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计划访德遭人权谴责

【明慧网2004年3月30日】刚上任不久的中国商业部长薄熙来计划于2004年3月25日访问德国,德国的法轮功学员和人权团体纷纷对薄熙来进行抗议和谴责,并要求德国政府阻止他入境。薄熙来非常不光彩的人权记录一时间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中国方面推迟了薄熙来的此次访问。

* 残酷迫害法轮功 助纣为虐罪行累累

在江泽民一手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曾为讨好江泽民而在全国第一个在城市的广场上立起了江泽民巨幅画像的薄熙来更是不遗余力,配合镇压。

在他任职大连市市长期间,大连市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已证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15名(指迫害事实经过、被迫害人及凶手已经被确认的案例,大量尚未完全核实清楚的案例未包括在内)。由于他助纣为虐,“步步紧跟”镇压,江泽民亲自提升他为辽宁省省长。

他在任职辽宁省省长期间,辽宁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截至2003年12月1日,已证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90人,居全国第四。省内多所劳教所如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大北监狱、大连教养院等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极其残酷,情节极其严重。市劳动教养院因此被评为全国“教育转化”工作“先进集体”。大连市政法部门积极追随江泽民对法轮功实施全面迫害,公安部还为大连市公安局记集体一等功。

辽宁省还至少有三所精神病医院被确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它们是辽宁省鞍山市唐家房精神病医院、营口精神病院、凌源市某精神病院。

* 残酷的迫害事实

下面是一些来自大连教养院和沈阳大北监狱的目击者和亲身受害者的报告。


吴元

据明慧网2003年12月27日报导,凌源市北炉乡中学数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吴元12月10日被沈阳大北监狱城第二监狱迫害致死。吴元的妻子在殡仪馆见到丈夫的遗体骨瘦如柴,胸口还热,整个小腹部位青紫,后背有成片的红点,鼻子和耳朵都塞着棉花。

64岁的法轮功女学员王友菊,原是辽宁省大连瓦房店市卫生学校副校长。2000年7月22日,王友菊被共济派出所从家中带走,送进瓦房店看守所。7月31日,王友菊死于瓦房店看守所办公室。


郑巍

法轮功男学员郑巍(高度驼背的残疾人),因坚信法轮功,被非法关进大连教养院进行劳教。期间,院方对其进行非人折磨,侮辱取笑他。2001年4月他被释放不久便含冤去世。


邹文志

54岁的法轮功男学员邹文志,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九里人,生前为大连化学工业集团公司新碱车间助理工程师、设备员,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10月16日,邹文志到单位上班,被姜杰叫到公司公安处,警察用酷刑逼迫其放弃修炼,结果被活活打死。整个尸体看不见皮肤的原色,全是被击打的痕迹,皮肤虽然未破,但是里面的肉全部被打烂了,肋骨被打断,心脏被打坏。

法轮功女学员孙燕,被女子大队恶警万某大队长用电棍过,女子大队长韩某、教导员谭某唆使吸毒人员对她进行殴打,并扒光衣服,用绳子打成结在她下身来回拉,鲜血滴在地上,并把她吊在铁牢子里,把腿劈成一字形,用辣椒插进下身。

* 迫害追随者有恃无恐

由于薄熙来等省级领导紧紧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辽宁省的劳教所及其他执法部门中的许多恶警更加有恃无恐,变本加厉地对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执法犯法。

大连教养院警察:“这就是国家法律。”2001年6月3日,男队队长王琦对65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恩昌用电棍电、胶皮棒(俗称狼牙棒)打,一边打一边说:“这就是国家法律。”队长王琦指使两名四防人员用马扎砍王恩昌的膝盖和小腿,并说:“我就代表政府。”王琦又指使四防人员拿床板砍王恩昌的肩膀和后背,用狼牙棒打后心,致使王恩昌的心脏象爆裂似地疼痛。之后,又用脚使劲踩其小便处,连踩了十几分钟,至今伤未痊愈,有时一宿要起夜十几次,腰部经常疼痛,只好跪在床上把腰翘起来以减轻痛苦;队长王琦还用一个水瓶吊在王恩昌的小便上。以后每天由两名四防人员轮番打王恩昌,直至被打昏,把其双手铐住,套上皮带拉扯。从早上到天黑连续不停地折磨了四天,王恩昌被打得遍体鳞伤,从臀部到腿全是紫黑色,看不到一块好皮肉。

