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机场成为一体

【明慧网2004年3月6日】见到她的时候,我们在同一辆车里,方向都是去机场,多少次正听着她讲的时候,我不得不把头转向一边,因为我的泪正在往外涌,而我又不想把故事打断了。三个多小时与她在一起,不仅听了她的故事,也亲眼见证了她在机场的足迹,包括讲真象、发资料的地方,吃饭、炼功的地方,以及怎样对人们讲真象。下面是整理出来的一些片断。

(王:王庆丰,洪:洪秀莺)
  
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机场发资料的?

洪:2001年DC法会后,那时我刚得法,在DC法会上见到了师父,泪流满面,一直在哭,回来后,我就问:我能干什么,我什么也不会,在家做了十几年家庭主妇,伺候公公、婆婆、丈夫、孩子,真着急啊!这时有同修建议,去机场发真象资料吧。于是我想,好,我家在机场附近,去那里只个把小时。可是刚刚决定要去的时候,我公公、婆婆见我成天想的、做的都是大法的事,心里过不去,告诉我,你必须去找一份工打,否则不能再在家里住下去。我一惊,心想,找就找,我自立了,谁也阻挡不了,结果不几天就有一份工来了,去见工后,真是太巧了,在机场发广告传单,每周只干一天,你看,这不都安排好了吗?

王:每周只有一天,其余时间二老不过问吗?

洪:没有,他们见我找到工作就算了,也不要挣来的钱(正好我有了自己的零花钱,可以去开法会、做资料),我先生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但他知道我每周只工作一天,所以我可以堂堂正正每天去机场了。发广告传单时,就夹一张我们的真象光盘,发得好快,其余时间我就到国内来去的航班等着,查好时间,把真象资料发给他们。

王:我知道,有一天我们这儿人发资料,碰到一个人说,下飞机就接到我们的真象资料了,真是太好了。

洪:尤其是回国的班机,太重要了,如果那些出国回去的中国同胞在国外没有见过真象资料,就这样回去,也许他们再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想尽办法也要把资料送给他们。

王:911以后,机场管理很严,有什么麻烦吗?

洪:遇到任何麻烦都是讲真象的机会。机场保安、航空公司工作人员,现在都知道我们天天发真象资料,我甚至与一些负责的人也很熟。有一次几个人来晚了,飞机都快起飞了,我带着他们找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果然很快完成了登机手续,那几个人千恩万谢,说今天真遇到好人了。我想他们一上飞机读我们的真象资料就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

王:你每天时间怎样安排?

洪:我头一天晚上就把真象资料准备好,报纸、光盘、真相小册子,第二天骑十多分钟自行车去公共汽车站,在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上,我就听师父的讲法,去了之后,先发正念,然后换上衣服,还化化妆,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遇到等航班时,就算好时间炼功。往返大陆的航线,我们都有同修在发资料。有时我与同修也会碰在一起。需要时我们准备好午饭(或晚餐)盒子一起用餐,晚上回家后再学法,若有时回到家太晚,就在那天早晨起来学法。

王:讲一讲遇到的人和事。

洪:太多了,太多了。我来美国后,从来没有单独上过街,平时话也不多,也内向。开始我向人发报纸资料时,我会紧张得手发冷,所以,每天我们回家时,同修之间都会交流,刚开始,同修给我很多帮助,我是同修一步一步带出来的,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回家的路上交流。

讲真象是一把万能的钥匙,你就运用这把钥匙去开!开!开!(她做着反复开锁的动作)中领馆有个副领事,有几次来机场送人,我就过去讲真象,他刚开始态度很恶劣,还叫我滚,我不计较也不管他的态度,见一次讲一次。后来再碰到他,他一笑说:怎么又是你!我这次再讲,他的态度明显变了。讲真象时,如果没回答好,回家时交流,学习,下次就能回答好了。日积月累,再讲真象,不用想,该讲的都会出来。有时,碰到的人,故意用英文大声问问题,想让旁边的人都听到,我也用英文回答,我的英文不是很好,可是每当我需要时,对答入流,我还可以用英文给去中国的老外讲。

有一次一个人不要资料,我趁他弯下身子整理包的时间,继续讲,他后来起身时对我说,谢谢你!有的空姐不敢要资料,我对她们说,祝你们一路平安,法轮大法好!真的,不接真象资料的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祝他们一路平安,他们都能接受,你知道吗?你的善出来的时候,你自己是能感受到的。

