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政治”是江泽民反法轮功宣传中打人的棍子


【明慧网2004年3月4日】2003年3月17日,刚大学毕业两年的广州一家服装公司27岁的美术设计师孙志刚因为没有随身携带暂住证,被广州警察非法收容,并且在警察的酷刑毒打下死亡,警方称孙死于“心脏病”。此事被揭露出来之后,全国民众哗然。最后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不法警察终于被绳之以法。

然而自1999年以来,一场惊人的、直接波及数千万人、已造成至少886人(截止2004年2月18日)失去生命的罪恶,却在谎言的欺骗和掩盖下在中国发生着,这就是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甚至为揭开谎言和蓄意掩盖所作的一切和平理性的努力,都一直被江氏集团贯以“反党、反政府、反华”等等政治性大帽子,并以此为继续迫害制造理由、欺骗视听。那么,法轮功学员是否参与了政治呢?

1、“参与政治”是江泽民臆造的谎言

政治成为近代人类争权夺利的方式和手段,而在中国,长久以来与权力并存的权贵利益、甚至对生命的生杀予夺,早已使官方意识形态泛政治化,一切为政治和政权服务,当权者内部不断发生你死我活的残酷和奸诈的内斗。当权者对权力的迷恋和对失去权力的恐惧使得对权力过分敏感和维护,把民众的风吹草动都看成是对自身权力的威胁。因此,当权者可以随意打击民众,而民众则在当权者的任意妄为中失去了正当和合法的权益;合理合法的活动,只要不符合当权者的意愿,就可以被贴上“非法”或“搞政治”、“反政府”的标签而被扼杀。

由于修炼法轮功人数众多,江泽民害怕自己权力受到威胁,对法轮功产生了强烈的妒嫉,于是不顾民意、无视民众疾苦,推翻政府决定,以权代法,把亿万无辜炼功群众推向政府的对立面,盗用政府的名义用国家暴力专政机器打击手无寸铁的民众,草菅人命。

江泽民靠强权镇压法轮功,难得民心。为了骗取支持者,江泽民运用政治运动中的手法制造借口,给法轮功扣上了许多大帽子,把法轮功学员用宪法赋予的权利上访也诬陷为“参与政治”、“影响社会安定”,把法轮功问题上升到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的高度,蒙骗不明真相的人推波助澜。

2、在同胞被无辜虐杀时要让人说话

在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中,老百姓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老百姓害怕和政治沾边,害怕被卷入政治之中,对政治唯恐躲闪不及,因为一旦涉及政治或被扣上搞政治的帽子,就等同于“反党、反政府”,就有杀身之祸。官方强加的泛政治化和长期洗脑,使得许多民众的是非和正义观念受到了严重的扭曲和变异,而被江氏集团充分利用来打击法轮功。面对无理的残酷迫害和虐杀,法轮功学员走出家门,自发和平上访和申诉。江氏集团别有用心地把这种正当的申诉歪曲为反政府的政治活动,把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上访诬蔑成危害社会安定,有人不加思索地接受了这种洗脑宣传,也有人为了躲避“政治”而不闻不问,也有人违心地认同这种毫无根据的恶意诽谤。

也有人问: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在家里炼而要上访和申诉呢?这个问题把上访申诉和“参与政治”等同了起来,这是由扭曲的观念造成的。举个例子说吧,一个暴徒对受害者无故行凶,受害者可不可以伸冤呢?当然可以。即使这个暴徒是最高当权者,也不能改变这桩行凶案的性质。但是在中国长期高压统治下,民众对当权者的意志逆来顺受和任其蹂躏,长期下来当权者和民众都形成了这样扭曲的思想和观念:当权者的个人意志被奉为政府意志和国家法律,只有服从之理,否则就会被视为异己而被剪灭,无论是非曲直,也无任何申诉的权利。这种扭曲了的“意识”特色,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还少吗?

在无辜受迫害和不公的对待下,人自然要说话,也要让人说话,让人澄清事实真相。

这个理儿自古以来都如此,窦娥的冤情未了才有了六月飞雪,包公接下了香莲状才有了铡美案;当孙志刚被无辜打死时,民众站出来说话,才有了不法警察被绳之以法。当同胞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无辜虐杀时,为什么法轮功学员申诉冤情、讲清真相,却被诬陷为“反政府”、“参与政治”,甚至被当作更加残酷迫害的理由呢?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上访,不但不被实行迫害的江氏集团允许,而且也不被有些民众理解呢?其实,江氏集团就是期望人们是非和正义观念不清,并且给民众洗脑加强这种扭曲的观念,自欺欺人,毒害民众,目的是为了进一步为一己之私以权乱法,打击上亿主流社会善良民众。江氏集团才是真正的无视民众疾苦和死活,才是真正地危害国家和社会稳定。

江氏集团的无理和残酷迫害是法轮功学员上访申诉和讲真相的根本原因。没有了迫害,也就没有了反迫害活动。几年来,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是合理合法的,讲真相与申诉活动都是和平和理性的,所做的一切就是反迫害、制止镇压,和“参与政治”是扯不上关系的。

