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还给我幸福的家


【明慧网2004年3月3日】2001年11月11日上午,刺骨的北风,卷起飞扬的尘土,夹杂在那低沉而又呜咽的寒风中。本来就流泪的心甚至在滴血,刚刚被告知停学回家的我无法控制自己那14岁的童心,毫无掩饰地哭了起来,顶着寒风,流着心泪无所顾忌地回到自己那熟悉的家。

推开家门,展现在眼前的是那被翻的乱七八糟、一塌糊涂的景象。当听邻居说昨天晚上爸爸与姐姐同时被警察抓走时,我再一次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站在冰凉的墙角,冻的瑟瑟发抖的我呆呆的站在那儿,凄凉的回想着自己那生活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却让同龄人不相信的不幸的童年……

我有四口之家,爸爸、妈妈、姐姐和我,1987年3月19日我的降生给这个缺少男孩的家庭增添了不少的喜气。一儿一女,在庄户人的眼中,这是一个很美满的家。可是从我记事起母亲就经常有病,常常躺在炕上不动弹,甚至有时哭喊着在炕上打滚。老实本分的爸爸却总是无怨无恨的干着好象是永远也干不完的活。家中因为有妈妈这个病人,所以不仅没有别人家的幸福欢乐,伴随着我的却是经常挨打挨骂,这或许也是长辈的痛苦发泄,特别在我9岁、10岁那两年,妈妈大部分时间是在寻医求药、住院治病的日子里度过的,而我、姐姐和爸爸也同样很艰难的走了过来。倾尽了家中全部积蓄,还欠了好多债,不仅没有治好妈妈的病,无法控制的肌肉萎缩却让妈妈几乎是瘫在了炕上。既要照顾我和姐姐上学,又要伺候病重的妈妈,爸爸承受着精神的压力与身体的劳累,身心的双重压力使爸爸苍老了许多,整天愁眉苦脸的爸爸总是一声不响的干活,晚上一袋接一袋的抽闷烟,所以在我童稚的印象中,爸爸只知道干活、抽烟。母亲的痛苦,求死的不成功,父亲的流泪我全然不知,更想象不出父亲的艰难。或许是过度劳累的缘故,这时的父亲经常腿疼、腰疼的行动不便,父亲混日子的表现时常让我与姐姐吃不上饭,更不用说大人与孩子嬉闹、共享天伦之乐了。所以听到同学说与父母共乐同闹的情景时,总是情不自禁的渴望幸福快乐的景象。

挨到了97年年底,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妈妈炼了法轮功,结果几天的功夫,就见妈妈变了:心情好了,话也多了,行动灵活了。98 年二月份,妈妈就痊愈了。那个奇迹让爸爸折服,所以爸爸也开始修炼了法轮功。无病一身轻的妈妈感恩不尽,流泪不止:一个让外人也觉没有奔头的家复活了。妈妈逢人就说:法轮大法救了我!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家!从此,我与姐姐、姥姥、舅舅、舅妈也都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这时,我的四口之家享到了十多年从未有过的幸福、快乐、和睦、温馨。爸爸曾流着泪跪在地上动情的说:李大师,俺给您磕头了!不善言语,不会表达的父亲总是乐得合不拢嘴,总是重复着说过不知多少遍的话:法轮功真神!我们全家人都始终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人,在乡里乡亲中,我们这个家的变化也出了名,上门学炼法轮功的人成对结双,父母总是热情招待。义务的为别人付出,受到了乡亲的一致肯定:两个大好人!那时自觉比同龄人还幸福的我没法表达我们这乐融融、暖烘烘的家。母亲这个曾求死无门、求生不能、自以为“废人”的人神话般的劳作于家庭、农田中,身体的轻松自不言语,精神的轻松也无语表达,这时我的学习也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学校,我是老师们共认的品学兼优、很有前途的孩子,父母也为我和姐姐的出息而自豪、骄傲。幸福快乐的时光总让人觉得过得太快而留恋、而遗憾。

1999年的7.20当权的恶首江氏出于一己之私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镇压,迫害大法弟子的噩运瞬间掀起,铺天盖地的谎言欺骗和愚弄着善良的中国人,打压法轮功的手段更是极其凶恶。这时,我们全家人和全国亿万大法弟子一样,心情十分沉重,都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这样,父母便相继走去了北京上访,想告诉人们和当权者,法轮大法好,镇压是错的。结果不仅上访无门,相反却把他们关押起来,残酷、残忍的对待这些按照“真、善、忍”做人的人,真是天理不容啊!

我们全家在法中坚定的走到了2001 年,11月1日母亲因出去发送真象资料被拘留。11月初十晚,父亲和姐姐也因向世人讲真象而被邪恶之徒非法关入监狱至今,而我一名中学生,也因坚修大法被南岚中学开除,尽管我据理力争,苦口婆心的跟校领导讲真象,结果仍是一个“上级规定”而被剥夺了接受义务教育的基本权利。

在被迫害的这四年中,母亲曾被乡政府关押、拘留、送洗脑班、最后不得不被迫迫流离失所;入狱时20岁的姐姐被判重刑5年。现在仍被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父亲被判刑4年,被关押在潍北监狱。

父母这两个老百姓心目中的大好人却遭受着被迫害、被关押和失去人身自由的痛苦,姐姐那女孩子的憧憬与美好却被囚禁在牢笼中;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就这样被活生生的撕碎了,既撕碎了父母幸福中年的相聚,也撕碎了我与亲人相聚相处的美好时光,撕碎了我与姐姐青春活力的追求与发展,更撕碎了我们相信政府、相信共产党的心!

现在的我想到、看到能上高中充分发挥自己、实现自我价值的同学,说不出自己心中的那份悲哀。迫于无奈就读于莱西职业中专的我仍是严格要求自己,听师父的话,诚心诚意善待他人。想到母亲含辛茹苦,自己一人照料着将近10亩农田而赚来的钱,不仅要赡养80多岁的爷爷、奶奶,邮寄给失去自由的姐姐、父亲,还要支撑我上学的全部费用。我心痛妈妈,经常吃不饱肚子;为了节省在好多同学根本不放在眼里的200元的住宿费,我由住校生变成了走读生,每天往返20多里路,披星戴月,风雨而行,我向往着的那个幸福的家哟,什么时候才能归还于我呀?!苍天有眼,一切不正的必定会在“真、善、忍”的光芒中消失!

随着打压的疯狂、迫害的残酷,象我这样的大法小弟子,甚至比我还小的失去双亲的小弟子也无法统计。尽管如此,但我坚信:黑暗总会过去,阳光灿烂的日子越来越近。作为孩子,我诚心的向同龄人、向长辈们说句心底话:法轮大法好!坚信“真、善、忍”的人没有错、没有罪,无论何时,请您记住我的心:明白法轮大法好,您肯定会幸福平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