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安县恶警张宇、徐绍斌等人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九九年九月中旬,我因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欲进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送到农安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被当时的政保科长刘尚宽勒索现金800元,家属才把我接回家。同年10月因一句“炼”,继续上访,第二次被拘留19天,非法关押,强迫劳动。

2002年6月4日,当地派出所张宇带领手下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搜查我家,致使我与爱人流离失所数月。同年10月我与爱人回家收割,10月31日当地派出所所长张宇带人把我与爱人绑架到农安看守所非法关押。11月4日,农安县政保科行动组组长徐绍斌以提审为由毒打我夫妻,当日17时左右,我被提出号外,徐绍斌把我上衣往上一翻蒙上眼睛,坐专车大约一个小时,下车时我从衣缝看到墙上写“长春市公安局南关分局”。当时我被蒙得虚脱,被徐绍斌等四人抬上二搂,强行摁到老虎凳上迫害了我半小时。我被打昏后,被拉到中日联谊医院打了两针,又拉回南关区分局继续迫害。我也不知多长时间,把我拉回农安看守所里已换了第三班岗(大约12点多)。同年12月19日徐绍斌又来提审我,用2X2木方约2米长打我,用折断一方往我脸上戳,把脸都戳出血了。12月20日徐绍斌把我夫妻与同修共10人送朝阳沟和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我们受到非人折磨和迫害。

自99年7.20以来,当地村委会三番五次隔三差五来我家,让签不修炼保证,当地派出所还两次到我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进行搜查。我向他们要搜查证时,他们扬言:对你们不用搜查证,怎么办都不犯法。还说:就是整你们过不好年,就是折腾你们能咋的?

对此我想对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说:大法制约一切,历史总会有一个了断,善恶到头终有报。奉劝你们快醒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要为了一时利益毁了自己的未来,投向那万劫不复的深渊。

徐绍斌,电话:0431-3223407,3217868,手机13596015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