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宪法不许人们做好人吗?──大庆市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3月3日】1999年我有幸得大法,得法前我患有综合性的心脏病、眩晕症、烟酒全会,身体一团糟。但学法炼功不长时间就全改变了,以前我吃过多少药都没好的病一下子全好了。我深感大法的神奇。

1999年7月20日天就象塌下来一样,铺天盖地的谎言、诬陷、诽谤、攻击法轮功。当时我也懵了,随之也就不炼了,但以前的老毛病又犯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所讲的“我只给修炼人净化身体,不修炼,原来的东西都还给你。”我清楚,我只有炼功学法才能获得真正的身心健康,这样我开始在家偷偷炼功学法。

但我依然没有逃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恶警经常到家骚扰,肇州县县委于2000年7月份非法举办洗脑班,我被劫持去强制洗脑。在那里,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搞什么军训,一会向左一会向右,又是扭秧歌又是跳舞,所谓的“学习”全是攻击、诽谤言论,每天还得写心得体会,夜里还要查房,我的精神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和打击。我们还被勒索非常昂贵伙食费。

2000年12月我到北京依法上访,只想说句实话:法轮大法好。没想到刚到天安门就被恶警把我绑架摁进警车里,带到一个全是大法弟子的屋子里。我看到大法弟子被打,我说:“警察不许打人,法轮大法好,修炼人都是好人。”

后来我被带到了崇文派出所进行非法审讯,肇州县当地派出所直接把我从北京劫持回肇州县拘留所,说我扰乱社会治安,还经常提审、恐吓、威胁,让我放弃修炼。当时我想到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亲和一个瘫痪的丈夫无人照顾,心里非常惦念,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可是恶警还是不放人。

到2001年5月,我被勒索罚款后才得到自由。可是回到家里也不得安宁,恶警经常上门骚扰,不论白天夜晚,进屋就翻东西,就象土匪一样,搅得四邻不安。

我只想做好人,为什么剥夺人们做好人的权利?难道宪法不许人们做好人吗?

责任单位及责任人电话(大庆区号0459):
大庆市肇州县县委610办公室:牛义(办)8532412,8529852(宅)
大庆市肇州县洗脑班头目:路伟(女)
路伟所在单位是文化局8522736,局长8522727,办公室(传真)8523016
大庆市肇州县看守所8522861
大庆市肇州县拘留所8523758
大庆市肇州县公安局局长8523233,8522758,8523110,副局长8523918,8529701
副局长:乔晓峰8526986
政保大队:董志平8514874(办),8526559(宅),13904692782(手机)
大庆市肇州县法院副院长:张林(原公安局副局长)8525625,8521919,8522922(院长办公室)
张春(张林的弟弟)电话:8523283,13904692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