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慈悲挽救我

【明慧网2004年3月31日】我叫白英,今年56岁,是98年正月开始学炼法轮功的,开始并不是很明白,没想到修炼一段时间收到祛病健身的奇效。炼功后我多年的心脏病没了,成年睡不着觉,精神衰弱的也病好了,胆囊炎、常年胃寒全好了。因为我受益太多,我认识到法轮功是一部教人向善、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我虽然当时学法不太精进,但是我是有决心炼下去。

99年4.25和7.20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我非常不理解,所以我要以自己身心受益的情况向政府讲法轮大法好,镇压是错误的。这以后,由于我不放弃修炼,曾四次被恶人关进拘留所,一次关进马三家教养院。这其间走了弯路。

2001年6月1日回家,很多同修不愿和我接触,不愿听我邪悟的话。我也常说“以法为师”,可回来后却不看书,我有时想:不看书了,我能记住多少法呀?我以谁为师呀?所以我又把《转法轮》捧起来看一遍,各国讲法看一遍,这时有一个同修把《精进要旨(二)》给我送来了,我看后明白过来了,我知道自己错啦,对不起师父和大法,那心里的滋味无法表达,真比死都难受。

清醒后的第一天晚上,我就写“法轮大法好”标语贴到我们镇门前,有一种不畏生死的力量推动着我,有时看见街道的人(街道居委会的人),我就说“转化”错了,我得重新走入正法。

2001年腊月二十七晚11点多,恶警到我家抄家,翻出来真象光盘和大法真象材料,这次我知道我不能再配合邪恶了,问我什么,我也不说,当晚2点多,恶警把我送进拘留所,我在拘留所里绝食了5天,正月初二我被放回来了。

正月十五那天,我就登上去北京的列车,十六早5点多就到了北京,天还没太亮我就去了天安门,广场上没有几个人,我又往前走就是天安门派出所,好几十辆警车在那停着,很静。我就选一辆车头朝里的车,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警车前雨刷器上,大约半分钟就完事了,下午乘1点的车我就回来了。

过几天有人告诉我,派出所整理我的材料都报上去了,快批下来了。在2002年3月1日我就离家,被迫流离失所了。七月一天,我在火车上发真象材料时被恶人举报,我又一次被抓进拘留所。拘留所所长阴阳怪气的叫我的名字说:这次可不容易让你出去了。他言外之意就是判劳教批下来了,我当时反驳他说:你们说了不算。我修炼的道路是我师父安排的,我师父才说了算呢。我在拘留所里又绝食6天,我已经有气无力了,他们把我拉到公安局,有人说把我送到教养院。其中有一个人说:人都这样了,教养院能要吗?送回家去吧。我在家只住一个晚上,第二天晚上就离开了家,据说第三天恶警起早到我家抓我,那时我已经走了。

我现在仍然过流离失所的生活,2003年春节就是流离失所度过的。不过,我高兴自己又走回了证实大法的路,我要继续走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