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学员修炼所见


【明慧网2004年3月5日】我是2004年1月11日得法的新学员。在这之前,我的妻子、女儿及岳母都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了,那时,我也受益非浅。

记得96年6月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开车拉着一车炼功人驶向岳母家,行至西大桥,车突然掉到水里,眼看着往下沉,我急坏了,这可咋好?她们都是炼功人哪!正着急,抬头一看,只见北方出现一尊主天主地的大佛,我赶紧磕头说:“快救救他们吧!”刚说出口,只见汽车浮出水面了。我乐坏了,心里说:谢天谢地。开车往西去了。也许是根基的原故,得到点化,可心里还没有想修炼,但妻子给我的真象传单、粘条和条幅,我都非常愿意做。有一个我亲手挂到树上的条幅都快三年了,虽然字已褪色,但摆动的条幅仍向过往的行人展示着大法的正气与美好!

有一次,我去车场,听到一些人讲了很多误解大法的话,我就主动跟他们讲:“可不是那么回事,千万别信电视说的。不说别人,我老岳母就是炼法轮功的,原来一身病,成年吃药,现在身体非常好。岳母告诉我说:‘书上写着不能杀生,自杀都是有罪的。’镇压前为什么没有人自焚?纯属栽赃陷害。岳母对我胜似亲妈,她们修炼的‘真、善、忍’没错。全国人要都学法轮功,那可好了,当官的都不贪不占,那该多好。”他们听后说:“啊!原来是这么回事,多亏你今天告诉我们了,以前还真弄不清。行,总算没白活,要不然将来死都不知咋死的,多冤哪。”回家后,我把这事告诉了妻子,她说:“你做得对,这就是最好的弘扬大法,是救人,功德无量啊!”

虽然我没有真正地走入修炼,但是,几年来,我深深地感受到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如几次开车出差,在半路上车出现故障,路上突遇大石头,险些撞上,就在当时,都能及时排除故障,有惊无险,化险为夷,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呀!

2003年12月29日,我的腰掰了,由四个大小伙子用担架把我抬上车,送到医院。拍片后,经医生诊断为腰脱。医生说:“回家卧床,啥也不能干,吃点药,慢慢养着吧!两、三个月也未必能好!”回到家里,躺在床上,不但生活不能自理,连翻身都不行。晚上疼得更加严重,不但觉睡不了,疼得直掉泪。没办法,只好吃凯夫兰药来止痛,可是,药吃过之后,不但不好,反而小肚子疼,真是雪上加霜。就这样,躺了14天,用了几百元钱的药,病情也没好转,而且越吃越疼!就在2004年1月11日的晚上,住在附近的大姐和大姐夫(都是修炼人)来看我,并劝我说:“干脆学法炼功吧!”当时,我想,可能我此时缘份已到,该得法了。

就这样,我决定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刚听了一会儿,奇迹出现了,腰不疼了,而且躺了14天的我却坐了起来。我亲眼看到穿着白衬衫的师父就坐在我的对面给我讲法。过一会儿,我发现我家的屋子墙上、房顶上全有师父在讲法,我让我妻子看,她说看不到。这时,我身旁出现好几位大佛,对着我笑,又看到天上出现了古代的亭台楼阁,金灿灿的,漂亮极了。过了一会儿,又看到地突然裂开一道大缝,有几米宽,大地的土和水哗哗地往里流。大地的庄稼已成熟,可是却燃起了大火,粮仓全烧了,我好心疼,这时,地上的脓和血水连成一遍,非常恶心……

我又看到蓝蓝的天,有一块却被乌云挡住,又见到乒乓球大的白色球儿,在空中飘着,有一部分飘向天空,一部分下落入地了,还有一部分在空中不升不落。我悟到这上去的可能是大法弟子,留下的是人,入地的肯定是下地狱的。这时,身旁出现一根光柱,直通天顶,从下往上有圈圈的象呼拉圈一样旋转着往光柱上转,到顶变成金色,很好看。正在这时,从我脚下飞出去三个银白色的网,我感到身体从未有过的那种感觉,非常舒服,不一会儿,又从我脚下往上进来四个金色的网。

这时,已子时,我不断听法,景象就不停地在眼前出现。我坐时间长了,就躺着听,当我躺下时,就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把我的腰托起来,有半尺多高,又放下,反复九次,非常舒服。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为我调整身体,一阵阵热流贯通全身,真是幸福极了。当听到第六讲关于色魔问题时,我眼前马上有一古代装束的美女到我跟前,我正言厉色道:“离我远点。”她就没了,又来个现代装的女子,我同样说让她远点,她就不见了。

就这样,从1月11日晚10点到第二天的凌晨2点半,我不停地听法,眼前就一幕幕不断地出现各种景象,真是“美妙穷尽语难诉”。让我也切身地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殊胜。

2004年1月11日,这终生难忘的日子,在这之前,我虽然年龄不大,但却历尽苦难,父母虽然给了我肉身,但他们并不见得会给我带来幸福,我也曾抱怨命运的不公,我也渴望有人能抚平自己心灵的创伤;只有今天,当我喜得师尊传给我的大法时,看到这么多美妙、殊胜的景象,切身感受到是伟大的师尊把我从苦难的深渊解救出来,我痛哭流涕,任何语言都表达不了我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感激之情。

第二天,我就能下地了,上厕所也不用人侍候了,心里真是高兴。就这样,我们三口人就一起学法,发正念,炼功。炼功时,我思想一溜号,师父就出现在我身边,穿着一身白色炼功服,身旁有座山。我做头顶抱轮,师父也做头顶抱轮,我思想就不想别的了。我双手有两道白光,一做功就有,手特别热。炼功时,我想看看,莲花就到了我面前,我一看,有三、四米那么大,往中间看,只见中间特别亮,还有根光柱白白的,特别亮,这时,花瓣上下飘舞,好象欢迎我一样。

这一切是在我的层次中看到的,我只是想告诉同修,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呵护着我们,甚至扶着我们,生怕我们摔跟头,我们每日都在沐浴佛恩。让我们新老学员都来珍惜这万古机缘,共同精进,在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路上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学好法,修去各种执著,助师世间行,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