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公安局劳教人员调遣处的罪恶


【明慧网2004年3月3日】在北京大兴县团河有一个非法关押各类劳教人员的中转站,名叫“北京市公安局劳教人员调遣处”,从2000年4月开始启用。该处条件之恶劣、恶警之残暴,对人权的肆意践踏当属世界之最,而其中女劳教人员受到的虐待更甚。调遣处最初是平房建筑,女队在一个小院落中,十几间低矮约12平米的囚室内,每间关押十六、七个人,晚上锁门,白天门口挂上帘子。夏天室内恶臭,冬天室外内寒风刺骨,不少人手脚冻伤。

劳教人员被关进这里,先要过“罚蹲关”,即以两手抱在脑后,头埋在两膝之间,两脚跟并拢的姿势蹲着,一蹲就是几个小时,即使在夏天烈日下也不例外,因此,不少人被晒晕,膝部被烈日灼伤。大法弟子不接受这种凌辱,就会遭到恶警及其爪牙们的毒打,用毛巾堵嘴,不准叫喊。折磨一天后,到了晚上要过第二关:写“保证书”,大法弟子拒绝写保证书,一群恶警便蜂拥而上,拳打脚踢、用电棍击,把人打倒在地,用脚踩、踢,由两名恶警把大法弟子架起来,抓住两手强制写保证书。第三关是“忍渴”,每个囚室每天上、下午各发一次水,每次给4碗水,大法弟子能喝上两口都难。后来改为排队发水,每人半碗。第四关是“忍尿”,上午喝完水,到午饭前本应有一次“放茅”(上厕所时间),但恶警通常不给“放茅”,直到下午大约两点才“放茅”。劳教人员经常忍尿,又加上长期蹲坐在囚室内干活,造成人人腿部浮肿。第五关是“忍便”,因“放茅”是和洗漱、洗碗同时进行的,每个囚室总共才给3分钟时间,卫生间很小,遍地脏水,水龙头和便池数量很少,要排队等候,根本没有解大便的机会,再加上喝水少,吃菜少,很多人便秘,几天甚至十来天解不出大便是常事,其痛苦难以言表。

恶警对劳教人员的精神迫害更残酷。强迫劳教人员每天干活十几个小时,一群蓬头垢面的人在囚室里麻木机械地拼命完成定额,恶警则四处巡视,不停地骂人。只有在吃饭和“放茅”时才能到院子里走几步路,还要按恶警规定的姿势走:低着头、看着地面,两手交叉在腹前,两脚用力跺地面发出啪啪的响声。恶警们经常对劳教人员施行体罚:罚蹲或“放飞机”(背靠墙,两脚直立贴墙,弯腰头向下,两臂向后高举贴墙),恶警还经常踢、打大法弟子,或把大法弟子铐在光床板上不许动弹,或把大法弟子铐在床柱上用电棍击打。这群恶警中以国××和付××最凶恶。劳教人员每天每次排队打饭时,必须向恶警单腿下跪,并说:“×队×班劳教人员×××谢谢队长”,后来,把单腿下跪改成向恶警弯腰90度。

2001年年底,调遣处搬进了耗巨资新建的楼群,虽然外表漂亮,但楼房内仍然充满了罪恶。天网恢恢,清算这里恶警对大法弟子犯下恶行的日子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