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南县大法弟子吴咏梅遭非人折磨 幼女被劫持

【明慧网2004年3月30日】今年4岁的张缘圆家住重庆市潼南县瓦厂湾29号,是欢欢幼儿园的小朋友。她本来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爸爸(张洪旭)和妈妈(吴咏梅)都修炼法轮大法,善良慈祥并教她做一个诚实的孩子。但是,99年7.22后,她才7个月大时,就被迫和疼爱她的爸爸分开了,只因为她的爸爸信仰真、善、忍而被非法劳教1年(延期1年,共两年)。才两岁时,她每晚就用一双小手抱着妈妈的头说:“妈妈,爸爸不在,我们两个相依为命啊!”

好不容易盼回爸爸。但是,2003年10月,才团聚一年的小缘圆又再次遭受和爸爸离别的不幸,恶人要绑架他去洗脑班,使爸爸被迫出走。

与爸爸分离才两个月,一场更大的不幸又发生了。12月的一个中午两点,妈妈象往常一样牵着她的小手正准备送她去幼儿园,突然,国安大队长张良带着4名便衣警察(都是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成员)闯进她家。小缘圆被吓得瞪大了眼睛,双手用力拽住妈妈的手。张良、张辅、杨重九、张世茂冲上来给她妈妈强行戴上手铐,见到这情景,小缘圆哭叫着用尽力气把妈妈的手拽得更紧了,撕心裂肺地喊着:“我要妈妈呀!我要妈妈呀!妈妈呀——妈妈——!”柏梓派出所女警察蒋丽云强制将她与妈妈的手掰开,他们又拖又打地将她妈妈塞进了一辆黑车,劫持到了县国安大队室后又转移到二派出所。

这些专案组打手施用“车轮战”轮番进行折磨,吴咏梅开始绝食抵制迫害。24日晚,恶警开始对她用重刑。恶人用手铐卡死她的双手,1个多小时后取手铐时,她的双手浮肿已失去知觉。接着又用“苏秦背剑”铐她,将她一只手从肩膀上向下拉,一只手从背后往上提,将双手硬拉到一起铐上后,让她蹲在地上,身体要直,头要抬起,稍不如意,就拳打脚踢,连续几个小时的残酷刑罚使吴咏梅呕吐不止,胃痉挛导致胃出血,人昏迷过去。

恶人把吴咏梅押到县医院输液,几小时后输完液又拖回二派出所继续迫害。天亮时,她仍人事不省。恶人又将其押往医院,一直用手铐铐在病床上,人还是吐血不止。27号又转入县医院内二科急救,主治医生是岳敏。输液时,给她打“滞留针”在手背上,以图方便,她两手肿胀疼痛至手臂好几天。在医院期间,警察都是24小时监控。10多天后,开始插管。由于她出现生命危险,手脚被绑铐在床上成“大”字形,一只鼻孔插氧气,一只鼻孔插鼻饲管,然后每天至少灌食三次,每次都只能灌进20毫升了,连一些医生看了都掉泪。鼻饲管一个星期后才取出,管子已变黑。1月9日,吴咏梅在医院被劫持到拘留所继续灌食,每天都插管1次,持续了5天。13号又被押到看守所,每天将她背出去,由县医院门诊部副院长刘光海插管2次,每次接近2000毫升,超大容量灌食,使她气胀、呕吐甚至昏迷。灌完后人多次休克,连背的犯人都哭。长期灌食使她近乎残废,便血不止,全身疼痛,四肢无力。看守所刘管教(女,40多岁)在她这期还加倍折磨她,让她在雨中淋雨30分钟,有时还叫犯人把她弄在地上拖,并且还经常骂她,当时吴咏梅生活已无法自理。春节过后,插管的医生刘光海教一个不懂一点医学的犯人何华(男,30多岁,太安罐头厂人)灌食。何华多次插入吴咏梅气管,经常插3、4次才插进去,这使吴咏梅剧烈咳嗽,呼吸困难,昏死多次,就这样持续了近20天。后来她被转押到拘留所,恶人又专门把何华从看守所提到拘留所去插管。

吴咏梅绝食54天,原来110斤的体重仅剩5、60斤,瘦得已皮包骨,每次起床都要靠两个人把她撑起来,她睡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说话的声音已微弱到无法听清,灌食不知用了什么药,导致她腹泻,多次大便在身上。张良怕出人命,最后押着一个犯人把她背回家。吴咏梅到家时,强烈要求把幼小的女儿还给她,但警察拒绝还给她小缘圆。家中已无人,只有亲戚把她接去护理,被绑架的小缘圆至今都未见上妈妈一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