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南昌市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3月7日】1999年12月19日我去北京上访,在南昌火车站候车室被厂保卫处人员强行带回本单位,第二天送进当地派出所关押,关押至第三天左右,有两名自称是南昌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干警把我带进审讯室进行无理提审。他们拿出三份材料后对我说,有三名女性指证是我让她们三人去北京上访的,强迫我告诉他们是谁通知我去北京上访的。这两名公安干警每向我提出一个问题后得不到答复便开始对我拳打脚踢。打我的公安干警个子很矮,身高1米67左右。

回到牢房后,犯人们问了我提审的经过后都非常敬佩我的坚强不屈。以后我经常和同牢房的犯人谈法轮大法洪传前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有一位犯人告诉我:“我知道报纸上说法轮功的事是假的,前段时间和我在一起的一位朋友是做小偷的,他从八楼偷东西时失手摔下来摔死了,报纸上却说他是练法轮功后自杀从八楼跳下来的”。每天犯人都来问我:“法轮功,你今天炼了功吗?”听犯人一说我马上坐下炼功,15天后,释放我时,犯人们对我说:“你是有信仰的,法轮功,出去后我们交个朋友。”

2000年4月25日我和姐姐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和平请愿,被公安强行抓上警车,以后被带回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关押。5月25日被送进南昌市精神病院(姐姐被送进江西省精神病院)。一进医院,精神病院的医生让四、五个精神病人把我强行按住打针,每天因药物反应,使我很难入睡,每天在病房里走十六个小时左右,天天和精神病人在一起。我经常担心在这种环境下自己会变成疯子,我的精神有些承受不住了。医生说:“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是病,就要治疗”(在江氏集团的邪恶谎言的毒害下,有些医生根本就丧失了医生的职业道德,在做着伤天害理,助纣为虐的坏事)。另一个外地来的有些良知的医生对我妈说:“精神信仰,靠打针吃药来改变太可笑了。”

2000年11月中旬我因和几个功友在北京租民房散真相资料被便衣发现,再次被带回当地派出所关押15天。2000年12月20日左右我和功友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法轮大法好”,被送回南昌市第二看守所关押,2001年2月9日,送南昌市劳教所,在刚进劳教所那段日子,劳教所的干警利用犯人向法轮功修炼者下手,如:功友赵金发(66年出生、男,南昌县尤口乡农民),被他房间的犯人杨希昌(外号杨崽,75年出生,原南昌钢铁厂工人,现住南钢运输部家属房),每天晚上关在房间里拳打脚踢,王昕:(73年出生,男,因绝食抗争,被迫害致死)被杨希昌、徐爱标残酷迫害,徐爱标单脚踩住王昕的大腿死命用力踩,杨希昌和其他三、四个犯人分别抱住王昕的身体、脚,用力抓王昕双手,另一名犯人端住一碗水强行给王昕灌,被王昕严词拒绝,朱世真(男,50年生,南昌县黄马乡南安村后房村小组农民)因绝食抗议被其房间犯人徐爱标残酷折磨,每天晚上双手铐住不让出房门,被犯人徐爱标折磨的失声痛哭。我则是被限制自由,他们不让我出门,也不让犯人出门,说如果我不转化(不放弃信仰),大家都不准上厕所。恶警强迫犯人对我下手,我经常挨打,打我的下身,打我的耳光,打我的头,强迫做重体力劳动。在最初那段日子,我经常想念家中亲人,但最终我还是走过那段难忍的日子。以后的日子,环境通过我和功友们不断抗争,我们的书信犯人们帮助我们寄出,犯人们还经常主动拿自己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把外面发生的事告诉我们,许多犯人在大法修炼者的影响下不愿意打人。有些犯人开始主动向我们了解法轮功的真相,甚至帮我们藏经文,传纸条。

2003年4月25日早上我开始绝食抗争,80多天后我被送进南昌市新建县长征医院(监狱医院),那是我的身体非常的虚弱,就在我被释放回家的前一天晚上,医院的医生找我的脉都已很困难,血压也非常低。

从开始绝食,到我离开医院到回到家中,共97天。

原南昌市劳教所关押法轮功修炼者干警名单:
中队长:袁忠福 已下岗
指导员:孙如正 已退休
副中队长:聂志冈 现已提升中队长,主管法轮功中队,公开支持犯人对法轮功修炼者施暴。
陈志强:普通干警 现得病
吴凯: 普通干警 经常骂大法弟子
现关押法轮功修炼者干警名单:
中队长:聂志冈 70年出生,公开支持犯人对修炼者施暴
副中队长:郭纪征 77年出生,公开辱骂、威胁大法修炼者
刘副中队长:70年3月22日生
普通干警:陶武宁 71年出生, 南昌县唐南人,公开辱骂、威胁大法修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