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女工的经历:修大法祛顽疾 江集团狂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5日】我是退休工人,54岁,没修炼以前身患胆结石,胰 腺炎、坐骨神经,风湿性的心脏病、高血压、梅核气等,1995年住两次医院,长年为断药,真是生不如死。96年1月从医院出来经朋友介绍,我有缘喜得大法,使我绝处逢生,全家都过上了愉快的生活,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吃苦中苦,能忍难忍之事,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高尚的人。通过学炼,一身病全都不翼而飞,身体是一身轻,大法太神奇了,我内心的感激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师父给予我一次人生的归程,修炼之路,返本归真。

从7.20开始,那时我简直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是真的,就象做恶梦一样,困在一个恐怖的空间,连呼吸都困难,心急如火,这么好的大法遭到诽谤,慈悲的师父遭受诬陷,我要向国家领导人讲清真实情况,就去了北京,到武汉就被抓回来,关了一天。以后经常有恶警来骚扰,弄得全家不得安宁。

有一次,突然来了一伙恶警进门就翻,什么没找到就把我带到拘留所关了15天,向孩子要了1500元,伙食费300元才放人。单位派人到我家上三班倒监视,人身失去了自由。有一次我和另一功友到农村去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举报一人奖500元)抓到公安局,一进门恶警就打我的太阳穴,二天二夜不准睡觉,四个警察把手拉着反扣,痛得钻心透骨,这种惨无人道的恶行要叫人知道,我就大声喊:你们怎么这么狠毒,四个年青的男人打我这个退休的老太婆。他们怕外面听到就将门窗关紧,有二个女招待员听到了,送饭来时就唱着说;好狠毒、好伤心,我从她们的目光中看到了同情。

拘留所里关了六个大法弟子,有一位农村学员被恶警打得遍身是伤,屙了半个多月血,面黄肌瘦,我们就在一起学法,围着她背法,她的身体恢复正常。我们教犯人重德行善,教她们做人,一有机会就向警察讲真相,明白了真相的就不再凶了。有一位经济犯人是外县送来的,我们就帮助她解决一些困难,她说:你们自己这么苦还照顾别人,这是我第一次碰到的好人,你们师父真伟大,教了这么好的弟子,我跟你们一起炼。她还说回家以后要向亲朋好友告之,大法弟子是好人,法轮大法真是好,这次我被无辜判了一年半劳教,送到武汉狮子山劳教所,我请师父加持一路上发正念,刚到劳教所身体就出现状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劳教所不收我,送的警察气得大叫,就这样我回家了,可是法制科向孩子要了5000元,伙食费1800元。

回家后亲朋好友非常不理解,我就去向他们讲清真相。说我只是千千万万受迫害弟子中的一员,这一切遭遇都是江魔头小人妒嫉心造成的,大法弟子一桩桩血案,一件件折磨事实要算到江邪恶之首头上。“善恶有报”是天理。

我不会辜负尊敬师父慈悲苦度,要做好三件事。“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 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