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对公安与国安干警讲真象的心态


【明慧网2004年3月30日】看了3月28日一位同修写的《投稿的严谨与讲真象的心态》稿件后,很有同感。在我的同学、朋友、熟人中有不少是警察、国安、军人、律师的,首先我想把我身边这类朋友、熟人的一些事写出来,再谈谈自己对向他们讲真相的一点看法:

我很熟知的一个警察朋友发生过这么一件事:99年7.20时,他因为同情法轮功而保护他手下一个“练法轮功”的女下属,当他的上司几次把他叫去问:“你手下有没有练法轮功的?”他都说:“没有。”最后领导告诉他说,那个下属已主动交待了我朋友是怎么帮她的,她把我朋友出卖了。从那以后我朋友就“永不被重用”、调离原岗位及免了官职。虽然我的这位朋友从此可以避免在这场迫害运动中为难,可以说是一种因祸得福吧,但从人之常情的角度看很不合理,而且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这么淡泊达观的,所以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

由此也让我看到,打着“法轮功学员”旗号来破坏的,所起的破坏力才是最大的!而且这种破坏力是延续的,使得我当时想向这朋友讲真相阻力都很大,以往我一跟他提到“法轮功”三个字,他马上避谈和走开。其实他的内心是善良的,一次他借酒消愁喝醉了时说:“江××有600万正规军,还有几千万的武警、公安,法轮功没有一枪一炮,炼的都是些老头、老太太、老弱病残的,对它政权有什么威胁?有必要搞得这么紧张吗?”他还讲过,在99年时,被派去镇压在当地政府部门上访的法轮功群众的防暴警察,执行完任务后回来说:“以为发生了什么严重事件,去了一看,上访的都是些老头、老太太、妇女,真是下不了手。”

国安的一个朋友在2001年时专门给我打电话说:“你一定要小心,好好保重!”他说,他们都看过《转法轮》书,他心里明白。

还有一个国安的朋友也对我说:“没必要去公开对着干,你觉得好你就在家炼。” 最近我送给他一张刻有真象与破网工具的光盘。

还有一个外地公安一处的朋友,多次问我对他们警察的看法,他说:“我们就那么坏吗?我们警察里就没有好人吗?” 他说他总是叫自己的手下不许打人的。我给他发过真象信,告诉他怎么上动态网的方法,我知道他原来就有“无界软件”。

我也和一些警察朋友谈到劳教所打人的事情,他们说公安与劳教所属不同部门管。

在此我谈谈我对公安、国安干警讲真象的一些看法:

有时在资料中会看到登出的一大串派出所警察名单,这样的名单你去各派出所都可以抄到,把这样抄来的名单一个不漏地送海处做曝光或制成恶人榜的做法我也认为不合适,应该把真是参与迫害的恶人登出曝光。不论是国安还是公安的警察,他们因为职业的原因而被利用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其实他们是受江××毒害最深的一群人,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在不明真象中被利用干坏事的,这些人是很可怜的。他们中的一些人,尤其是中年以上又有一定官职的人,他们有的还不会上网,更不用说破网去看什么真实的新闻报道了,他们基本就是被封闭在谎言中的人。对这类被毒害那么深的人,我们更应用大善之心去救度他们,想办法让他们了解真象,不要把不是他做的坏事,因为他是这职业就也算上他一份。他们中的一些人本来是对法轮功有同情心的,并且他们中也有一部分人看了真象资料后,已经开始不参与迫害了,如果此时我们再不作区分地把他们作为恶人曝光这会给救度这部分人的工作带来难度,也正如一些同修说的,这样也不利于孤立、震慑邪恶。

一点个人看法,谨供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