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和性残害


【明慧网2004年3月4日】大连教养院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一律送小号,进行残酷流氓的迫害以达到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

所谓的小号,就是用方钢管儿焊接成的大约一米宽,两米高的铁笼子。当人被拖进小号以后,两只胳膊朝斜上方用手铐铐上,然后铐紧手铐直到把手脖子勒破。把一只腿抬到紧挨着胳膊的位置后用绳捆紧,然后两个人把另一只腿往上抬到极限位置。嘴用胶带封住。接着就开始摧残下身,用拖布把往阴道里捅,用一根绳打成很多结(约2-3寸长一个结),两个人前后来回拉。把下身拉破后再用板子打,用辣椒面拌上辣酱,整个手伸进阴道把里面塞满。经过这番迫害后,下身淌的血滴到地上都得用拖布去拖。然后把人双手反铐,戴上拳击帽(此帽戴上后,带子勒得很紧,喘气都很困难。耳朵都勒破了,长时间不好),24小时必须站直,长达7-10天,不许闭一下眼。过后每天只许睡1-2小时的觉,持续数月。而且每天长时间不让上厕所。大法弟子李玉梅就被强行灌下了自己憋不住便下的小便和大便。大法弟子韩淑华除了遭此毒刑外,还被扒光衣服,被用黄瓜、大葱等物品进行灭绝人性的性摧残,过后还用一暖瓶开水泼到身上,造成当时就昏死了过去。

另外恶警对用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满春荣进行野蛮的灌食,把两腿用胶带紧紧的缠住,双手反铐,两个人坐在身上压着,另一个人用脚踩着头,用长螺丝刀把牙撬开一条缝,再用木棍子把嘴撬开,结果当时牙就被撬掉一个,满口牙全被撬活动了,口腔也被捅破了,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淌。

大法弟子杨春华、王淑红也都是被迫害的一员。特别是对已经被迫害得很严重的大法弟子李平,恶徒们也不放过。恶人张秀娟用绳子把李平捆在小号上,强行她整天站着。夏天用两床棉被把她死死的盖严,整天骂她。恶人王鑫不给她吃饭,不给水喝,大小便整天让便在身底下,身上处处是褥疮。

在2001年以前,都是恶警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每次迫害后恶警都浑身疼痛,有的甚至象得了重感冒一样。现在她们便利用刑事犯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刑事犯打完后同样身体不舒服。有个叫高培玲的刑事犯打完法轮功学员后,三天起不来床。另一个叫王银芬的刑事犯打完法轮功学员后哭着对法轮功学员说,我们也不想打你们,但不打不行,我们不打你们,队长说就给我们加期。大连教养院的恶警们就是这样,不仅自己犯罪,还把其他人也推进罪恶的深渊。

在大连教养院里,拒绝洗脑的法轮功学员人人都受到了各种残酷迫害。除此之外,平时对法轮功学员还施加精神压力和繁重的体力劳动。每天早上6点刚过就得干活,中午和晚上只给20分钟的吃饭时间,每层楼五个室,按顺序一个个上厕所、洗手、打饭,排在后面的室饭没吃完就得出工。由于教养院周围都是居民楼,很多人都知道大连教养院女子劳动现场,因为教养院被指控过超时劳动进行迫害,所以每天早、中、晚都必须拉上窗帘干活。晚上8点之前劳动现场必须关灯,到宿舍里继续干,直到深夜10-12点,对完不成劳动任务的进行整夜不许睡觉的处罚,第二天还必须照常完成劳动任务。

另外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还进行精神迫害。利用2-3名刑事犯“包夹”一名法轮功学员,一步不准离开,如果被管教发现距离超过两米,双方都要被无故加期;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任何人说话,包括生活用语;如果有记者来访时,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关到一个屋子里,小号打扫干净,以此来粉饰欺骗。

以上就是我所了解的大连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大连教养院恶人名单
郝文帅(院长) 张宝林(副院长) 万雅琳 韩建旻 袁明月(3人分别是大队长、副大队长)
杨生生(音)、小王军、大王军(3人为队长)
打手:张秀娟、赵辉、李艳芬、倪红、葛红、李晶、王银芬、王鑫、高培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