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30日】河南省第三劳教所(位于许昌市)是邪恶势力的黑窝,是披着现代文明外衣的人间魔窟。那里以残酷罪恶而闻名。没有人性,没有法律,特别是对法轮功修炼者,恶警们用尽酷刑。迫害手段非常残忍,累累罪行罄竹难书!我曾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三年,目睹了恶警们丧尽天良的种种罪恶行径。从2002年4月到2003年6月,一年多时间里,在这里,2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4人被迫害致残,另有多人被打成重伤。

在那里恶警们把三人编为一组,其中有一人是大法弟子,另两个是吸毒犯,恶警们利用吸毒犯对大法弟子监控,这两个人无论吃饭、干活、上厕所、洗衣服就连睡觉都把大法弟子夹到中间,不准大法弟子互相说话、交谈、不准背经文、不准保存纸笔,企图用难耐的寂寞从精神上摧毁修炼人的意志。

恶警们还定期举办洗脑班,强迫看录像,利用高压强制手段灌输污蔑大法的资料,以卑鄙欺骗的手段使学员放弃修炼。坚修大法的就用绳捆、高压电棒电、加期、到期不放。它们到全国各地学习邪恶的手段,选用40多种最残酷的刑具专门对待大法弟子。

有的大法弟子为了捍卫真理,失去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2002年4月25号晚上到凌晨4点左右,三大队一中队一班大法弟子李建被迫害致死。

李建,男,32岁,律师。李建家中有白发苍苍的双亲和不满2岁的孩子。李建是独生子,身体单薄,繁重的体力劳动使他常常加班到第二天早上4、5点钟,甚至通宵不让睡觉,一直干到天亮。第二天仍不让睡觉。为挤出干活时间,下班不让洗手就去吃饭,时间一到,饭没吃完就得倒掉,然后又去干活,在车间,李建伸伸胳膊就被三大队副大队长恶警靳××叫出车间拳打脚踢。邪恶还从经济上迫害他,不准家里送钱。他向朋友借钱,恶警诬陷他诈骗。他们全家都被通知到三所,妄图用亲情打动他,让他放弃修炼。他丝毫没有动摇。在他离开人世的前一天,他对班头说:我吃不进饭,让我稍休息一会儿行不行?最后也没被批准,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他还鼓励大家:‘时间宝贵,抓紧学法。’李建死后,大家都非常悲痛,同修们提出对李建致哀3分钟,却遭到无理拒绝。同修们忍无可忍,全所集体开始绝食,要求改善生活条件,三天后它们被迫答应:饭后给休息时间,不打骂学员。大家才开始进食。

在残酷的迫害下,坚定的大法弟子姚三忠,长期戴着手铐,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觉。这位大学生,三十多岁,是一位音乐教师。他被绑架到三所,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嗓子失音,全身浮肿,在他生命垂危之际,劳教所为逃避责任,让家人接回去,一个月后含冤去世。这是三所迫害大法弟子,害死人命的又一铁证。动听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第三劳教所残害人命罪责难逃。

2002年8月5号开始,它们又对法轮功弟子进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开始用刑的名字叫“捂”。就是把衣服全扒光,把床单蘸上水弄湿,把人从头到脚包起来,打倒在地上后,有六七个人不停地往身上泼凉水,单子一湿,贴在口鼻上出不来气,其它人乘机用皮鞋踢,当被打到昏迷不醒时,它们拿着你的手在准备好的保证书上签字!这种暴行是从三大队二中队三班、四班开始的。三班被打伤三人,四班被打伤两人,这五个人的内衣每天换洗时,上面都粘满脓血,睡觉只能趴着睡,半个多月后才能勉强下床走动。

一个月后,即9月20号,三所邪恶又开始了罪恶行动。它们把坚定的法轮功弟子关到楼上一人一个房间,两人包夹一个,强迫你放弃信仰,不同意就用烟头烧鼻子、用针扎手指头、用绳捆着电警棒电。当这一切都无效后,就送到“值班室”。值班室有二十多个犯人,是夜里专门监视法轮功的。恶警煽动他们说:“拿到一份‘保证’减期15天。”个别恶棍在它们的指使下,失去理智,对大法弟子使尽种种卑鄙无耻手段……,十多个大法弟子被打的手脚黑肿,无法走路。

