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夫妻俩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4日】我是湖北嘉鱼县的大法弟子。1998年4月有幸得到《转法轮》一书,觉得这本书太好了,讲清了做人的道理,于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于是开始了修炼法轮功,很快身体和思想都得到净化。

1999年7月底铺天盖地的谎言充斥了整个中华大地,血雨腥风地镇压不断升级,县公安局政保科赵守怀积极参加迫害,收走了我的大法书,规定不准炼功,不准外出,不准上访,不准聚会;毁书,抓人;违反宪法剥夺了我的基本权利,并且强迫我每天签名报到,派专人监管,监视,实行联保责任制,家人、亲戚、单位、四邻都受牵连,搅得我生活无序,精神紧张,生活在巨大压力中。

2000年初我们夫妻俩到武汉打工(妻子也是大法弟子),第二天派出所就要我们写保证,我儿子说我们不在家,他们就威胁儿子和亲戚,非要把我们找回,扬言如不回去就把儿子关起来,儿子只好打电话到武昌亲戚家找我们夫妻,无奈只好回去了。

2000年6月份,我们回家,乡政府分管我们的张联炳、朱主任不时上门软硬兼施要我们保证这,保证那。我跟他们真象,告诉他们炼法轮功可达到祛病健身,道德高尚;电视、报纸的都是谎言,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他们明白了一些,要我们就在家炼不出去;又请来我过去的同事(现任乡干部)要给我们办低保,每月90元钱(一般只30-60元);我们说厂里失业的200多人,你们都给办吗?他说不行,只能给我们办,我们表示那我们就不要;他们说不要就存着买养老保险,我们拒绝了这种附条件的收买。

2002年10月17日上午10左右,县国安副科长黄宾鸿、乡派出所指导员沈祥付等人非法抄家,抓走我正在做饭的丈夫,下午又到单位抓我,他们3人强行把我架上车到派出所,我不肯去,他们哄骗我说把问题说清楚就没事了。到了派出所,审问我几时学的法轮功,为什么学,我说书上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难道做好人也有错。警察说国家不准炼,你坚持炼就坐牢。要我写保证,我拒绝就把我强行带到县国安办,17日到19日不让我睡觉,轮班审讯,逼问家里的经文从哪里来和哪些大法弟子有联系。我说是好人送到我们家铁门内,他们气急败坏,强迫我靠墙站立,我不配合,他们就用脚踢,骂我不知廉耻,不值钱,非要我骂老师,我说你们不要失去了理智的迫害法轮功,善恶有报。他们问不出什么,就把我送到县第一看守所,行政拘留15天,勒索470元钱。我说没做坏事交什么钱,后来再把我转为刑事拘留,恶徒要我背监规,要我签字遭到拒绝。

在看守所20多天我妹妹们来看我,赵守怀用亲情来逼迫恐吓我,说资料是××弟子给你的,我都录音了,对方都承认了,只你真傻,妹妹说既然你们知道为什么还逼我姐,你们公安警察说真话,为人民主持公道,他们气极了说,我要你们做工作,你还帮她说话,我不理他们,就叫我回看守所。在监号我坚持学法炼功,跟他人洪法,身体力行,人们明白了真相。

2003年1月9日在亲朋的帮助下,派出所指导员沈祥付把我们夫妻接回地方派出所,所长徐克平要勒索罚2400元,威胁说不交钱就不放人。亲朋说好话拼凑了1900元,才放我们回家,我们被非法关押了85天。

2003年11月13日县干部(不知名)乡政府政法书记毁先祥,派出所指导员沈祥付等人又一次迫害我们说办我们的洗脑班,要我们协助。为了避免损失,我们被迫流离失所一个月。

江××集团及其帮凶迫害“法轮功”4年半了,用尽了邪恶歹毒的手段,我们要把一切罪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恶徒们这种倒行逆施的罪行必受天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