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病修心受益大 坚持信仰再遭劳教


【明慧网2004年3月3日】(以下是黑龙江虎林市西岗大法弟子冯淑杰口述、同修帮助整理的修炼体会和迫害遭遇。现冯淑杰已被再次非法劳教。)

我是97年3月中旬得法修炼的。修炼前的我有好多种病,心脏病、肩周炎、浮肿、妇科病、还有生小孩落下的毛病。修炼后身体的变化,一天天明显见好,原来我提桶水都提不了,心跳得实在让人受不了,两条腿肿得走路都觉得很沉,用手一按一个坑。妇科病更是叫我痛苦万分,各种消炎药和妇科良药不知吃了多少。后来我丈夫不愿零买,就看电视药品广告,从厂家往回邮药。钱没少花,但病还是不好,特别是月子里落下的不能用凉水洗衣服的毛病,用温水洗也不行。每次洗完衣服时两只手心都是一层小米粒大的疙瘩,每次洗完衣服都得很长时间才能下去,痛苦极了。修炼一个多月的时候,我感到身体轻松多了,人也精神起来了,后来病情就一样样的消失了。我修炼了四年一粒药都没吃过,我丈夫说大法真神奇,解除了你的痛苦,为咱家省了一大笔医疗费。

再就是心性方面的修炼,我也是深有体会的。我丈夫他兄弟两个,我们结婚的时候,没有他弟弟结婚的时候花钱多,我总是觉得老人太偏了,还有些家庭和生活上的矛盾,婆媳关系一直不合,结下了不可解的疙瘩。通过学法修心性,我终于解开了难以解开的大疙瘩,恢复了正常的婆媳关系。婆婆在吉林,我在黑龙江,现在每逢年节和过生日,我都给她老人家亲自打电话拜年和祝寿。我和丈夫结婚二十多年了,一直没给过养老费,从修炼的第二年起,我每年都给老人邮去四到五百的零花钱。我要不学法轮大法,决不会对婆婆这样的。

我自己不识字,一开始学法困难很多,家务活又多,到别的炼功点又远,实在是走不出去。我和丈夫一商量,把炼功点安在家里,我丈夫就同意了,就这样炼功点就成立了。开始的时候是别人读、我听,7.20大法遭到迫害后,炼功点没有了,这下子可急坏了我这个睁眼瞎了。后来我就让丈夫给我读,孩子放学回来就让孩子读,这样长此下去也不行啊!后来我就通过功友请了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又买了录音机,就这样一直坚持学法、修炼。

2002年4月26日,因我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留。进去之后问我什么我都不说,抵制迫害,两个恶警就打我的耳光子,手打痛了就用书往脸上打,后来就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大约在第二十四、五天的时候,我的心脏病返了出来,一天比一天加重。恶警们看我病得这样,他们慌了手脚,一次次往看守所里接大夫。大夫检查完后,把恶警拉到门口小声的说,这个人身体很危险,必须马上住院治疗,否则有生命危险。又过了几天,恶警主动找我丈夫办理保外就医。就这样我在第二十九天下午,被恶警从看守所放回家。因当时不能走路,是警车送的,车停在路口,丈夫把我扶进了屋。我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才有所恢复,能干家务了。

* * * * *

后记:后来我再去看望冯淑杰时,就不见她人了,见到了她的丈夫。她丈夫说起了她被劳动教养的经过。

自从她如上所述被“保外就医”以来,公安局和派出所的恶警三番二次到她家里捣乱。每次来的时候,都问她学不学了、炼不炼了,她每次回答得都很坚决。就在十月十二日下午,她的丈夫在街里干活,晚上回来一看家门锁上了。丈夫和女儿开开门进屋一看,发现一张纸放在缝纫机板上,上面写着冯淑杰去拘留所了。第二天她丈夫就去派出所找人,派出所的恶警欺骗说:公安局决定星期一送冯淑杰去哈尔滨检查病,如果有病三两天就返回来。事过三、四天之后,也不见人回来,冯淑杰丈夫又去派出所要人。恶警副所长说,去哈尔滨的人回来说:她确实有病,那教养所也收了,教养三年。这个副所长还对冯淑杰家人说:局里是用面包车送的,特派的大夫跟着,怕路上有危险,下车的时候是抬着进去的。在他们的所做所为中不难看出,对冯淑杰的劳教和迫害是早有预谋的,是完全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