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 发正念 堂堂正正走出成都看守所

【明慧网2004年3月4日】我是金堂县大法弟子,是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后,由原来的体弱多病到现在的完全拥有健康的身体,我知道这都是大法给我的福分。

2003年8月20日晚,我顺大路做真相被邪恶发现挡住,被关进了金堂看守所,一月后释放。10月29日我到综合市场打窗帘,再次被金堂三星派出所姚启平等人强行把我带到成都看守所,一路上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

一到看守所我见人就讲我是修“真、善、忍”的,我没有错,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这里不是我们好人应该呆的地方,我看倒是应该你(姚启平)来住这儿,虽然你把我的大法书拿着好像在看,但是你的心却是黑的。看守所的一位警察都笑了,这时姚恼羞成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判你1年半!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说了算,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一个干事把我带到一间屋子问话,我只对他说不用问,我只要求释放我回家,同时也给他讲真相。进到监室后,我又给那些犯人讲真相。在监室里,我每天都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堂堂正正地走出市看守所。

11月19日又把我和另三位同修送往资中女子劳教所,在车上我和一位大法弟子一起背诵师父的经文。到了资中医院,我量的血压是200/120,医生问我昏不昏?我怎么不昏,我还经常昏倒呢!医生又问我得过什么病,哪里不舒服?我说我哪里都不舒服,我得过子宫癌、肝炎、胆囊炎等十几种病。医生给我照心电图和打B超,医生问我干什么的,我理直气壮的说是炼法轮功的,趁机我就给她讲真相。他又问我的子宫癌是在哪里检查的,我说是金堂医院,我因炼法轮功炼好了,接着我还是讲真相,他听着也没说什么。最后检查结果是高血压、心脏病,窦连左室肥大并劳损,我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下午我和另两名大法弟子被退回市看守所,一路上我们始终坚持给狱警和监送人员讲真相。第二天,也就是11月20日开始,医生每天给我量血压,可每天都是170-213,心跳每分钟120-157次,居高不下,医生叫我吃药,我说我不是病,是江泽民把我迫害成这样的,是江泽民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是江泽民剥夺了我的信仰自由,剥夺了我的炼功环境,我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我要回家。

12月24日,我给医生打报告要求见办案单位与家属,医生同意给我通知。

12月31日医生叫我照心电图,因我不穿区别服没有照成,我觉得我又不是犯人就不应该穿。同室的犯人都说我们太坚定了,平时无论老少都叫我们“法轮阿姨”,晚上还叫我们发正念,有好多还叫我们教她炼功,还有把师父的诗抄下来背。

2004年元月4日,干事带我去照心电图,回来后说那么高的血压不吃药。我说我不是病,是因我来到这里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加之又失去修炼环境,我要不修炼法轮功连命都没有了。

元月20日,我感到阑尾痛,我再一次打报告见办案单位与家属,我心里默默对师父说:弟子今天一定要回家。果然下午办案单位来接我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也一直给他们讲真相,就这样我回到了家。

在这里我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弟子的呵护以及在家帮助我发正念除恶的大法弟子,才使我得以早日出狱,重新又回到正法的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