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随州市大法弟子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29日】我是湖北省随州市大法弟子,在4年多的邪恶迫害下,我和我的家人都遭受了精神上和经济上的迫害。

在我没有得法之前,因为家庭条件很差,所以生活很苦,那时的我思想中想的就是怎么样长大后挣钱。在我的思想中人活着,就是为了钱,为了生活的怎么样安逸。在99年2月份,我有幸得法,师父告诉我们人活着的目的是为了返本归真,是为了不断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做一个无私无我的人。也告诉我们“无德而不得,失德而散尽。”师父那博大而精深的法理,象一支指航的明灯,从此照亮了我的心灵。

然而,江××出于个人的妒嫉,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了灭绝人性的疯狂迫害。99年7月20日,在大法和师父受到江××集团诬陷和诽谤时,我刚刚中专毕业,在深圳一家公司上班。在大法被非法取缔的第二天,我和平常一样,到炼功点炼功,被早有准备的警察塞进了警车。在龙华公安局,警察将我们关进一个屋子里,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下午,保安区公安局局长看我们仍然不放弃修炼,就邪恶地叫嚣,“把你们这些修炼的人都投到洪水里去,看你们还炼不炼。”

在后来,电视、报纸、电台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诽谤迫害。我觉得自己在大法中受益,应该向政府讲清大法的真实情况,就向公司请假去北京上访。然而,在北京却遭到他们的非法关押,我被迫从二楼跳下,逃了出来。当回到公司后,公司领导在压力下告诉我,如果继续修炼法轮功,就将被开除。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我被迫离开了公司。

后来因为在户外读《转法轮》,又被南头派出所关押进南山看守所15天。在关押期间,我因为炼功,在十月份阴冷的天气里,恶警指使犯人把我拖到厕所,用水池里从头到脚一遍一遍的浇我,弄得我呼吸都困难,衣服全湿了。当15天到期后,他们要我说不修炼保证。我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就在我还有暂住证的情况下,将我又关到保安区收容所。

收容所里面暗无天日,几十个挤在一起,睡在发臭的地毯上。在那里他们根本不把人当人看随便打人,骂人。当时只有19岁的我失去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系,心里恐惧到了极点,不知道它们将如何处置我。接着,他们又把我关到韶关收容所。进了收容所,那里的管教就问谁是炼法轮功的,当知道是我时,就冲着我骂了一句:“炼你的×,你死定了。”

在那里面,我向身边的人讲真象。最后,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其中有一个阿姨对我说:“基督教也和你们一样受过迫害,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呀。”最后,在一个功友的帮助下,我被勒索了500元钱,放了。

2000年,我回到家,因为家里找不到事做,我又到珠海去打工。可是,家乡的恶人并没有因此而罢手,他们四处找我,要我放弃修炼,签所谓的转化保证。我觉得自己信仰的“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难道有错吗?我没有向他们妥协。他们就向我所在的公司--珠海德利线路板厂写信,要求将我送到当地派出所。公司的几个负责人,在向我要求放弃修炼的同时,伙同当地派出所将我非法关押。在珠海井岸派出所,我由于怕心,违心的说了自己不修炼。自己的内心深处很痛苦,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我回到家里,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又回到正法修炼中来了。做着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讲清大法的真实情况,消除人们对大法的误解和不敬。

在2002年元旦,我和同是修炼人的妈妈一起去挂真象条幅。被当地南郊派出所的的恶警小芳和派出所所长抓到,当时妈妈的头发都被他们扯掉了一撮,衣服被扯烂了。他们把我们关到置留室一天一夜后,又被非法拘留了15天。在随州第二看守所,妈妈绝食9天抗议关押,却没有人管。

在2002年的10月份,当地南郊派出所又在没有理由和手续的情况下,将我们南郊瓜园四队的三个大法弟子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我刚刚从街上回来,回到家后,看到卧室被翻的乱七八糟,墙上师父的法像、一些真相资料、大小两个录音机和照像机已经被他们洗劫一空。他们十几个人,把我家门口围住,我不开门,他们就翻墙进来,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跟他们讲真相,派出所所长不听,还叫人用手铐把我的手铐的紧紧的,威胁道要把我吊起来。后来一直到看守所才打开手铐,第二天我的手腕又红又肿。他们还让我们在监视居住的单子上签字。我们不签字,他们执法犯法地强行将我们押到随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内,我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第三天,我因发高烧、血压又高,恶徒们怕承担责任,才将我们放回。回到家后,恶人又想对我下手,为了不再被抓,我被迫离开了家,过着流浪的生活。可是,恶人们却又不断威逼、恐吓、引诱我的家人,想把我抓回去。

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在大法中受益无穷。我们四队的徐阿姨本来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可是在一次修河堤的劳动中,她那赛小伙的身板,却让妈妈大吃一惊。当得知她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之后。妈妈也决心修炼大法。修炼后的妈妈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因为家庭的艰辛,脾气暴躁的她家庭、邻里关系搞得很紧张,修炼后,再也不打人、骂人了。也能为别人着想,家庭、邻里关系都和睦了。我也是在帮识字不多的妈妈读法时,觉得大法好,而走进大法修炼中来的。如果不是因为修大法,我不知道自己将会变成怎样一个人。

可是这样好的功法,却受到江氏流氓集团的疯狂迫害。几年来,我们家,就因为我们信仰“真、善、忍”,遭到了地方官员无理罚款、关押。我的外公快七十岁的老人,每年只有四百块的退休金被四队小队长艾小红和大队的刘主任扣的精光,每天,还要拖着病的身体去种地买菜,来维持生活费。家里的地,也因为妈妈被抓,荒了几个月。爸爸因为我和妈妈的被抓,急得病了好几次。我很想回家,也想家里的亲人。可是,就是因为我要做一个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好人,就被江××和它的爪牙们迫害的有家不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