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清醒地认识到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明慧网2004年3月8日】北方8月的天气并不太热,而我却感到异常窒闷。独自一人坐在公园里看《转法轮》,想起连续三个月内几个大法真相资料点被破坏了,功友也被恶人绑架了,受着酷刑折磨。为了救度众生所用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及设备都损失了。昔日相处与共的同修都落入魔窟,现在只剩下我一人了。在这几个资料点遭破坏之前,我都有点预感,与当事的同修说时大家都不在意,当时我也不确定是自己有怕心还是真要有危险发生。我很痛心没有保护好同修,损失太大了!而现在身边的功友各种各样复杂的心态都有,有的有怕心不敢收留我住,有的怀疑我,本来孤独的我越发感到寂寞。我想起师父在《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讲的:“难耐的寂寞是人最大的一个危险,也是修炼中最大的一个难”。

我收回自己的思绪,继续看书。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脚步声,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不太整洁的老人站在我面前,正看着我。
我问他:“你坐吗?”他点点头。
老人坐在我旁边自言自语道:“我94岁了,眼睛花了,耳朵也不好使了,哎呀,浑身哪都疼啊。”我明白这是让我讲真相呢。
我对他说:“我原来就腿痛,我炼法轮功炼好了。”
由于老人耳朵背,无法听全我讲的话,我只好拿出随身带的大白纸给他写。老人问:“你在给我开药方呢?”我明白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救度他。
我在纸上写:“我炼法轮功炼好的。”老人把纸几乎贴在了自己的眼睛上,痛苦地对我说:“我看不见呀!”

这下我可急了,我对着他的耳朵喊他听不清,让他看还看不见。我心里请求师父给我点智慧,让我好救度他。我发正念,我知道我有怕心,对他喊的时候怕周围的人听到。我纯净自己的心态后,智慧也来了。我拿起笔,在一张纸上写了两个又粗又大的字“法、轮”。
老人看了看念到:“法,另一个我不认识了。”
我对着他大声喊:“轮!”
他仍旧听不见,我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我用了很大的力气喊道:“轮!”
这一声叫喊把我的怕心也喊没了,我不再害怕了。老人也听到了,他随着我念道:“轮”。
我在另一张白纸上写了“大法好”三个字。老人一个字一个字跟着我念下来了。我对老人说:“不用吃药,天天念就行了。”
老人说:“不用吃药呀,那我天天念。”
老人拿着两张纸一本正经念着:“法——轮——大——法——好”。

那一刻我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我更加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神圣使命。
过一会儿,老人说:“我走了。”

老人到矮松底下解手去了。我继续看书。过了片刻,老人慢慢挪动着脚步又来了,老人使劲睁着他那双苍老的大眼睛吃惊地看着我说:“你呀,你不是人!你是神!你是活佛!你给我的是真言!我这几天感到肚子难受,现在……”老人欲言又止,用手摸着肚子。看到他不再“哎呀、哎呀”地叫了,我知道他是舒服了。

看到老人裤脚上沾着粪便,我拿起手纸帮他擦,老人感动地说:“现在象你这样的孩子少呀、少呀。你呀,你不是一般的人哪,你是上天派来现在在人间哪,你看天,天再高也没有太阳高,你给我的是真言哪,这是真言哪。”
沉寂了一会儿,老人感慨地说:“咱爷俩这是缘分哪,这是缘分哪。我该回家了。”老人起身走了。

这是在我心境最差的时候遇到的事情。我知道这是师父用这件事在点化我,不要怕眼前的困难,其实它什么也不是。在后来证实法的路上虽也是困难重重,但无论怎样艰难,我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是重大的,师尊给予我们的是我们用生命的永远都无以回报的!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宇宙中至高无上的荣耀!每当与功友谈及此事,功友鼓励我把这事写出来,让我们在这珍贵的时间里更加努力地去救度更多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