为了傍吃傍喝,肆意打人、骂人、用木盘(装火柴盒的工具)砸手、砸脚、顶饭口(身子弯100多度,脑袋顶在饭口上,有时身上还压上几十斤的一袋火柴皮,时间长了,脑袋肿起来,人站立不住)、吃木柴炖肉(用木柴刮肋骨)、冬天洗冷水澡、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等。虽然我没有被施以所有的酷刑,但看了都让人不寒而栗。

所长孟庆忠和指导员尚国全曾电过我两次,最后一次我还被吊在铁窗棂上两天两夜,左手腕留下了两道疤痕,左手失去知觉(后通过炼功逐渐恢复),全身肿得象气吹的一样。与我一起被电的还有刘学光、邓秀玲、赵明辉、崔树凯、王俊杰。善良的人们,当你们使用泊头火柴时,你可曾想到那上面沾了多少人的鲜血。一个月后,我们陆陆续续被释放。公安局按每人1000元向我们勒索保金,拘留所向每人勒索1000元的伙食费。尽管人们每天喝的是带泥的烂菜汤,吃的是时不时夹有鼠屎、鸽子屎的半生不熟的黑玉米棒子。

2001年,交河教办室(相当文教室)在交河影院召开全镇教师大会。由教办室主任蔡万跃、副主任孟庆升主持,布置下半年工作任务。其中以“反对X教,崇尚科学”为口号,把反对法轮功作为一项主要工作,在全镇中小学开展演讲、主题队会、签名等活动。我当时听了非常难受。为了众多的学生、教师,更为了作为领导的蔡万跃等别再干害人害己的坏事。我便给蔡万跃写了一封信,并寄去了揭露电视谎言的真相资料。当蔡万跃接到信后,便开车找到我,问信是不是我写的,并威逼利诱我放弃修炼,说我还年轻,这样下去很危险,还说这事不能轻易就完。没过几天,恰逢人代会召开,交河公安分局、刑警四队一伙人,在局长许宪江的指使下,找到我问我还练不练法轮功,我一说炼,他们就慌了,便打手机叫他们队长赶紧带人过来,一个中年人便劝我,我给他讲炼功的好处。他们叫来了我们中心校许宝生校长。我给许校长讲我是如何按大法修心做好人的,如何对待工作、同事、学生的,如何对待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的。许校长听后,默默地说自己把握好吧!交河分局见不行,便让张洪忠校长看住我,不能离开学校,否则拿张校长是问,我想我没做错什么,他们随意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是非法的,便跟张校长打了招呼就走了。

第二天是周六,我带着对象准备去买家俱,刚到家,张校长便打电话,让我回学校。我出去回电话时,恰巧碰上富镇派出所警长刘俭和一姓刘的镇长带了三、四十个人来我家骚扰。他们见到我,便说:好了,在这儿。我便往家让他们。恰巧同修胡铁军送来资料出门,和他们碰上。刘俭把我们一家,我的女友刘安民、胡铁军、邓秀玲抓到富镇派出所,然后每个人关进一个屋子,接着闯进二十几个人,不由分说疯了似的连打带踹,我高喊:“恶警打人了,恶警打人了”。他们说:“再喊打死你,让你炼”。却停了手,一个人因踹我,腿疼的一拐一拐的,说刚做的牵引白做了。他们把我的头发拽下一绺一绺的,扔了一地,鼻子不停地流着血。他们还撕破了邓秀玲的衣服。还羞辱我对象说“为什么不炼功,一块炼功一块烧死多好,都成神了。”之后,我们被非法关押在地狱般的泊头市拘留所一个月,我们一家和邓秀玲被亲属拿了四千元钱保出来。

