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滦南县电视台栽赃诬陷 不法官吏逞凶行恶


【明慧网2004年3月8日】

一、唐山市滦南县电视台欲造假构陷法轮功

河北省滦南县川林乡后店村一村民,叫郑翠莲,练其它气功给人治病。1999年她将一女子治病治死,被关押在滦南县看守所。

唐山市电视台得知此事,赶到滦南县看守所,找到郑翠莲,让其说是练“法轮功”治死了人,然后录上像,公开播放,条件是给郑减刑两年,郑翠莲听说能减刑,就昧着良心说了,回监室等候消息,左等右等,最后判决书下来了,不但非为其未减刑,反而加刑三年,郑翠莲气得大骂不停,同室正好有一名法轮功学员,闻知此事,向其讲明大法好,她帮助造谣媒体陷害大法对她自己很不好,告知其善恶必报的道理,加刑三年是陷害法轮功应得的报应。江氏流氓集团视人民的生命如草芥,惯用谎言和欺骗来利诱人民,其实最终受毒害的还是人民,最主要的是他们的一整套的政治上镇压、经济上打垮的政策下,泯灭的是人的良知。郑翠莲幡然醒悟,决心弃恶从善,做个好人。

二、河北省滦南县610办公室、公安局的恶行

滦南县610办公室伙同政法委、公安局打着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的幌子,其实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年都对炼法轮功的学员进行清查,并多次办班,只要说大法好的,就抓到洗脑班,由派出所、公安局、政法委、和当地乡镇政府工作人员把守看管,不让回家,不让见家属,只要不揭批“法轮功”,不污蔑大法,就不让回家,直到让你昧着良心说假话。他们的用意是让人泯灭良知,毁灭人类的道德,如果到期不转化,就被关押到看守所,再不转化,就送到劳教所。

越是年节越抓人,越是年节越办班,说是怕上北京,难道北京就这么怕人民群众去吗?1999年9月给10多名法轮功学员办班,对不转化的学员就扣工资,雇人看押。有一天,公安局副局长王会岭、政法委书记周作福带领其手下人员伙同610办公室主任陈瑞山及奔城镇保险公司等单位的人员到洗脑班,他们先是假惺惺的放学员回家,可是到第二天(正式八月十五)上午,大家正在上班,突然通知不让回家,说有事,学员们就在单位等着,直到下午两点,在奔城镇、上坡子乡、保险公司和和滦南综合高中等单位分别来了大队人马,当众公开抓捕了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在邪恶头子王会岭、陈瑞山等的狠毒教唆下,其手下把学员踢倒在地,强行用绳索把学员五花大绑,然后把学员扔到车上,游街示众,单位人员看到无辜同事被邪恶这样虐待,都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在光天化日之下竟这样肆意抓修心向善的好人,真是天理难容啊!

当时,正是八月十五,同事们正在分月饼、分鱼欢庆佳节,而这些法轮功学员却无缘无故被当众抓捕,直接押入滦南拘留所,学员张晓英、刘素军不服,要求上诉,公安局副局长王会岭暴跳起来,大叫“不准上诉,我就是兜里掏法律,我说了算。”她俩不信没处说理去,就准备上县政府讨个公道,还没等跑出大门却被拘留所恶警抓住,王会岭等人又将他俩铐到树上,冻了一夜,第二天,靳淑敏、王会岭等恶警们迫害张晓英,将其拖进院子,脚后跟和后腰处被拖磨掉了肉皮,血水和衣服沾在了一起,当时有一名大法弟子因喊“不要这样对待好人”却被恶警把双手反扣在大柱子上长达八个小时,双手红肿。

三。滦南县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靳淑敏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最邪恶之人,他为人阴险狡诈,以引诱、欺骗、恐吓、肉体折磨、精神摧残、滥用刑罚、目无天理、执法犯法、用各种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使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上当受骗。

在政保科办公室公然折磨大法弟子石中志,浸水的麻绳系上疙瘩,靳淑敏指示司机小赵从后背上抽打,前面有恶警贺希洪用拳头打,再让其长时间抱头蹲着,后脚跟不许沾地,否则便大打出手,不让睡觉,白天打扫厕所扫地等。

大法弟子夏晓颖冬天不让穿鞋袜,光着脚在办公室地板上站着,作“飞机式”、“骑摩托”还得学出声音来,折磨完了在把双手铐在椅背上,不许睡觉吃饭。

在拘留所里,恶警靳淑敏一句话就把大法弟子张莲芝双手反铐在木桩上长达八个多小时,双手红肿得厉害。

靳淑敏为了完成上司的指令,骗取领导的好感,凭空捏造事实,非法把大法弟子任新芹、刘素军、张莲芝绑架到滦南县看守所,三人质问为什么抓人?靳淑敏说“是上头让抓的领导定的”。三人不服,以绝食抗争,要求见县领导,县领导并不知此事,结果靳淑敏和领导汇报说是因为印刷传单、传递经文才抓人。(根本没有此事,是靳淑敏自己编造的)

因为大法弟子们对法都很坚定,所以上边一有任务——抓人指标,先拿坚定的弟子开刀,三人在看守所以绝食要求见县领导,把靳淑敏的恶行引诱、欺骗等行为都一一揭露出来曝光。

县领导定好了放人,靳淑敏利用权力之便长期扣押,向大法弟子家属索取钱财不下几万元,全县大法弟子遭受非法罚款几十万元,靳淑敏在滦南县迫害大法弟子一手遮天。

在2001年1月,靳淑敏指挥把二十几名大法弟子分别绑架到各乡镇派出所,连夜审讯,他授令只要打不死,留不下残疾,用什么方法折磨都可以,二十几名大法弟子遭到各种酷刑

法轮功学员任新芹在司各庄镇派出所,被折磨吊绑用胶棒打、绳子雷、警棍打折了,被折磨的臀部、大腿没有皮肤色,全是黑色的。又被送到扒港镇折磨一天一夜。

姜丽珠在绝食期间,身体瘦弱,一个姓高的邪恶官员指挥折磨,用湿麻绳捆绑,直至昏死过去。

韩玉青被打的全身浮肿、皮肤变黑、双脚肿的不能站立。

杨仲春被吊在树林之中打了一天一夜,公安副局长王会岭还说“打死你就埋在这,谁也不知道,我们有上边作主。”公安局王会岭、靳淑敏等恶警们疯狂到了极点,二十几名大法弟子都一一受到如此的折磨,就不一一列举了。最后恶警靳淑敏、王凤国等把11名大法弟子非法送入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并在公捕大会上全部录像,在2001年春节夜,连续播放了三个晚上,使所有的家属、亲人、朋友深受伤害,揪心地痛苦。在江氏“打死算自杀”的命令下,滦南恶警靳淑敏、王会岭等对外层层封锁消息,对内又动用酷刑,用人民的血汗钱来镇压人民,毁灭人性良知,他们对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到头终有报。如不悬崖勒马,改过自新,为自己生命的永远、子女、家属留一条后路,你们一定会受到天理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