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遂溪610、三水洗脑班对我们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31日】[本文输入者的话:]书中所写的两位经历磨难的妇女都是我熟悉的人,我本人并不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但我却佩服她们,虽然她们没有多高的文化水平,但她们有自己的信仰,并且能够坚持(下去)。整篇文章基本上是按照她们所写输入的,我只是进行对少量的错字,以及病句的修改。

* * * * *

1999年7.20以后,我曾多次被抓。于2000年5月被非法判劳教2年。回家后2个多月又被邪恶之徒抓走,在魔窟里又被邪恶之徒折磨了一年。在2004年农历正初七才回到家。

就在这一年里,恶人对我进行了的各种折磨,从精神和肉体上给我造成了伤害。

2003年2月25日,派出所恶警闯进我家。二话不说,就把我双手反铐拖上警车,向遂溪610开去。

在610办公室,我们5个熟悉的同修被关在几平方米的房子里。一层层的铁门,木门,全封闭的关着。外面的亲人也不知道我们被关在哪里。每天二餐,浅浅的一层稀饭,发馊的烂菜。有一天,当他们拿饭进来,我顺便问了一句,到什么时候才放我们出去。话音刚落,肩膀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脚。就这样,在那里被非法禁锢了将近4个月后。6月18日,我们中的四位学员被送到了广东法制学校。

天下乌鸦一样黑。三水法制学校(洗脑班)更黑暗,更是邪恶势力的黑窝。

一到那里,恶警们首先将我们分开,在封闭的房子里对我们分别进行迫害。目的是迫我们向它们认错和‘转化;(放弃自己的信仰),利用各种手段。

第一假善,第二恐吓,第三生理上折磨。

他们知道前两种对我这种坚强的弟子不起作用。于是就千方百计想出五花八门的邪恶法子来迫害我们。

恶警除了每天播放那些造假的录像,企图对我们进行轰炸式的洗脑外,还强迫我们写所谓的‘观后感’和公安6条。拿师父的宝像来侮辱给我们看。恶警每次来的时候都是三个人以上,我只知道那些恶警他们分别是姓黄,卢,钟,杨,柯。每次我们都是拼命的反抗,恶警用脚踢我们。我的手脚被踢得全是都是淤黑色,全身疼痛。

那时我的身体很虚弱。总是感到反胃,面部,和身体都让打肿了,邪恶们更是阴阳怪气地说:“你胖了。”就这样,他们折磨了我三个月。

三个月后,遂溪公安又把我们4位接了回去。不同的是,这次他们不是把我们关在610办公的地方。而是租了私人的6层楼房里。610的主任,名字叫黄宁。对那帮恶警手下说:一天给两餐,随便给点咸萝卜就行了,开水呀,照明,风扇就不要开了,甚至冲凉和厕所也不让上。

我们几个同修商量了一下,决定以绝食来抗议他们的恶行。到了绝食的第三天,我们就被分别抬出插管强行灌食。我们的口和喉咙都被折腾出血来。

10月8日,恶人再次将我们转移,这次是到湛江市的610邪恶办公室。我继续绝食,邪恶之徒所做的一切是怕曝光的,他们把我拖到里面的暗房里灌食,令人心痛的是,这次参与迫害我们的还有是一个叛徒,要知道我们都曾是大法弟子呀。这叛徒名叫袁风云,他说要灌酒,但不知是什么东西,一灌下去我就吐了出来。

第10天左右,办公室的主任陈军过来假惺惺地劝我吃饭。我说:吃饭可以,但是你们要答应我的要求。第一是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第二,让我们炼功。你答应这二个要求我主立刻就吃饭。他说:吃饭是没有条件的。晚上他又来了,说:“好吧,我先答应你的第一个条件,另外一个吃饭后再说。于是,我就咽下了来这里后的第一餐饭。谁料到这只是他们的骗局,饭后他们又使用另一种方法来折磨我。

他们把我们带到会议室,把四张桌子围成一个小长方形,就要我们站在中间,不准坐,不位动,不准闭眼,如果不配合的就拳打脚踢。我就是因为不配合,被让他们一脚踢倒在地。有一位同修站了几天几夜,脚都站肿了,还受到叛徒的围殴。(有三人,他们的名字分别是袁凤云,何建荒,杨丽红)这位同修没有绝食,不过也一样被灌酒。他们完全是想通过肉体上的折磨。以期达到让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卑鄙目的。

在湛江被折磨了三个月后,遂溪610的办公室的人来接我,这次说是放我回家。

但车最后到了我最早被禁锢的那个地方停下了。我说,这不是我的家,我不下去。他们几个恶警就把我扛了下去。又被关了一个月,春节已经到了。也不让我回去。

这期间还有很多的迫害事实,因我们文化有限写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