出来后,张洪忠校长便来找我,让我赶紧回学校上课,因为我担任两个班的语文、社会、品德课的教学,还任一个班的班主任、语文教研组组长,另外学校的活动文章一般都由我来写。我到了学校,蔡万跃便把我叫到他家去,问我家里的情况,我以为是关心,便如实相告,他问我:“不炼行不行?”我说:“我炼功对自己、对家人、对学生、对领导都好,对任何人都有利,为什么不能炼呢?”他便说,他和领导商量一下,看上级同意不,并让我好好考虑考虑。星期一,蔡万跃把我叫到镇上。临行时,我所任职的郭庄小学的老师们都出来送我,并叮嘱我千万低低头,多说点好话,认个错,别固执。可我想我没错呀,做好人有错吗?!我和张洪忠校长到了文教室,蔡万跃问我考虑的如何,然后让我等着,过了好半天,他叫来了管教育的王勇镇长,要我表态,我便和王镇长讲炼功的好处,王镇长说他有事,要走,蔡万跃不让他走,便又出去找人,王镇长说让我认清局势,我便问他做好人有错吗?蔡万跃回来后,王镇长说有事要走,蔡万跃再三挽留也没留住。蔡万跃便又找来政法委的陈书记,我还是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是冤的,新闻宣传是假的,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蔡万跃揶揄说:“别人不炼法轮功就不做好人了,只有炼法轮功才能做好人?”我说:“对,我认为是这样”,我就讲我是如何不沾学生一分钱,不求名利,处处为他人着想的。蔡说:“这是应该做的,每个教师都这样”。其实,不管是上至文教室,下至校长、老师无不巧立名目,向学生敛钱,我明白这些,但我不愿伤害别人,没说这些。蔡见我默不作声,便气急败坏地嚷道:“今天当着陈书记,你必须说炼不炼”,他边说边拿出纸和笔让我写,说:“你必须选择,上班就别炼,炼就别上班,你必须写下来,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将来别说别人逼你”。善良的人们你们听听,这不是逼是干什么?为什么做好人反而不让上班,我不写,蔡便叫嚣:“不写,今天就别出这个屋。”并一把把我从门口拉到屋里,我便写下了:在让我选择炼法轮功,还是工作,我选择炼功。然后扔下笔,出来骑车便走。

蔡便嚷着:“快给(交河公安)分局打电话,张洪忠别让他跑了”。出来后,张校长非要我去他家,我不去,张拽住我的车把不让我走。我说:“你要还觉得对得住你的话,就让我走,否则,你就是送我再进拘留所。”张无奈,放开了车把,我骑车去了建桥我对象家,中午,张洪忠带着交河分局的人去建桥抓我,幸好,有好心人提前通知了我,从此,我便流离失所。后来张洪忠说是蔡万跃等人逼他去的,否则,就不让他上班。还有人告诉我,蔡万跃在2001年年终总结会上,说我又去北京上访了,现被关押在泊头市拘留所(其实,当时我正住在大法弟子家),还说我一家人炼功炼的什么都不干了,光想成神了。他说他可怜我家穷,苦口婆心地劝我,可我不知好歹,执迷不悟,把他的稿纸弄坏了不少(指逼我选择是上班还是炼功时),现在被关起来真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明明是苦苦相逼,蔡却说成是苦口婆心,还污蔑我把他的稿纸戳了一个大洞,真亏他说得出嘴,简直是信口雌黄!

2002年春,我女儿刚刚满月,张洪忠到建桥看我。我当时一惊,可想到张已经来了好几次了,不会出事。同修们劝我躲躲,我认识自己执著太重,不愿再到其他同修家。没过几天,晚上十点多,建桥派出所把我绑架,交给交河公安分局。事后我的亲属多方跑关系,据说市长同意放人了,可是泊头市公安局局长裘文沛硬是不放,要劳教我。就这样,我被劳教一年。我的亲属曾质问泊头国安,我不上班一年了,为什么还抓我。他们说,他凭什么放着好工作不干?明明是他们使我无法上班,却说成是我放着好工作不干,这不是强盗逻辑吗?阜城县许多大法弟子为了营救我,让我少受迫害,给泊头市公安局写了大量的劝善信,结果阜城许多大法弟子被追捕、被抓。邪恶的泊头拘留所不让家人给我送衣服,说让我买。我亲戚给我存的钱被他们扣下。由于一次次被抓,一次次亲人离散,整天的东躲西藏,在这样一个个打击下,我的父亲病倒了,在我出狱前一个月去世了。

恶人们不仅迫害我,还迫害我的家人、亲朋和同事。我今天把这些公诸天下,就是让大家都知道他们是怎样行凶作恶的,揭穿他们的谎言,让大家明真伪、辨善恶,从道义上、良心上对恶人进行审判,那就是匡扶正义与良知,就是在做善事,那就是在选择美好的未来。同时我们也希望恶人们面对自己的恶行有所悔悟,弃恶从善,不再害人害己。

部分迫害责任人电话:
蔡万跃:宅电:0317—8332932
交河镇文教室:0317—8332614
张洪忠:宅电:0317—8334002
郭庄小学:0317—8334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