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市恶人逼得我有家不能归 反诬蔑我不顾家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我原本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经常受到亲戚朋友的夸奖和赞叹,我在阜新矿务局城南医院工作,工作上一帆风顺,我的生活每天都是伴随着赞扬声度过。可是,江××镇压法轮功,我曾因坚持修炼讲真相,四次走出家门,五次逃脱抓捕,被迫流离失所。反而被邪恶之徒诬蔑不顾家,失踪……

1997年末,我在单位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后我才知道了什么是德,什么是真理,人从何而来,又将回何处去,人类将如何面对未来等等。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因为法轮大法教会我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不谋取私利,不撒谎,不记恨别人的过失。法轮大法帮我找到了永远属于自己的根。

1999年7月20日,中国大地一片恐怖,江泽民把宇宙大法宣布为×教,操纵官方媒体喉舌对法轮功进行了无耻的诬蔑、造谣、制造事端,公然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血腥镇压。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人身自由,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大白天就被抄家、抓人、劳教、罚款、判刑,江泽民把枪口对准了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它不仅破坏了道德、民主、人权和法制,更破坏了人们对正义美好的向往和善念,毁掉了五千年文明古国的美德,是对人类善良的摧毁,是对人类道德与正义的犯罪。

2000年11月份一天下午1点左右,我正在家里看书,有人敲门,我问是谁?回答:派出所的。我没开门。他们找来了楼下的居民主任,敲门10多分钟,我在屋里把十多本大法书籍藏好。下午4点,我的一个同学来串门,我打开门,两名警察从邻居家冲出来,这时我丈夫也回来了,警察到单位找过他,说我在家里组织炼功。姓周的警察(西山派出所)说:“有人举报你炼功。”我说:“不用举报。”警察又说:“姓马的把书藏到你家了?”我说:“没有此事。”我知道这是警察一贯使用的伎俩,乱诈、引诱我交书。警察东翻西找,找到一本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和师父的新经文,把我带到西山派出所扣留一天一夜。警察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警察欣宇代笔写的。问我还炼不炼,我当时说:“邪的不炼正的炼。”警察根本不理解我说出话的含义。我签了字,当时没有认识到这也是向邪恶妥协,现在认识到了。

2001年6月,我家楼上的法轮功学员去农村发真象资料被抓,涉及给过我师尊的经文和材料,得到消息我离开了家。第三天夜11点钟,4名警察敲我家门,女儿没打灯,十几分钟后警察走了。次日4名警察去我丈夫单位,又到我家乱翻,什么也没找到。警察问我丈夫:“你妻子干什么去了?”我丈夫回答说:“跑了。”警察走后,丈夫给我打电话,声音都变调了:“多惨啊,警察一次又一次到单位找我。”我说:“没啥可惨的,做好人没有错。”晚上丈夫到我妹妹家找我。问我:“还炼不炼?”我告诉他:“我决不放弃大法。”丈夫说:“那咱们就分手吧!”从那天起,我们的家庭就出现了裂痕。

8月份动迁的楼房交工使用,我和女儿住在一起,女儿于同年12月20日结了婚,只剩下我孤独一人。2002年3月份,丈夫正式提出与我离婚,不离婚就到法院起诉我。那段时间,我度日如年,精神上的承受相当巨大,而且正逃离抓捕。年迈的母亲愁眉不展,高血压病犯了,经常失眠。我弟弟指责我:“就怨你炼法轮功,否则,他(指我前夫)不会与你离婚!”我的心被激烈地撞击着。心中的痛,心中的苦,只有在魔难中你才能真正的体味出是什么滋味,我在精神创伤的屈辱中,肆虐的风浪中挣扎。这是什么世道?因为我坚持做好人却落得有家不能回,这就是江泽民流氓集团践踏国家宪法,剥夺我们做好人的权利,不是我们不要家,是他不让我们有家!

2002年8月的一天上午,我与女儿在家,有人敲门。女儿从门镜看是三名警察。就告诉他们:“家中没大人,我不认识你们不能开门。”警察一边砸门一边说:不开就砸开。我女儿与他们争辩:“你们这样做是侵犯公民的合法权利。”警察不听,威胁道:“不开门砸坏了你自己负责任。”这就是当今警察说的话。我女儿正怀有身孕,门敲的声音还很大。另一名警察绕到窗前,把纱窗都拉开了,我家住一楼,要是没有铁栏就闯进来了。女儿说:“你把纱窗给拉上,会进蚊子。”警察问女儿的名字,又问我的名字,女儿现编搪塞他们。一个警察感觉不对,拿出手机与别人对话。我正在屋里发正念,心很紧张,持续了20多分钟。砸门的警察说:“再不开门就踹开!”在这紧急关头,我突然想起请师父加持赶走邪恶。不一会儿,警察就悄悄的都走了。我在师尊的呵护下闯过来了,化险为夷。后来我听说是我的前夫找人来抓我。离婚2个月,他把相识七年之久的女人带到父母家,正碰上我小弟,为我打抱不平,与之发生了拳脚之争。他为了私欲,不记夫妻之恩,站在强权一边参与作恶,(据悉王春兰的哥哥在市劳教所当管教),我为他们这样做感到惋惜和可怜。我第二次离家出走。

我暂时住在同修家,我自己的楼房出租了。据租房者说:一个月内警察半夜来了三次,敲门敲得我们不得安宁。我从同修家出来,自己租了一套房子,刚住二十几天,同修在家被抓,其实是为了抓我们俩人。听到消息后,我又一次离开家,暂住妹妹家。当时正是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社区对租房的经常清查,目的是抓法轮功学员。一个同修告诉我:市里四名警察去单位开工资的地方抓你,你是市里重点抓捕对象。怕亲人受牵连,我被迫流离失所,而母亲、妹妹、弟弟家却被监视。

2002年11月20日,我女儿分娩,公婆在农村,我又不在她身边,我的妹妹、同修替我护理。当我赶到产房一个小时后,孩子落生了。我又不得不立即离开。由于孩子无老人在身边照顾,着凉了,第三天住进了矿总医院儿科,我又不能去,只能用电话与治疗的医生联系。在我女儿最难、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作为母亲,就因为炼法轮功而被剥夺了照顾女儿的权利,使我们母女骨肉分离。

2003年正月十七,四名警察开两辆警车到我女儿的婆婆家泡子镇抓我,世界之大,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存身之地,在中国只有当权者逞霸。

2003年6月1日,我的大侄结婚,四名警察去举行婚礼的地方妄图抓我。

在这里我要正告阜新市所有参与此事的警察们:不要说你们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要知道上级的命令符不符法律,作为国家执法人员,维护正义,呵护善良是你们的神圣职责,不要做江泽民的替罪羊,对法轮功所做的一切报导都是造谣和诬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都是违法的,卑鄙、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识时务者为俊杰。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江泽民及其打手帮凶已经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被法轮功学员告上多国法庭。全球燃起了审江之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最近发出公告,辽宁省是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省份之一,凡是参与迫害者都推卸不了责任。善恶有报是天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世人啊,快擦亮眼睛,不要轻信镇压者邪恶的谎言,它们要把人类最起码的道德良知,从人们的灵魂深处抹杀掉,以违法、扰乱社会治安等莫须有的罪名作为借口和幌子欺骗世人,要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赶尽杀绝,大法弟子不要家吗?谁不想拥有个温馨的家呀!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朝代的兴衰与国君的行为紧密相关,明君施仁政、顺天意则国泰民安,昏君施暴政则天灾人祸。我想对法轮功的镇压是千古奇冤,纸里是包不住火的,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