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光市古城乡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折磨


【明慧网2004年3月4日】我是山东寿光市古城乡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耳闻目睹,亲身遭受到了古城乡党委、古城乡派出所不法人员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

原古城乡党委书记王俊文,自1999年7.20以来,不遗余力的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残酷镇压古城乡法轮功修炼者。自镇压以来,二十多人被治安拘留。三十多人被刑事拘留。被非法送到寿光市洗脑班的有四人,非法送潍坊洗脑班一人,非法送古城洗脑班二十多人。到2003年12月底,古城乡大法弟子二人被非法劳教三年,一人被非法劳教二年,古城乡大法弟子赵世恒现在依然被非法关押在寿光市看守所,已经四个多月,具体情况不明。

王俊文还曾经二次大规模的长期任意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第一次是2000年元月5日至17日共十二天,非法扣押法轮功修炼者12人;第二次是2000年7月9日至18日共有三十多人被扣押,多者二十多天。关押期间用橡皮棍严刑拷打,生活费每天五十元,每顿饭只给二两重的小馒头,有时给两个。从99年7.20至2000年8.20日,王俊文在乡政府私设公堂,共计对古城乡的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罚款五十多万元。王俊文用法轮功的血汗钱去海南、泰山旅游,给乡政府工作人员和打手们每人发二千元的奖金。

另外王俊文还与寿光大队、古城乡派出所勾结,多次非法抓捕古城乡法轮功修炼者。在99年10月14日晚11点,古城乡和派出所不法人员,对古城乡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抓捕,把赵家村赵修顺、李孔法、李洪泽、赵乐海、李洪杰抓到派出所,赵修顺和李洪杰一到派出所就遭到一顿毒打。赵修顺被户籍员杨耙生和恶警赵茂云按到墙角,赵茂云站在大腿根,杨耙生站在腿腕上,穿着皮鞋在上面就跺了十几脚,赵修顺的脚腕和大腿根当时就肿了起来,疼的一动不能动。接着又来几个恶人,扒下赵修顺的秋衣蒙在他的头上,抽下赵修顺的皮带就是一顿抽打;用手打耳光,只打得他晕头转向,皮开肉绽。李洪杰到派出所被李万军和桑庆军锁在铁椅子上,就是一顿猛打。第二天赵修顺、李孔法、李洪杰、李洪泽被送到寿光看守所,治安拘留15天,从看守所回来,又被乡政府人员罚款五百五十元,并关押十天。

2000年元月5日王俊文到看守所,把非法拘留的十二名法轮功修炼者,从看守所拉回古城乡政府,私自扣押在乡政府小会议室里。元月十二日晚上,气温零下10度,王俊文把十二名法轮功修炼者逼迫每人上下只穿一件单衣,光着脚,站在雪地里,手里拿着冰块,举着手,手温化的冰水从胳膊流到脚后跟,不准放下手,谁放下手就用木棍打手背。到晚上十一点开始动刑,十几个人把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拖到一间屋里,有用脚踩头的,有按住胳膊、腿的,十几个人用两根皮棍子轮流毒打,直打得从脚后跟到屁股全成了紫黑色的,肉都打烂了。被打得人十多天不能翻身,衣服都穿不上,然后每人强行罚款九千元左右(都是家人怕把人打死,才把钱送到乡政府的)。

2000年8月11日,王俊文又把在寿光看守所拘留十几名法轮功修炼者一个月,从看守所拉回乡政府,每人都不准穿上衣,背对着太阳晒,当天晚上每个人背上都起了大水泡,就这样也没有逃脱王俊文的酷刑。晚上王俊文又把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头蒙上,用衣服套在脖子上,一个人在前面带着走,走慢了后面的人就用脚踢,最后再把他们单个用刑。这些恶人把大法弟子拖到一间仓库里,有按头的,有按胳膊、腿的,十几个人毒打一个人,两根皮棍子,三支电击枪,又是一顿猛打,那惨痛的叫声,几百米之内的人都能听到。当天晚上四名学员被打得送去医院抢救。高玉荣、郭世滨被打得在小便时晕倒在小便池里,不省人事,浑身沾满了粪便。他们被打得在家卧床两个多月,嘴里吐黄水。桑培尧、高玉荣被打得屁股上骨肉分离。这还不算,最卑鄙的是恶徒叫这十几个人的亲人到乡政府来,看我们被打的惨状,当亲人们看到我们被打得奄奄一息,倒在地上,心如刀绞,难受极了。王俊文说:每人必须交上两万三千元到乡政府,如交不上,就这样一天打一次,直到交上钱。亲人们为了我们的命,只能到处去借钱交到乡政府。赵修顺曾这样质问王俊文:这就是乡政府的“教育、感化、挽救”政策吗?王俊文恶狠狠地说:我不管炼不炼法轮功,交上钱就放人。这就是古称乡党委书记,这一次乡政府共计非法罚款五十多万元。赵家村的一个村干部曾对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说:你们比绑票和劫道的都厉害,土匪绑票都是暗的,你们是明的,劫道是光劫身上带的钱,你们连家里、亲朋好友的钱都一块劫。

