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坑劳教所非人暴行:皮肉电焦 杀绳昏死


【明慧网2004年3月8日】法轮功学员被关到劳教所的第一步是进行所谓的“罪错登记”。法轮功学员要被迫在登记表上填写“×教”两个字,大法弟子拒绝填写这两个字,就要惨遭一场暴风骤雨般毒打,有许多人被打的自己不能走路了,要两个刑事犯架着才能去饭厅吃饭。打得最厉害的甚至被活活打死。

遵化市大法弟子孟金城就被活活打死了。劳教所还披着虚假‘文明’的面纱,如警察不许打骂、体罚,所以警察一般不直接打人,而是指使刑事犯打人。不许警察打人,打死人就更不能叫打死人了,所以对外要说是‘病死’的。孟金城被打死前确实送医院过,医疗费花了两万元左右。这部分医疗费不好报销,据说是全劳教所的全体警察均摊了。不明真相的警察对这笔开支非常不满,说:“病到这种程度的人劳教所也不应该收啊!”孟金城被打死后,他的家人只是隔着窗户看了看尸体,尸体并没有交给其家人,说是要尸体的话要出两万元钱医疗费,孟金城的家人哪能拿两万元钱来赎尸体?所以劳教所就把尸体匆匆火化了。

刚到劳教所的人不知底细,被打时就喊“打人啦,打人啦……”他哪里知道喊也没用,是警察指使的。一个叫黄永新的打手说:“打×××时,他还喊呢,王玉林队长那时就在窗户外面看着呢,根本就不管。”

第二步是坐班。坐班就是坐小板凳。板凳高约五寸,木制的。坐班有严格的必须遵守的坐班姿式;头正颈直,目视前方;双手背后,两臂后张;十指交叉,手心朝上,小腿垂直,不准乱晃;脚与肩宽,形若木桩;静坐反思,坐姿不忘。这种坐班是非常残酷的,一般坐十几分钟,屁股就痛得受不了了,可是到了劳教所的被劳教的人员都要坐班,特别是不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要天天坐。从早晨5点起床,放大便或小便一次,同样与洗漱同时进行,时间总共不到20分钟。上午和下午各放小便一次,各放水一次,早晨、中午、晚上吃饭时间总共不到一小时,总体算来,一天坐班时间长达15个小时。很快就有人屁股上坐出了疙瘩,然后又坐破了,坐出了血。严重的屁股都坐烂了,化了脓。这种坐班苦不仅体现在屁股上,由于长时间双手背后,还造成胸骨起浮运动受阻,呼吸紧张,必须做深呼吸才能坚持。再有每天早晚饭分别限定一个馒头,菜中又没有多少油,上午和下午放水定额总量为三两。使坐班的人身体急速衰弱。有人坚持不住违心地“转化了”,写了“四书”。这是肉体上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摧残,坐班的同时还要播放造谣毁谤大法的光盘录像,音量强烈刺耳。

对于那些能承受坐班之苦的法轮功学员,恶警还有更残忍的手段——“攻坚组”。邪恶的攻坚组手段很多,有电棒、杀绳、罚站马步、绷床等。有人被电棒电得皮肉烧焦,留下很多伤痕。杀绳也很厉害,有人被杀几绳后汗水湿透衣背,有人被杀昏死过去了。站马步时间长了谁能受得了,受不了就会升级。最残忍的是绷床。人被绷在单人铁床上,脸朝上,双手做投降状,用手铐铐在两个床角上,两腿叉开,用细绳拴在另外两个床角上,时间长了血脉不通,很难受。中途会有人给“拿麻”。拿麻就是用手用力抓手臂上的肌肉,或用脚踩搓,或用脚使劲踢踹腿上肌肉。被绷床的人下床后,已经不能走路了,肌肉被踩踹受伤了。另外被“攻坚组”折磨的人睡觉时间很短,每天要11点以后才让睡觉,起床也是5点起床。总而言之,这个劳教所就是害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