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白庙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2002年10月份,江泽民在海外被法轮功学员起诉后,恼羞成怒,在国内他指使劳教所、拘留所、看守所恶警疯狂迫害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这里记录的就是河南省白庙劳教所在2002年下旬和2003年上半年期间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2002年10月24日,白庙劳教所对快要到期的法轮功学员、赵松茂、李齐宣、张明等大法弟子延期六个月,同时对没“转化”的学员开始了疯狂迫害。起初是恶警指使犯人想尽一切办法折磨法轮功学员,有的犯人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头顶墙,不准睡觉,且随时辱骂殴打大法弟子。通过大法弟子们的讲真象,有些犯人明白了真象,知道大法好,所以不愿参与迫害,干警就恐吓他们说:“谁不配合(注:指帮他们迫害大法学员),就不给谁减期。”

* 恶警叫嚣:“今天我就要弄死你,弄死你就像弄死一只蚂蚁”

2002年12月份,张远恒第二次被关进白庙劳教所五大队,大队长杨少锋指使恶警宋延龄、郭五一、张文中、禹保红等人多次对他进行殴打。

2002年12月9日,他们使用了六根高压电棒,从下午二点开始一直殴打大法弟子张远恒到晚上。他们用电击张远恒的脸、耳朵、眼睛、脖子和嘴。殴打时张远恒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把电棒往张远恒的嘴里塞。吃晚饭时,张远恒被几个人从办公室架出来,整个脸都变形了,耳朵被高压电击烂了,嘴肿得老高,脖子,脸上到处都是水泡。连其他劳教的犯人都说“警察太没人性了”。

以后的几个月里,张远恒被五大队警察多次殴打,其中打人最凶的就是宋延龄、郭五一。殴打中,郭五一曾把汽水倒进张远恒的衣服,然后把高压电棍也塞进衣服里,他认为这样电有劲。其中有一次殴打张远恒是在2003年春节的前一天,当时恶警宋延龄值班,他值班前刚喝过酒,与张××一人拿两根电棒殴打张远恒,宋延龄边打边骂:“今天我就要弄死你,弄死你就像弄死一只蚂蚁”说着还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对张远恒说“这是转化你们上边给我发的奖金。”最后,四个电棒都没电了,他才住手。

*恶警与恶徒对多名大法弟子施暴

法轮功学员权培军第二次被送进白庙劳教所五大队,当天就被恶警宋延龄、郭五一、张文中、禹保红等人毒打八个小时,从办公室架出来后,满身是伤,后来又多次被宋延龄等人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殿军被送进白庙劳教所后也多次被宋延龄等人殴打。在2003年4月25日左右,他们以所谓的‘春雷行动”为名连续几日毒打李殿军,李殿军以绝食抗议迫害,由于长期迫害,身体极度虚弱,恶警怕承担责任,让巩义市610把李殿军接回家中。2003年7月宋延龄、郭五一、韩宏涛又对非法关进的法轮功学员赵红旗进行邪恶的迫害,多次殴打、电棒电该大法弟子。

同时,三大队恶警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它们指使劳教人员用电缆鞭毒打大法弟子赵中档、刘其伦。25日恶警任国强、何相龙、刘伟、马东晖与上午和下午两次对大法弟子张明进行毒打,给张打上背铐,用两根高压电棍在张的头上、鼻子上、脖子、嘴上与身上各处电击,鲜血染透两身衣服,办公室地板上到处都是血迹,马说张的血太多了,并让张把地板上的血迹用拖把拖干净。同天,马组织劳教人员开张明的批判会。

大法弟子赵书灿、许谢卡经常遭到恶警与恶徒的毒打。赵被打得满脸乌黑,许则不能正常行走,并被多次野蛮灌食。恶警任国强无耻地说:我不管脑袋里想什么,必须服从管教。三大队大队长左治国把毒打大法弟子说成搞活动,它布置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事件。

在此警告那些不法恶警,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有一日,你们的所作所为必遭天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