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溆浦县龙潭镇莲河村不法官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三月三日】我是湖南省溆浦县龙潭镇莲河村大法弟子。1999年3月得法。得法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身患严重支气管哮喘、肺气肿,连走路都很困难的人,通过学法炼功。全身的病全都好了。什么事情都能做了。我真感谢师父。就在我如饥似渴地学法炼功时。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全面镇压。

是师父救了我,不管多么险恶,谁也动摇不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这颗心,我跟师父走定了。

2000年农历5月26日清早,我和我丈夫同龙潭十多位大法弟子在弓形集体炼功,龙潭派出所来了两个恶警。一个是张道康,还有个是姓杨的。把我们的录音机炼功带抢去了。

我们十多个大法弟子来到派出所。十点多左右,溆浦县公安局开来了两部小车来了七八个人。布置了一个森严的审讯室。四周摆了桌椅,县公安局的同区,镇干部坐了一圈。把大法弟子一个个的叫进去,在中间站着审问。我和我爱人被叫进去了。问我小孩在哪里工作。我说在广州工作时。他们威逼说:“如果你们再要炼,通过省级把你的儿子开除,搞回来。”

为了证实大法,同年6月我和我丈夫同另一个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因当时到处都是邪恶,交通所有都被堵死)我们在坐火车到了张家界上去两个站时,就被中方县的恶警抓回到溆浦县公安局。当晚被审,送进拘留所。在拘留所里高价伙食,每天15元钱伙食,吃的是烂茄子、烂豆角。

在拘留所里,我们有十多位同修,每天不忘学法炼功。一次吃晚饭时,一同修在看《转法轮》,被一个姓张的恶警(人人都叫他张所)把同修的大法书抢走了。为了要回大法书,我们十几位同修就给干警讲道理,讲大法的好处。持续了几个小时后,同修都不肯进小号。恶警急眼了打电话到公安局,来了八、九个人都很凶,把同修连拉带打推进号里。当时我坚决不肯进号里,手抱着一根柱子,他们拉也拉不动。于是,姓戴的恶警把我的手掌拗到了手背。当时我疼痛难忍,恶警还是拉不动我。又来了三四个恶警把我抬起扔到号里。第二天早晨我们开始绝食,以此要求退还我们大法书,整整绝食了十天。

拘留规定,只能拘留十五天。可我们大法弟子被拘留了3个多月。公安恶警天天逼迫我儿女拿钱去接人。一直到我儿女拿钱来(所谓的担保金2000元伙食费1200元,一起3200元。连手续都不给),才放我们出来。

出来后,610办公室指使当地派出所和镇领导对我们的监控,不限制我们的活动范围:往溆浦方向,不准我们超过活田;往怀化方向,不准我们超过铁坡。连我们走亲访友到哪里去的人身自由都被剥夺了。邪恶之徒还常常来我家骚扰。

当年12月的一天晚上,四位同修在我家学法,镇派出所所长肖明占和陆家宣两恶警撞进我家。看见我们在学法,他俩就从我们四个同修手中抢走了大法书籍,并四处搜查。从录音机里抢走了大法音乐磁带。并要我们到派出所去,我们不配合,不去。

2001年2月的一天,龙潭派出所陆家宣来我家,无中生有地制造事端,说我们家藏有大法弟子(其实根本没有)。当日晚上九点多钟派出所所长肖明占又来追问,到处查看没有就走了。时隔不久,深夜11点多钟,村支书王修刚带领溆浦县公安局、县交通局局长唐逢成龙潭镇派出所所长肖明占,恶警陆家宣等十几个人开来警车把我家团团围住。外面由村支书王修刚带几个人把守,屋里冲进来县公安局派出所好几个人。翻箱倒柜,迫我们要人。那天晚上我最小的孩子在家也吓坏了。闹了一夜,没找到人去了。2001年5月的一天下午,县公安局恶警潘、刘又到我屋抄家,翻箱倒柜又抢走了大法书籍、炼功磁带和法轮章,7·20以后的师父讲法。在这邪恶的迫害中,我们没有一天的安定日子。

2002年的一天,龙潭镇干部张道提等两人找我写不炼功了的保证,我不肯写,邪恶张道提恶狠狠的骂我。然后打电话去公安局,非法把我抓了起来。

我们是大法弟子,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是最好的人。我们是国家公民,享有中国宪法保护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