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赵凤云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有关情况


【明慧网2004年3月31日】2004年2月27日,法轮功学员赵凤云(女,50岁)在万家劳教所的长期奴役和精神摧残下被迫害致死。下面的事实经过是在万家12队亲身经历目睹的大法学员提供的。

赵凤云是2002年7月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集训队的。那时,万家开始用酷刑、体罚折磨大法弟子,企图强逼大法弟子放弃信仰。

绝大部分大法弟子都被“上大挂”折磨。“大挂”就是把人的双手用手铐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栏杆上,然后把两张床拉开,像要把人撕裂开一样,直到不能再拉为止,双脚离地,非常痛苦,一般人几分钟就受不了。这时再上电棍,脸、手、身上、脚心,恶警随处乱电。手指尖和脚心是最敏感的部位,最难忍受。对于年纪大或有心脏病的人,恶警竟然让大夫在旁边看着,一边上刑,一边准备出意外时再抢救。恶警就是以此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逼写所谓的“三书”,才被放下。

赵凤云心脏病严重,恶警们没敢对她用这种酷刑,但是让她长时间飞机式下蹲,也是相当痛苦,几分钟就已头晕目眩,腿麻痛,浑身无力,从早5点蹲到晚12点,晚12点到早5点坐小板凳,不许睡觉、不许闭眼睛。恶警施用各种卑劣的手段,在身体上、精神上残害法轮功学员。学员被强迫写“揭批”,整天看诬陷大法的录像,稍有反抗就是电棍、大挂,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经受着身心摧残。赵凤云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过了一年多的时间。

2003年12月3日,赵凤云又到12大队,在这里是每天强制劳动,早6:30到晚9、10点,中间除三餐(共约一小时),三次上厕所,早、中出操外,全天没有任何休息时间,每天定量工作,完不成就加班加点。

后来12大队为一印刷厂(国鑫印刷厂,老板姓喻)加工书籍,全是盗版书籍,多为小学到大学课本、辅导材料,其中有“市场管理法学”(北京教育出版社),“初中二年级下学期单元练课课行”(北京教育出版社,第四册,第十册),“音乐课本”(黑龙江教育出版社)……使用的机器十分落后,其中一台JBE3-50胶本机,用的胶具有强烈的刺激性,由于车间很冷,打开窗放气,人就冻得厉害;窗子开小了,气味放不出去,屋里的气味辣眼睛、呛嗓子,时间长了头晕、恶心。再加上经常催活儿,有时工作到晚10点多,那些天大家的身体都受到很大的伤害。

赵凤云就是在那样恶劣的奴役劳动环境下,心脏病突发而猝然离去。赵凤云的死是万家劳教所长期残酷迫害的结果,精神、肉体的摧残,超负荷劳动,没有营养的食物,强烈的刺激性的“毒气”……这些都是赵凤云死亡的原因。

事情的详细经过是这样的。2004年2月27日,大约下午5点半左右,在12队车间劳动,赵凤云突发心脏病,发病时她感觉难受,头晕恶心,想呕吐,上厕所。当时有人告诉了管教,此管教并没重视,来回看了两次。这时大家搀扶赵凤云起来上厕所时,她已不能动了,管教看到这种情况才去打电话找大夫。后来狱警队长郭秋丽来到车间,得知是心脏病发作后,没说什么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又拿了几颗救心丸,但此时药已经塞不到嘴里,费了很大劲儿才放进去一粒。那时赵凤云坐在椅子上,旁边有二、三个人把着,她突然间全身瘫软,向后倒下,身体周围散发很大的恶臭(刚发病不久就已出来难闻的气味)。有学员给她摸脉,发现已无脉息。后来医生赶到(距发病至少有30分钟),给她做强力起搏,做了几分钟,又有一个医生赶来,继续做此种抢救。其实据大家观察,医生赶来之前,赵凤云心跳已经停止。郭秋丽看事情不好,就急忙让大家收工,大约晚上七点左右,管教邱岩到班里收拾赵凤云的东西,说是住院用(明显是有意隐瞒,因为那时结果肯定已经出来了,不敢告诉大家,因为此种长期迫害结果有万家劳教所和12大队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二天,12队被关押的全体法轮功学员去食堂吃饭的路上,高喊“法轮大法好”,这一声被万家劳教所压制已久的呐喊被喊出之后,很多人痛哭失声。在食堂一整天之多,所有内心未曾改变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默默地流泪,没有人吃饭,为同修的死,为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和所受的耻辱。大家连续两天的集体绝食,令恶警恐慌和疯狂。

有几位法轮功学员和狱警队长谈话,质疑赵凤云的死因,并提出这与非法强制超时劳动、精神摧残有关。恶警已掩盖不了,才不得不说出赵凤云确已死亡,但强词夺理说“每天工作15小时是合法的”等等,并且威胁说“劳教所的一切都合法”。实际上,仅就中国现有的法律上都有明确的规定,在劳教所的关押人员劳动时间平均每天不得超过六小时。在司法部第21号部令第51条明确规定:“对劳教人员施用械具只限手铐,严禁背铐和手脚连铐或将人固定在物体上。”对劳教人员不许体罚、打骂和人格污辱都有相应的规定。何况法轮功学员是被非法关押。我们只是坚持自己“真善忍”的信仰,要做个好人,何罪之有?!为什么要被关押在劳教所?

后在法轮功学员追问下,劳教所不得不宣布,赵凤云死于2月27日晚6:30,劳教所警察极力封锁消息,12队开饭时间都与别的队差开,怕其它队知道消息,一律不让接见。

在万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阴险毒辣的手段多出自于恶警赵余庆、姚福昌。万家劳教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从未讲过法律。他们早已执法犯法、无法无天了,干了太多的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