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起我被沂南县恶徒逼疯大半年前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3月7日】我叫刘延梅,女,41岁,家住山东省沂南县大王庄乡大沟村。

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患有心脏病、肺病,而且病情已经恶化,是法轮大法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在半年内身体恢复健康,而且学大法令我的思想也变得善良。

江泽民非法迫害大法后,为了让人民从我的亲身经历了解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我于2000年春进京上访,后被非法关押、罚款。在北京我被铐在特造的铁椅上长达48小时。后又被转移关押山东省沂南县看守所,在途中他们将我的手铐在车架上,由于手被定位,身体斜吊着,不能完全着地,这种痛苦在明白状态下,根本无法入睡,我却昏睡过去一直到天亮。

被非法关入监狱后,我又遭到恶警刘之杰(沂南县看守所)残酷折磨,他强逼我人站在监室内,手伸出监室门外(监室大铁门上边特制一个小型铁窗),将我的双手从铁窗中间分开,然后用力一拉,再用手铐将手铐在一起,铐紧后死命地向外拉,我在监室内不由自主地被拉的头直碰铁门。但这恶警毫无人性,猛用力拉我,我的头也不知碰了多少次大铁门,碰的我天动地转,头昏脑胀,这时恶警刘之杰才算完。我的手腕皮也剥了,手铐铁牙都咬到肉里去了,疼的我全身颤抖,恶警见我咬着牙强忍着不吭声,就骂我,再拉手铐鲜血就更往地下流了,于是便脱下皮鞋,凶狠地往我手背上打……天哪!再往下我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那份痛苦了,我当时是满身血泪。

这些难过的伤痛别说了,一提我的心就痛,后我被又转移到大王庄乡政府洗脑班,那里的残酷迫害更是“别具一格”,长期迫害其残忍的手段别提了,写我也写不清,因为那时(2000年春)我被逼疯了,只能靠别的同修人写了,同受迫害的不光我。我疯了大半年时间才发现头上有天,有太阳,一年后才慢慢恢复记忆。

由于长期三番五次地被非法关押,入狱、洗脑、酷刑折磨和奴役劳动,劳教所里没黑没白地长期超负荷的劳动,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根本不给休息时间,我的身体被折磨的极度虚弱,身体很差。我被非法劳教时检查身体很好,劳教前也很健康,可是自从劳教所把我提前放回家后,几乎天天身体不适,我是从山东济南武警总队医院经查体后,他们看着不行了,怕担责任才快放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