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安丘凌河镇恶警对我们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7日】
  • 山东安丘凌河镇恶警对我们的迫害

  • 安丘市凌河镇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 安丘市凌河镇不法官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 山东安丘凌河镇恶警对我们的迫害

    安丘市凌河镇部分不法人员自99年7.20以来,积极追随江××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本地大法弟子。在这近五年的时间里,有几十名大法修炼者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和经济上的损失。派出所所长韩德荣、恶警周健、魏××等人,伙同镇委政法书记李举祥、镇长王建成以及副镇长、村委及街道干部,动用警车,常常晚上非法闯入大法学员家中强行绑架大法弟子,给家人造成精神上的伤害,扰乱群众正常生活。经常将大法弟子拉到成人教育中心,一关就是几天,多者十几天,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说打就打。2001年冬天,将五名大法学员非法劳教,期间受尽酷刑。以我自己为例:

    我和妻子都修大法。99年7.20以来,我们村村干部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在全村办学习班,强迫我们参加。一次,我因在外劳动,没去学习班,村干部就加重迫害,指使派出所人员体罚我,逼我坐在地上不准动,把我的脸打出血。村干部孙希全是主犯。

    2000年正月十八我们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当地派出所恶警周健、魏××等人从我家中绑架到派出所,当晚体罚,被非法关押19天,期间政法书记李举祥在成人教育中心当众把我打倒在地。最后罚款2000元,放回。

    同年11月14日我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我在警车上打出横幅。中午我被带到潍坊驻京办事处,铐在暖气片上,遭到分局杨科长的毒打,脸被打破了,但我始终没有向邪恶低头。

    2001年12月12日上午9点左右,镇政法书记孙衍平、王主任、派出所小郑、周健、魏××等十几人,突然闯入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把我和妻子及年过七旬的老人非法绑架到派出所进行审讯。傍晚才将七旬老人放回家,把我和夫人非法关进拘留所,受尽折磨,腊月25那天,强行勒索4000元。期间的半月内,家中老人和孩子承受了精神上的折磨。

    2002年2月6日,我正在地里干活,派出所恶警魏××、朱××等人把我们骗到派出所,刚进门就强行送往安丘市610 洗脑班进行精神迫害,逼写悔过书等。

    在凌河镇大多数人遭受过象我这样迫害,非法关押、非法拘留、罚款、抄家,对待这样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这些邪恶之徒用尽了邪恶手段。

    自古善恶到头终有报。我们奉劝那些邪恶之徒停止作恶,否则等待你们的必将是天理的严惩。我们也忠告善良的人们,不要听信电视和报纸上的谎言,了解大法真象,为你们的生命负责,为你们的未来着想。


    安丘市凌河镇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是凌河镇镇凌河村农民,今年60多岁。因我妻子修炼法轮功而被牵连,无辜受到严重摧残迫害。我知道大法好,能祛病健身,教人做一个好人,我是自学的,受益无穷,但是邪恶就是坏,迫害这些好人和大法。

    农历2000年9月30日晚,凌河镇派出所所长韩德荣、副所长周健、恶警李开方、张××(不知名)、孙贤智等一伙歹徒乘坐警车,拿着电棍、手铐等闯进我家,凶神恶煞般吼叫“告诉你,叫你妻子必须到派出所转化。”我没理他们。第二天早上,我正在家里睡觉,被突如其来的恶警从炕上掀起来,叫我去开大门,原来他们是从门洞地下爬过来的。我说没有钥匙,孙贤智就转身出了房间,找了把斧子把锁砸开,开了大门,随后几个恶警强行把我拖上警车,街上站满了村民。我跟它们讲理,“你们抓我妻子,凭什么又抓我?!”他们不讲理,狠命地打我嘴巴。到派出所后,它们把我铐在床腿上。所长韩德荣拿根木棍一边骂我,一边打我的头顶、脚、胸膛等处,全身疼得就象火烧一样。然后把我铐到院内的树上,晚上韩德荣又对我施加压力,我不屈服。它们威胁送我去安丘看守所、罚款2000元,必须立即交上才放我回家,我说没有钱。

    从此,不法官吏几乎天天上门骚扰。


    安丘市凌河镇不法官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99年7.20,安丘市凌河镇政府、派出所部分不法官员积极执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对我们镇的法轮功修炼者大肆迫害。

    他们从下属单位抽调一批不法人员组成所谓的领导小组,直属镇委领导。该组成员横行乡里,无恶不作,对大法学员采用罚款、抄家、非法关押、拘留、劳教,更甚者明目张胆地抢劫。

    镇委领导小组、派出所的恶人把全镇所有法轮功学员抓到预定地点关闭起来,紧锁大门,命恶警站岗把守,到了晚上歹徒们强行逼迫每个大法学员必须写一份保证书,交纳500元现金,否则不准回家。一百多人被勒索罚款,从此,这成了恶人的发财之道,邪恶之徒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2000年镇委多次举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邪恶之徒都是在夜间12点左右绑架大法弟子,铐到洗脑班,先是勒索钱财,抢劫财物,如:彩电、录像机等。前政法书记李举祥歇斯底里地吼叫“每人必须交拿2000元,否则,不许回家!”近30名大法弟子遭到勒索。张逢福夫妇多次被拘捕,送洗脑班、拘留所、610进行迫害,罚款七千多元。

    2000年至2001年镇委政府的不法人员将王花香、王金祥、张逢福等七名大法弟子绑架到610办公室进行迫害,长达13天之多。刘芳堂、孙青青(女)、马洪祥等16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拘留所进行摧残,他们受尽了恶警们的体罚、毒打、痛骂。

    农历2001年2月初8,前派出所所长韩德荣、副所长周健在洗脑班将大法弟子吕洪信的年近70岁的母亲摔倒在地,用皮鞋使劲踢,使劲用脚跺,打耳光,用拳头把老人只打到不会动弹了才罢休,还是骂不绝口。更邪恶的是,镇委领导小组的这伙邪恶之徒播放黄色录像强迫大法弟子看,江××执政下的政府官员都变成了流氓。

    2000年镇委政府将吕洪信等五名大法弟子捆在车上,拉着游街示众,妄图以此来威胁其他大法弟子。

    2000年镇委政府几个歹徒将大法学员孙业峰、魏国庆、孙国明、孙业治、吕洪信送进昌乐劳教所劳教三年。这些学员遭受了皮带、电棍等灭绝人性的毒打(恶警称之为过三关,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孙业峰被劳教后,剩下两个生活无所依靠的孩子,大的16岁,小的15岁,两人被迫失学。到了晚上姐弟二人栖息在离村子两公里多的河滩树林之中的小屋子里过夜,仅仅因为父亲要做好人,就造成骨肉分离的痛苦。

    凌河镇的父老乡亲们,我们就是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普通老百姓。大法教我们的就是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难道做好人还有错吗?电视、报纸充斥着谎言和诬蔑,为的是对付这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自古就是邪不压正。现在,大法已经弘传全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各国和政府的褒奖一千多个。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已经成立,对那些邪恶之徒来说,有的已经遭到恶报,不知悔改的,报应也不远了。

    在此,正告那些参与迫害大法不员的不法人员:赶紧悬崖勒马,停止作恶,善待法轮功学员,挽回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