2002年10月份,由古城乡派出所的不法人员王学海带领寿光邪恶大队的恶警,把李孔法、李洪杰抓到寿光公安局,把他们二人反铐着手铐,趴在地上,从上午9点开始到晚上用两根电棍电击,每电击一遍,他们二人就大汗淋漓,也数不清电了多少遍了。电累了就再换一人,电得二人体无完肤,最后每人逼交了三千元钱,不法人员扬言:不交钱就判刑、劳教,家里亲人被逼无奈,只得交上钱才放回家。

2003年3月份高玉荣及其妻子,又被恶徒王学海带到寿光市邪恶大队,马温和、赵春利、郭洪强、王万春、宋立文把高玉荣的嘴用毛巾堵上,反铐着手,趴在地上,用凳子压在腿上,上面坐上人,三根电棍子围着电击。高玉荣发出惨叫声时,它们就专电他的嘴,他不呻吟时,恶徒就说:你还真硬。从上午9点到晚上电了8遍,每次电得高玉荣大汗淋漓。直到把他电得体无完肤,浑身一个糊肉味。

2003年12月30日下午,北冯村的李淑云被王学海带领寿光邪恶大队的恶警绑架到邪恶大队。它们给李淑云脱掉裤子,戴上脚镣,用电棍电击,专电敏感部位,电够了就拖着脚镣来回拖。另一个恶警就往李淑云的脚趾上钉竹签。折磨了一晚上,第二天逼李淑云的亲人交两千元钱才放人。

2003年9月19日古城乡大法弟子赵世恒夫妇刚吃过午饭,突然闯进来十几个人,一进屋二话不说,先给赵世恒戴上手铐,逼住他二人不能动,其他恶警翻箱倒柜,抄了家。在把他二人带往警车的过程中,当着众多村民的面大打出手,连拖带打,很多人都目睹了执法警察的恶行,随后被拉到寿光邪恶大队。他们二人各在一间屋里,下午2点开始对他们毒打,不法之徒用手铐反铐着她的双手,趴在地上,用一块脏布把嘴堵上,几根电棍围着电,直至电得体无完肤,鼻青脸肿,面目皆非,眼被打得几天看不见。9月20日被强行送到潍坊洗脑班,关押20天,逼交罚款一千五百元,受尽了酷刑。现在赵世恒依然在看守所,具体情况不明。

写到这里,记起99年12月上旬一件事。北冯村的郭长亭去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抓住,碰上古城乡政府工作人员,古城乡的不法人员从郭长亭身上搜出钱,用一百元钱买了两条“将军”烟送给了两个北京警察,才带走郭长亭,这就是北京警察的素质。

以上是原古城乡党委政府、派出所的不法人员和寿光邪恶大队对古城乡法轮功修炼者残酷迫害的事实。这一桩桩一件件证据确凿的罪行,是王俊文和其他不法人员永远都抵赖不了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是天理,到时你们所干的一切,你们都得自己偿还,从古到今害人者没有一个得到好的下场。亡羊补牢,尚未晚矣,在这里我劝那些至今还执迷不悟,迫害法轮功的人悬崖勒马,为自己的永远的未来好好想想吧!

附:古城乡部分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罚款金额

郭长亭 60000元 李洪泽 40000元
郭世滨 85000元 赵立明 30000元
李孔法 7000元 高玉荣 7500元
桑培尧 5500元 赵修顺 65000元
赵乐海 25000元 李洪杰 30000元
赵世恒 30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