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龙井市不法官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30日】经介绍在1997年有缘喜得大法,第一次看完“转法轮”后瞬间茅塞顿开,明白了这是一部修佛、修道的一本宝书,从此我就走上了修炼之路。不断地学法和修炼中法轮大法的深奥法理和内涵,使我的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和提高,对我生命的触及是不能用语言来能够彻底形容出来的,心中逐渐地萌生出我愿付出我生命的一切来维护和圆容法轮大法的坚定的心。

可好景不长,1999年在人权恶棍江泽民的妒嫉心驱使下指使、搞起了大规模的抓捕、打压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修炼者,一夜间给法轮大法定成了×教。我当时的心情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我经过严肃和沉重的分析思考,心想:“我们都是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修炼,我们走的最正的路,我们没有任何错”,暗下决心紧跟师父修炼到底。

当地派出所经常来打扰我们。我们同修几人常在一起学法、切磋,悟到我们不能就这样被动地等着,被迫害,我们得走出来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我们一起挂条幅、发法轮大法真象传单,没几天就被派出所发现。派出所恶警们集中调动所有的人马调查、蹲坑,因农村地方比较小,几天就知道了。因此恶警们在2000年腊月24日,就把我非法绑架到龙井市公安局政保部门。在七天的非法审讯中,强迫我交出传单,让我供出资料是从哪儿拿的,甚至无耻地强逼我放弃神圣的信仰,我根本不配合邪恶,一字不说。邪恶没得到任何收获,最后没了招,在慈悲伟大的保护和呵护下,恶警们第七天就无条件释放了我。

被释放后在师父的慈悲鼓励下,我更加努力做好我们所应该做的三件事。我的名字已挂在派出所的黑名单上,派出所恶警们经常非法闯进我家来骚扰。有一次同修在外村的真象资料没发完,给我送了回来,我没有及时保管好,正好那时派出所的恶警们赶上我家来又一次非法抄家和进行人身骚扰。他们一边跟我说话一边这翻那翻,一下从被子里翻出了资料,二话不说又把我绑架到龙井公安局政保科,劳教一年。

劳教所就是一个黑暗邪恶的地狱,邪恶的管教们强逼我们看诬蔑和攻击大法录像,在一次的强迫看录像后进行讨论时,我放大了声音跟大家说:“别听这些,这都是制造的假象,是栽赃陷害的。”我正在说着,帮凶的帮教进来了,我俩开始辩论起来。第二天一早恶警把我叫到了管教室,就把我扣到了床头上,拿出充足电的一个大电棍和一个小电棍,这些野蛮地恶警专门往我的脸上电,边电边说:“到了劳教所叫你喊报告,你一次都不喊,这你怎么会说话了呢?你怎么知道是假的呢?”边电边诬蔑地辱骂。我听到污辱师父的话时心里非常难过,心里暗暗想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在保护着我,加持着我。我不断地背着“位置”,背经文时发一种强大的正念,我在丧失人性的迫害魔难中闯了过来了。我被恶警电得满脸都是大水泡,没了人样。恶警有些害怕,把我拽到镜子前不知害臊地说:“你看看你这样子,都是你自找的”,不三不四地又说了一些恶毒难听的话,后来还不知羞耻地说几句非常伪善的话。

又有一次叫我们写思想汇报,管教说:“写的时候必须把思想汇报四个字写到最上边,下边怎么写都可以”。我当时悟到大法才是最高的法,应该把师父的法摆在最上边,我没多想就写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下边写的也都是证实大法的话。交卷后管教一看就来了气,把我叫到管教室问我为什么不写思想汇报,我说不会写。管教找来一个帮凶,我还是站着就是不写,并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地说:“我学的就是法轮大法,就应该把大法写到最上边”。恶警气极败坏地把卷子全撕毁了,指使王秋萍用竹板狠狠地打我。恶徒王秋萍狠狠地打了我一顿,打累了就休息,逼迫我弯着腰站着,我一直腰就打。后来我悟到我得跟她讲真象,不能让她这样无知地迫害大法弟子。王秋萍了解真象后她停止了迫害,也向我道歉,还说出去后也看书。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绝食抗争,牢记师父的“建议”,一直到被释放为止都绝食抗争。

回家后不到两个月,开十六大,大白天突然闯进七八个恶警又一次非法绑架我去所谓的“洗脑班”,说是开十六大怕我们上北京。我一去就开始绝食,一顿饭没吃,一口水也没喝,恶警们软硬兼施地劝我吃饭时,我就跟他们讲真象。四天后我就乾脆不起床,整天躺着。后来我被送到了龙井市医院,公安局政保科派了8个人轮流看守。我想这是机会,我一定得正念闯出魔掌。进医院时是黑天,恶警们把我背进了二楼急救室,当时我也没看清医院的大门。第一次晃晃荡荡走出来时,没等我找到大门就被护士发现了,把我使劲推了进去,还严厉地责怪了管教。

第二次我发正念求救师父,“让管教早点睡觉吧,我好离开”。几分钟后看着报纸的邪恶的管教果然真的就睡着了,我下了床穿上拖鞋就好像有人指点一样,在走廊绕了几个弯就找到了大门。我打车投奔亲属,没想到亲属搬了家,一时没有去处。我只好躲到水田地的沟里,深秋的天是很凉的,加上8天没吃,没喝,虚弱的身体难以支撑。我想到师父在法中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天黑了我想顺着铁道走着去找朝阳川的同修。

因身体已很虚弱,根本就走不动,我就爬,一边爬一边背师父的法,爬到一个山洞里,里边特别的滑,爬也爬不动了,我咬着牙关,横下心坚持爬着,不断地背着法,一直坚持爬着,整整爬了一夜。不知过多长时间,天蒙蒙亮了。老远能看到了有人家,我就拄着棍子,好不容易到了一家推开门,一下就昏倒在地。屋里出来个人,一看我的样子吓一大跳,女主人大声问我:“你是什么人”,看我说话神智清醒,便大声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跑出来了”,我当时有力无气地说:“你现在什么都别说了,你能不能给我一口水喝”。女主人边给我倒水,嘴里边嘀咕说:“你知不知道我是干啥的,我就是专管法轮功的,你喝完水快点走吧”。

我觉得没有力气,又跟她要了点剩饭吃了,这才觉得好些了。我问她这是什么地方,她说是开山屯。这才知道我昨天晚上迷了路,正好往朝阳川相反的方向爬了一夜。龙井到开山屯有近50公里的路途,我深深地体会到大法的超常又一次体现在我的身上,我八天绝食,而且爬着一夜走了近50公里,没有师父的保护和师父替我的承受怎么可能呢?

我问好了坐客车的去处,我便离开了。现在我一直在流离失所,虽然很艰苦,在正法的路上一直勇猛精进地走着。


吉林省龙井市迫害大法弟子恶人名单

单位及职务               姓名                单位电话              住宅电话 
市委副书记 尹永日 3222925 3222916
610办书记 许敦颐 3223757 3221356
610办副书记 许正浩 3223757 3253446

市公安局副局长 赵鸿雷 3226713 3226714 3220647
政保科长 姜英浩(音) 3223843 3225834
看守所所长 金哲洙 3283029
安民派出所所长 张哲龙 3222124 3239988
龙门派出所所长 李龙善 3223140
古胜派出所所长 宋 滨 3239666 3221166
河西派出所所长 金相虎 3283780 3235834
3255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