3、反迫害只针对恶人和凶手

江泽民因为个人的极端妒嫉而无端迫害法轮功,近五年来劳民伤财,造成国家政治、经济、法治、思想、道德等方面的严重混乱,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上亿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属遭到了野蛮的迫害,无数人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

“冤有头,债有主”。法轮功学员反对迫害针对的都是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和罪犯,只针对人心善恶,而没有涉及政治、政党、政权、国家制度等问题,因此,任何在这场针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的迫害中参与犯罪的人,都不能躲在政党、政权、政治制度、甚至“上级命令”的背后而逃避罪责,对于“真善忍”的背弃和对修炼人的疯狂迫害,必将将自身送上人间法律和天理的审判台。

在国外,江泽民、李岚清、曾庆红、罗干、吴官正、周永康等元凶和打手已经以诽谤或酷刑罪被告上法庭,世界上二十多个城市举行了“全球公审江泽民”集会,“法网恢恢”恶人榜公布了几万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恶行,近来法轮功学员提出“法办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追查和惩办凶手,目的还是为了反迫害、制止迫害。

在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和反迫害中,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法轮功真相。相信不久,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和恶人、打手都将象打死孙志刚的不法警察一样被法办。

4、用正确眼光看待法轮功现象

中国近几十年来政治运动不断,一些人已经养成了用政治斗争的思维和观点来看待周围发生的事物,有人也有较强的政治危机感,担心“亡党、亡国”,担心会出现什么社会危机或动荡。这部分人用戴上政治的有色眼镜来看待法轮功,江泽民别有用心地散布法轮功“参与政治”、“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的谎言,正好符合了这些人的观念,从而不加思索地接受了。

1999年的“4.25”法轮功学员万人和平上访,一些人不解。有人用政治眼光来看待这一现象,认为法轮功具有“高度组织性”,并且断定说法轮功有严密的组织和大量资金在背后运转,具有很大的政治潜力,或具有巨大的“非政治式”的政治运作能力。如果抛弃政治的眼光和思维来理解,那么其实很简单。可以用雷锋的例子来说明问题。现在许多人对雷锋的行为不理解,可能会说是谁给了他很多钱才那样干的。如果象雷锋那样的人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很多人都自发的那么做--例如说有上万个雷锋似的人物周末都自发地去天安门广场清扫垃圾,那么看起来就象一个庞大严密的组织在暗中运作。

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修炼,提高自己的道德和心性,在社会中做一个好人。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活动都是自觉自发的个体活动。在受到无理和不公对待下,法轮功学员发自内心地想反映情况、讲清真相,由于炼法轮功的人数多,许多人都不约而同地上访,同时在信访地点出现。在政治有色眼光看来,这些学员高度自觉、自发的行为就成了高度组织化的政治行为了。

尽管法轮功多次否认有严密的组织和政治目的,但是一些人仍然不信,因为他们总是用政治观念和有色眼光来看待问题。退一步来说,假如法轮功真有强大严密的组织、真有雄厚的资金、真有什么政治目的,那么为什么要否定呢?中国现在失业人员和对现实不满的人数众多,为什么不顺水推舟广而告之、吸引更多人加入组织、壮大自己呢?“参与政治”、谋求某种政治利益不是人越多越好吗?进一步来讲,如果法轮功真像一些人想象的“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那么在四年多的残酷迫害下也应该有所表示吧?事实上,四年多来,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口号、标语和政治主张,一直遵循“真善忍”走一条纯正的修炼道路。

修炼界讲“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自古以来修炼人对政治、政权没有兴趣。法轮功要求修炼者自觉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做一个好人,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水平,修去争权夺利等等之心,遵循“不政治”的原则。修炼法轮功注重心性修炼,是个人自发自觉行为,来去自由,只要一个公正的炼功环境,别无它求。

5、坚持“不政治”原则

“真善忍”超越文化、国界、种族和意识形态,对任何形式的社会体制和国家政治制度都有好处。其实法轮功在中国传播期间,政府和人民都是极大的收益者:法轮功给政府减轻医疗负担,使亿万民众身心健康、道德升华,使无数家庭和睦、社会风气好转,给社会稳定和国家建设发挥积极和正面的作用。尽管江氏集团野蛮迫害法轮功,但是一直有明白真相的人走进法轮功,近来出现了更多的新学员。在国外,法轮功越来越受欢迎,已经传入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截止到2004年2月中旬,世界各国政府机构、议员、团体组织等纷纷对法轮大法和创始人颁发褒奖及感谢信,已达1223项。

在中国现实中,存在着许多人们关心的社会问题,如贪污腐败、贫富悬殊、道德沦陷等等。一些对现实社会和政治不满的人,想在法轮功中找出路,可能觉得法轮功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其实,法轮功根本不是来干这些的,而是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炼提高的。

法轮功修炼是个体自发、自觉的行为,学员来自社会各个阶层和领域。当学员由于修炼而道德提升之后,客观上必然会给社会带来好处,对社会稳定起积极的作用。法轮功是修炼,不管是和平修炼还是反迫害,都只是修炼,而不是中国几十年来把持政治的人为了控制人而营造出来的那个变异的“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