大北监狱:“上边有令,宁愿死人,也不准保外就医。”明慧网多次接到读者投书,揭露大北监狱暴行。据了解,辽宁省沈阳大北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断升级,在非人的酷刑折磨下,2003年1月份以来,大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普遍出现高血压(200以上),心脏严重缺血,胸膜炎,胸膜积水,肾衰竭,严重的肺病,胃病,身体浮肿,肢体麻木,半身不遂等,生命处在极度危险之中。法轮功学员家属强烈要求让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的法轮功学员保外就医,而大北监狱却无理拒绝,并向家属索要医疗费,声称:“上边有令,宁愿死人,也不准保外就医。”2003年春节后,女子监狱又有两名学员被活活打死。

大连教养院院长:“你们不说邪恶吗,我就是邪恶。”2002年初,许多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酷刑迫害,狱警便指使刑事犯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动用大刑“劈跨”,即将人的双手与双脚都水平吊起,用棒子往阴道捅、罐辣椒水、毒打等。还有用开水烫肢体、不让睡觉、罚站、冬天里开着窗户让光脚站、把胃管下到胃里不拔出、铐在床上等。法轮功学员王力军、孙燕、满春蓉等被上过几次大刑。院长张某、大队长韩某、万某、中队长杨某等都亲自动手毒打过法轮功学员,院长张某曾叫喊:“你们不说邪恶吗,我就是邪恶。”

* 巨额营造迫害基地

薄熙来管辖下的辽宁省在追随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不但以酷刑邪恶著名,还在欺世作秀方面“领先全国”,并专门耗费巨资用于加强对法轮功的迫害。

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经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女二所的所长苏境,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曾得奖金5万元。仅在2001年年底,龙山教养院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得了40万元奖金,张士教养院得了50万。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至于“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的真实数据仍然被掩盖着。

中国官方媒体说,辽宁省投资10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仅在沈阳于洪区马三家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在2003年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占地2000亩,把大北监狱和大北女子监狱等搬到这里。

迫害人权,广受谴责

除了积极迫害法轮功之外,薄熙来的迫害人权的恶劣记录还因香港记者姜维平案而为世界所知。香港记者姜维平只因揭露了包括薄熙来在内的大连和辽宁的腐败案例,而被薄熙来下令判刑8年,此案轰动世界。保护记者协会因姜维平的这份出色的调查报导而授予他2001年度的国际新闻自由奖。在德国的很多人权团体的网站上,访问德国的薄熙来的在人权问题的上的所作所为被详细地列举出来。

* 法网恢恢罪责难逃 追查起诉天理人心

在著名的纽伦堡审判中,纳粹战犯因其罪责的不同被分为甲级、乙级及丙级战犯。亲自动手参与屠杀的纳粹军官被定为丙级战犯,而下命令的幕后指挥者被定为甲级,被判处以极刑的也正是这些人。因为如果没有这些幕后人的命令,也就没有亲自动手的人。

在法轮功的镇压中,实行所谓的“领导负责制”和“一票否决制”,从而导致领导讲一句话,底下就能打死人。

《华尔街时报》记者Ian Johnson在他的文章“一个中国城市如何为掌控法轮大法而诉诸邪恶暴力”一文中对此作了精辟的说明:“吴(山东省长吴官正)很快就找到了转嫁压力的办法。首先,潍坊市官员说,吴召开了一个警察和政府官员的‘研讨会’,确保每个城市的官员都知道后果和严重性。在会上,中央政府的指示被大声宣读:‘政府指示我们限制抗议者人数,否则为此负责。’另一个政府官员说:‘这样的手段很快导致滥施酷刑。’……”

正像纽伦堡审判一样,发动和指挥了对法轮功的镇压的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以及像薄熙来这种紧紧追随江氏命令的官员都将无法逃脱历史的审判。

江罗刘周等人在世界十几个国家受到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的起诉。截止2004年1月底,已有45名各级中共党委、“610”负责人、政府官员和劳教所不法人员被列入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视名单之中。这些人如试图进入加拿大,即会受到调查,结果可导致被拒绝发放签证、或被禁止入境,甚至会因其犯下的“反人类罪”在加拿大遭到起诉。

2004年3月9日,「法轮功之友」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向美国政府提交了包括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李岚清、王茂林等102名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名单,要求美国政府禁止这些人员入境美国。

在这两个名单上薄熙来的名字都在其中。

在德国,40名法轮功学员向联邦最高检察院提起的刑事控诉中,薄熙来就在被控告人之列,控诉的罪名是:种类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