有一种酷刑叫“烤全羊”。四五个邪恶把人爬着按在地上,然后用橡皮棒抽打全身,有一个地方没打到就是“没烤熟”。

还有一种“戴头盔”的酷刑。先录上许多辱骂大法的话,还指明是你骂的,然后戴上耳机,外面再戴上头盔,放大声音叫你听,包夹看着你不让睡觉。绑着手脚不让动。

还有“坐铁椅”子,手、脚、身子都紧紧绑在大椅子上,不能动,看着你不准睡觉,一绑就是几天几夜,不叫上厕所,忍不住解小便就用凉水浇。

还有“舒服衣”(约束衣),这种衣服厚厚地看着宽松,穿上后袖口越来越紧,疼痛难忍,甚至把手脖弄折。

“上绳”的酷刑是用细尼龙绳,把两手反背过来绑起来,拉得能挨到脖子,绳子勒紧能勒到肉里,一动也不能动。再拿高压电棒电。就这样反反复复多次用刑,有的一次就被捆18绳。很多功友脊背上、脚上、一片一片被电过的烫伤,一靠近就能闻到皮肉被烧焦的气味。现在你能看到那一个挨一个的伤疤。

还有一种酷刑,被捆后又被吊在禁闭室,脚不挨地;还有立起蹲下500次;还有……。

一个大法弟子被打的将近两个月无法穿鞋,每天由两个人扶着一点一点艰难地往前挪。三大队一中队队长贾××吊打一位大法弟子,由于绑的时间长,次数多,使得两胳膊麻木无知觉,手拿不住东西,开饭时,吃馍就蹲在那儿用两腿夹着吃。别人给他喂饭。四个多月后才稍有好转。就这样还是没有任何理由地被加期8个月。

这个姓贾的队长,曾经因为将一个吸毒者的腿打折而被许昌市检察院逮捕起诉,本人企图自杀未遂,使其恶行有所收敛。但对法轮功,他明白可以肆无忌惮而无后顾之忧,即使把人打死,最多象对李建那样,医院写个假诊断,是“心脏病”猝死了事。

还有一个大法弟子,在部队是连队指导员,2003年到劳教三所三大队二中队。三大队队长赵××、指导员沈××在捆绑吊打他的过程中把他右胳膊打成粉碎性骨折。半年多仍未好转。他要求到市医院拍片子检查。三大队竟说他原来就是这样的。拒绝检查。一付现代流氓无赖样被它们自己表现的淋漓尽致!如果原来是这样还能当上兵吗?

2003年4月29日,三所恶警看到了它们即将失败的下场,象疯狂的野兽做垂死挣扎。当时的副所长曲(渠?)双才(男,现调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任所长,继续作恶。大法弟子张雅丽和其他两位同修就是它调去后迫害死的)公开叫嚣:“不放弃法轮功,永远走不出三所,不写保证就是无期,对法轮功就是不择手段,再坚持就叫你生不如死。”三大队大队长石宝龙、副大队长谭××宣称:“和法轮功是敌我矛盾,法轮功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同时在大院四周,屋内、走廊、床头到处贴污辱大法的标语,大造声势。

然而面对死亡,面对酷刑,大法弟子们并没有忘记随师世间行的神圣使命。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就有法光闪烁。有许多吸毒盗窃的包夹人员通过和大法弟子的接触,深有感触地说:“你们都是好人。”有的和我们一起学法,背《洪吟》,表示出去后也要学大法,不再干坏事了。有一干警这样说:“下雨时打饭站在最后的都是法轮功;出去栽树栽一棵活一棵的也是法轮功,真是好!”有个大法弟子接着说:“是啊,没有好师父能教出这样的好徒弟吗?”

在一次大会上宣布这样一件事:有一人因偷一头牛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有缘得法。出去后学法炼功,洪法、讲真象,因散发真象资料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此劳教所又因为学法炼功被宣布加期三个月。

其实,不管邪恶怎样迫害,“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高压只能使修炼者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坚强、越来越纯净!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将法轮功弟子迫害致死铁证如山,滥用酷刑罪责难逃。等待你们的是公正、正义的历史审判!并劝那些恶警及早改恶从善,为自己,为家人,为子孙后代争取一个光明的前途,别因眼前的一点小利毁了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