有一次,我在早上十点多碰到一个女士,在大厅里晃来晃去的。我过去一问,她要晚上十点才能起飞,便对她说,看一看免费报纸吧,她说都看过了,太震撼了,没想到这么残酷。我一听,想给她更多的资料,可是那天发完了,我特别想给她动态网址小卡片,但我发完了,她是有能力上网的,她明白了可以带动一大片啊!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今天一定不偷懒,回家去取资料,一定!但心里又一想,万一我赶来她已进了候机室怎么办,不,不,我不管那么多,傍晚我做完事再上机场时,刚一上公车,有人叫我,一看正是那位女士。

她刚去过一个我建议她去的风景点,你看,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也有一次,想早点发完资料回家,可那天公车很不顺,差一点错过了末班车,我明白了,我有漏。师父真慈悲啊,我文化低,特别又是新学员,很多法当时学时不理解,但就去做,做,做,过程中师父讲的就明白了。特别是《北美巡回讲法》,好多当时都不明白,就知道讲真象重要,渐渐我明白了,我的使命就是在机场讲真象,久远年代就安排好了,不然的话为什么我家十几年来就在机场不远的地方买了房子。我发资料时,带上袖珍本《转法轮》,随时翻开书,念上有针对性的段落,把法打进被谎言蒙蔽的人脑子里,很多人眼见为实,看到了师父的原话根本不是宣传的那样,一下子就破除了那个壳。

王:真好,给他读着法讲真象,那你刚开始时,也会有不顺的时候,想过不干了吗?

洪:从来没有,绝对没有!看着这么多人被谎言蒙蔽毒害,心里真为他们急,为他们落泪,有一天我从家里出发,你知道越精进,你的状态就越好,讲真象就越有力量,我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与机场成为了一个整体,那一刻真是殊胜极了!作为大法弟子每时每刻都应该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有一天我在机场炼功打坐,有一个人整整看了我两个多小时,说,太美了,你的身后是蓝天白云,还有飞机,我拍了很多照片。

* * * * *

我们很快到了机场,随着她,我看了她主要讲真象的地方,吃饭、炼功的地方,机场很热闹,她讲真象就在人们接机(从国内飞来的)的地方开始了,矮矮的个子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用台湾女性那特有的甜美的声音。有一位男士,见到她,问:又来了,还好吗?秀莺继续和他讲,告诉他把真象转告他的朋友们,每讲一句,那个男士就恭恭敬敬答一句:是!后来我对那位男士说:我刚认识她,你比我认识她还早!他说:我每次回国或来接机都会碰到她。我说:你知道她是自愿来这儿的吗?他说:当然知道,所有的义工都很了不起,比在家喝茶水看电视的伟大多了。秀莺在机场还担当起义务翻译、咨询等等,她那发自心底的特别的微笑,让人很信任,很温暖,抓住一切有的机会对人讲真象,不论对方是什么心态,提什么问题,她都尽量去讲,讲,她说:尽量不让对方留下任何不正的念头。

王:你们已在机场三年多了,坚持不懈真是难能可贵啊。

洪:一切都是师父的法在起作用,上次亚特兰大法会,我真想去参加,但安排不过来,我留在了家里。晚上回到家很晚,那天集体学法也参加不了了,我真有点伤心,心想:难道我落下了?正想着,同修来电话,说师父在法会上讲了叫我们讲真象,你做得对!我一下流泪了,师父啊,师父,您无时不在关怀着我们,知道我们在想什么,那位同修从来不在法会期间打电话,可是就在那天那个时候挂过来了电话,鼓励我。

* * * * *

今天我打电话过去,一开口,秀莺就说:今天一队哈尔滨来的大陆人,那个领头的人不准大家接资料,我马上大声对他讲你无权决定别人的命运。于是我开始向他讲真象,他身边不时有队伍里的人走过来,也能听到真象,另一个同修帮助发正念,我打开《转法轮》一段一段地念给他,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无论他提什么问题,一定要先否定它,再告诉正的,告诉他真象,那个领头的男士说:你去国内发去,为什么在这里发?我说:国内的同修都在做,我在这里是“为你而来”,于是我就开始讲,渐渐旁边的一个女孩听明白了说:你真是为我们而来呀。分手时,那位男士在电扶梯上突然立正,郑重地给我行了一个军礼,我吓一跳。现在真是讲真象的时候啊。

王:你的家人有改变吗?

洪:婆婆有一天对我说,你怎么不把你的书也给女儿看一看,让她也处处想着一点别人。

王:真好,谢谢你。

(载自正见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