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同修杨学勤(图)



杨学勤
【明慧网2004年3月31日】大法弟子杨学勤生前是上海电线电缆集团公司经营部的一位销售人员,在被恶人迫害致死时,他只有三十几岁。当听到他去世的噩耗,我感到震惊和悲痛。在痛惜一个正直、年轻的生命被邪恶夺走的同时又深深的感受到了他生命的份量之重。我和周围的人们讲真相时经常要提到他,许多明白了真相的人听到了关于他进京证实大法和所遭到的迫害时,每每唏嘘不已由衷敬仰。

我认识杨学勤时他已经是交通大学本部炼功点的辅导员(炼功点上志愿为大家服务的服务人员)了。他性情沉稳,为人谦和质朴。每天除了繁忙的公司业务之余,就是利用自己不多的空余时间组织大家集体炼功、学法、弘法、交流、买书,此外他还要回答象我这样由于刚刚得法、学法不深而提出的种种问题,很是辛苦。他不折不扣地履行师父提出的对辅导员不求名利、只积功德的要求,很令新同修佩服。

大法的工作同样是个人提高的因素,小杨非常注意平时的学法和实修。他说:要做好辅导员,必须努力成为修炼心性的表率,那么自己不能只做大法工作而不学法实修。在交流中,他经常说,人的各种念头有许多是为私的,在纷扰中,他总是要想一想师父的相关讲法,正念立即就会出来,他会抓住这一正念,不管观念再怎样干扰,他就认定着做下去,直到做成为止。这很令我震动。坚持把握符合于法的纯正的第一念,也给他在大法遭受诬蔑、他自己受迫害时,仍能坚定护法打下了坚实基础。在自己扎实学法、努力提高的同时,他也很关心其他同修的修炼与生活。比如他经常和我联系,问我的情况。在电话里指出我心性修炼中的不足,和我共同探讨法理,解除我心中的疑问,让我能很快地提高对法的理解,明白了什么是在法上认识法。他不断提醒我要多看书,不断精进。回想我刚得法的日子所得到的同修鼓励,真是无限感慨。

在修炼中如此,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杨学勤也是按照大法的要求严格去做。在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同事都喜欢和他在一起,说他厚道。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他还帮公司做额外的力气活,如搬运货物等。领导也觉得这小伙讨人喜欢,说他举手投足没有社会上的任何不良习气。他和别人很少谈他自己,见着谁爱和别人谈大法,总想让别人也从中受益,一有空他就在休息室看大法书,领导也知道好。

在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在全国范围开始抓捕大法弟子时,在7月21日他和交大的其他同修去上海市政府请愿,当时在人民广场上来自上海各阶层的大法弟子约1000多名,上海市政府派出人来要求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选出几个代表进去会谈。他与其他几个交大的同修自告奋勇,进入了市政府大楼,本着对政府的信任,代表大家说出了心声,希望上海市政府向中央政府转达上海市民要求释放20日在全国各地被抓的大法弟子。但610人员因此更加注意他,在会议结束出来与大家见面没几分钟,警察就以查身份证为由把他带走了。

由于610认为小杨是辅导员,在学员中影响大,就加紧了对他的迫害,电线电缆公司也在当时铺天盖地的宣传中受到误导,而且610对公司也施加压力。公司当时要求小杨写保证放弃信仰,但是小杨认真向公司叙述大法的事实,努力澄清电视上的谣言。公司在上边的压力下,一度以辞退相威胁。

小杨通过7月21日在作为代表被邀请进入政府大楼会谈,却在会谈后被抓捕这件事,当时已明白了政府在江泽民操纵下是没有听取群众意见的诚意的。但七月底左右,他顶着巨大压力仍然决定去北京上访,他当时是想,大法遭受迫害,自己作为大法受益者,是一定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的,哪怕是冒着被抓的危险;但是上访的人多了,反映的意见政府就不能不听了。我想,这是我们真正民族的气节、历来称颂的舍生取义,也是那种愿为天下苍生付出的觉者的慈悲吧。

小杨上访被警察带回时,公司派人去接。由于他平日的良好工作表现,公司没有辞退他,但公司派了他的同事,他家人派了他外甥,每天两个人接他上下班,说是保护,实际上是监视──出现了被人们戏称的“有中国特色的怪诞的一幕”。

由于小杨坚持不放弃信仰,上海的610人员在挖空心思地迫害他,曾把他送入了精神病院关押两个月左右,并强迫他服食不明药物。

离开精神病院后,公安派小警察住到他家监视他,小杨不怨不恨,当着他们的面炼功、看书。当时也传出了许多昔日同修在压力下彷徨。后来听说小杨摆脱了跟踪,和同修见了面,并鼓励大家走出来。并且在新闻封锁中,杨学勤运用智慧向同修们广泛传播明慧网上全世界大法弟子的消息。在魔难中,小杨渐渐走正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路。我想这是大法与大法修炼者的威德所致。

直到有一天,我听说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他又和几名同修去了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房山警察的违法抓捕与迫害,小杨与其他同修一起从窗口跳下逃离过程中受到重伤,被送进房山一家医院。小杨起初有重度的不清醒状态,但是据说当他的家人心急如焚去北京看护他时,他已经在医院救治下身体在康复了,医生说已脱离了危险期。小杨当时还给上海其他的家人打了电话。他被送进的是特殊病房,连他的家人都很难见到他,而他的家人被警察告知,只有他们才有权监护他。据明慧网2004年2月27日报导:“交大炼功点的学员杨学勤也是在99年时被关入精神病院,1999年7月上访被抓回后他被徐汇区公安无理送进了精神病院。2000年初再次进京时在北京房山区被非法拘捕。2月18日因跳楼逃离拘留所时头部受伤,经北京房山的医院救治,脱离了危险,已在康复之中了,可正常与人讲话。但2月24日晚十多个警察来病房单独向他通宵‘问话’。第二天一早,人已离奇死亡。这一伙来问话的警察有凶手嫌疑。”

小杨2月18日被捕时正在忙着为向三月召开的两会反映公民意见而准备征集签名的相关事宜,2月17日晚上还从北京给上海同修打来电话,商谈下载复印签名表格的事。因他的突然被捕,江泽民邪恶集团也堵塞了公民向人大代表和政协代表反映意见的言路。

据了解,小杨去世后,北京房山负责抓捕和审问小杨的派出所所长被撤了职。但人命关天,可不是撤职就能了事的,相信以后会重新清算的。

另外,上海徐汇区的警察本来在密谋着试图定小杨“自杀”来掩盖警察的罪行、并且借以攻击大法,但仔细调查了小杨生平后,查到了同事邻居间对小杨一致的赞扬,查到小杨向希望工程捐款助学等义举,警察没有进一步作恶。

小杨与女友本来打算是年底准备结婚的,但在法轮大法在中国蒙受不白之冤时,他们先考虑的是去北京维护大法。女友在上海等待着他回来后举办婚事。想不到他这一去,成了这对恋人的永别。直接发动残酷镇压的江泽民罪责难逃。

杨学勤用自己的生命履行了他维护宇宙真理的诺言,他用大法的真、善、忍带给世人美好与祥和,同时他让人们明白对神的敬仰和崇高的精神追求是良知与正信的表现。那些别有用心的政客流氓对人类善良本性的残酷迫害终将把他们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