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临泉县迫害事实:敲诈、勒索、游街示众、暴力灌食


【明慧网2004年3月8日】99年7.20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在全国范围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为了证实大法,临泉县许多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因去北京上访而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被抓回临泉县后,几乎人人都受到610恐怖组织、县公安局的不法人员的迫害。有的被非法长期关押,有的被罚以巨款,有的,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强行洗脑。

临泉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王义民等不法人员,跟土匪没啥两样。每次到北京带人回临泉时,王义民都会命人强行把大法学员的衣服扒光搜查钱财,王颖和另外三名大法弟子的7000元现金就是这样被他强行收走的,王义民等恶人把钱私分至今不还。王颖等四人被用手铐铐回临泉后,又被送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6个月。

临泉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刚、王义民等不法恶人,在2000年7月,曾敲诈、勒索王颖的家人现金19000元,才放她回家。

临泉县610头子张连海、公安局副局长刘刚等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非常心狠手辣,经常指使手下的恶警用各种刑罚迫害大法弟子。没有任何理由就可以随意地抓人、打人、关人。经常把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秘密提出去,非法刑讯逼供。

在2001年3月19日至20日,张连海、刘刚等不法人员,曾经在公安局后院就对王颍严刑逼供、连续体罚坐老虎凳长达36小时,不让她睡觉、不让闭眼,三班人马轮番折磨她,逼她背叛大法、背叛师父。在看守所里恶警对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采用了各种惨无人道的刑罚迫害。比如野蛮灌食酷刑,长期戴脚镣、手铐,关铁笼子,注射不明药物,打橡皮警棍等等。

2002年10月的一天,临泉县看守所所长吴广杰领着一帮人强行把王颍按倒在地戴脚镣,吴一手揪住她的头发、一手扭住她的胳膊、一只脚踩在她的大腿上(大腿被他踩的青紫淤血)、姓魏的恶警双手把她的右胳膊往后一拧(右胳膊被拧的青紫淤血、又红又肿),临泉县驻看守所监管科科长李文举掀起她的两腿把她按在地上,他两腿挤压在王颖的双腿上不让她动。另外两个男人粗暴的给她戴上脚镣,20天后才卸掉。

11月的一天,吴又命人给王颖穿犯人穿的黄马甲,王颖说:我没有犯罪我不穿。就扑上去几个男人把她按倒强行给穿上,怕她脱掉就又给她戴上背铐,因为生活不能自理,王颖就绝食抗议。三天后刘刚、吴广杰和其他恶警把她五花大绑,脖子挂上“×教犯”的牌子与死刑犯一道开公审大会、游街示众。当时王颖已绝食几天,加上他们长期的折磨,她身体极度虚弱,两眼发黑站立不稳。恶人们就让几个人轮流架着她,一直到大会结束,非法判王颖三年刑期。回到看守所,吴广杰一伙对她进行了野蛮灌食酷刑折磨。几个管教、几个男犯人把她拖出去后,几个人按着她的胳膊、几个人按着她的腿、有个人捏着她的鼻子板住她的头,看守所的恶警周庆友拿两把一尺多长的大板手,别开她的嘴,直插到喉咙,一边捣着一边骂着一边灌饭。王颖痛苦万分拼命地挣扎。大把的头发被扯掉,口腔、舌头被捣破,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还有两个同修和王颖一样,也被恶警施以野蛮灌食酷刑的折磨。那尖利、刺耳的惨叫声听了让人毛骨悚然、非常恐怖。大法弟子范文芳有几次被灌的当场就昏死过去,大小便失禁。然而,恶人们却在狞笑。

2002年11月16日早晨,吴广杰看见王颖和另外两个同修炼功,就手拿着橡皮警棍打开监室的门,朝着她们三人身上一顿猛打,王颖的左臀部一直到膝盖象紫茄子一样,大片肿块大片淤血。即使这样吴广杰还逼迫她干活。有一次上级来人检查,王颖因伤痛不能干活只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脱掉裤子说明情况。过后吴广杰害怕自己的残暴行为暴露,就假惺惺地叫人给她打针、带她洗澡。恶人还长期不许大法弟子与家人见面,非法扣押家人送来买卫生纸、牙膏等日用品的生活费。逼的大法弟子不得不用衣服、裤子在监室换日用品用。

在2003年的上半年的一天,王颖因为拒绝穿黄马甲、坚持炼功,吴广杰就又叫人强行给他她上脚镣,但她照样炼功他们就又给她戴上手铐,为此王颖绝食几天后手铐才打开,脚镣戴了三个多月。

临泉县看守所的黑暗残暴是外人不知道的,我亲眼看见许多大法学员遭受非人的折磨。有一个60多岁的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为抗议非法的迫害绝食,看守所的恶警杨海把她的牙齿撬掉咽在肚子里,有一次恶人把60多岁的老人关在铁笼子一整天。

临泉看守所所长吴广杰在县610头子张连海、公安局副局长刘刚等不法人员指使下,助纣为虐,长期残酷迫害追求“真善忍”的善良人们。他曾经对同事毫不掩饰的说:局头刘刚说了,“法轮功学员打死没事……”

在全国各级610、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所发生的对大法弟子的惨无人道的迫害,都是执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所造成的。江××及其帮凶为什么对散发传单、光盘等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判以重刑迫害?就是害怕它们利用电视、报纸等宣传媒体所编造的谎言被大法弟子揭穿,害怕被人们看清它们的虚伪与残暴、邪恶与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