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难而上 否定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3日】最近看到一些同修身处病魔的难中,有的消极的无可奈何承受;有的意志被击垮而放弃了身体。我觉得我应该把我的一点体会说一说,供大家参考。

我于2003年11月21日从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正念闯出。我在监狱的“死人床”上曾被绑了近两年,胳膊抬得非常吃力。我回来那天是我妹妹把我接到她家,晚上给我做的面条。用勺把面条切得很碎了,可是我费了很大力气用右手送不到,又用左手,半天才吃到嘴一口,等吃到第三口时,已经给我累得头晕、恶心。

那时,我妹夫摔伤刚好,妹妹肩周炎犯病。我家的房子在99年我和爱人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时已经被卖了,所以我爱人被两次劳教后于2003年9月30日回来,回来后就住在他的侄儿家里。我妹妹当晚打电话给我的爱人,第二天我爱人把我也接到了那里。那时他刚从劳教所出来一个多月,全身长满了红疥疮,可是他还得照顾我。

那时我动一动都感到极度的困难,浑身骨头痛得我坐也坐不住,躺也躺不住。因为我在监狱呆了三年,对外面的正法进程跟不上,当时还认为是应该承受的。回家不到一个星期,一天我没坐好一下子倒了。因为当时屋里没人,我就自己往起爬,左爬不行,右爬也爬不起来,因为浑身没有不痛的地方,胳膊痛的根本使不上劲,就这样折腾半个小时,我终于自己爬着坐起来了。其实从回来的那天我每次都努力自己往起爬,自己试着穿衣服,我感觉我费了巨大的力气,当时我就想只要有一口气,能做什么我就去做。

回家后,我没有耽误一天炼功和发正念,我爱人现在还笑我说,当时我抱轮,“四个动作都一样”(因为胳膊无法抬起,四个动作就都成了腹前抱轮)。发正念时我的头痛得非常厉害,眼珠象被揪出来一样的疼痛;我咬紧牙关,每次都坚持。那时我的臀部上象长了尖,坐着时非常疼痛,即使这样,我也很少躺着,坚持坐着看书学法。

开始一两天我爱人帮我穿衣服,后来我自己坚持穿,虽然每次穿衣服都要用上几个小时的时间,也会累得我头晕目眩,真的是非常艰难。两三天后,我坚持自己上外面的厕所。因为我知道师父看护着我,不会有任何不该发生的事情出现。一周后我就自己洗内衣、洗手巾。这在平常看似轻而易举的事,那时是需要付出几乎我所有的力气,才能完成的,其艰辛我至今难忘。正因如此,我恢复的程度也是非常快的,我的身体在短短的两个多月发生着迅速的变化。

我之所以写这些是因为我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在难中或大的难中,知难而上,冲破困难,那将是另一番天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