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通辽市田福金一家六口遭受迫害详细情况


【明慧网2004年3月8日】内蒙古通辽市田福金一家因修炼法轮大法,成了当地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的重点对象。一家六口均遭多次非法关押、劳教。田妻刘秀荣针对恶警邵军在此过程中勒索钱财、寻机报复一事,提请上诉。近日,大女儿田芳在看望被非法关押的三妹和父亲时,仅因探亲而再次入狱,现被关押在通辽河西看守所。

老田一家人的简单概况

明慧网2004年1月11日曾登过关于田福金一家人遭受迫害的简短报道,实际上老田一家人四年来所受到的迫害,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大女儿田芳因坚持修炼,被绑架到洗脑班1次,被非法关押4次,2000年送劳教2年,因体检不合格,当时保外。最近因去呼市监狱看望三妹田苗,又被劫持,现送回通辽河西看守所迫害。因警察多次进家骚扰,再加上婆家人受江氏谎言毒害,不敢让她回家,只能长期住在娘家(田福金家);

二女儿田心,被非法关押2次,送劳教2年,提前释放。领着一个不满8岁的小男孩郭思源,住在娘家(田福金家)。在孩子不满三周岁的时候,田心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关押35天,造成母子分离。

三女儿田苗,被送洗脑班1次,关押4次,现被非法判刑6年,送往保安沼后,又转至呼市女监。在关押期间受尽酷刑:脚镣、上绳等,目前田苗在呼市女监处境更加艰难,因她坚定修炼,遭受电棍、灌食、吊铐等酷刑折磨;

大法弟子田福金现被非法关押在五原劳教所;

田福金的小儿子、大法弟子田双江被判刑三年,现被关押在通辽市监狱,遭受重体力劳动的迫害,持续至今。

妻子刘秀荣,被非法关押二次,送劳教二年后,才释放回家。

刘秀荣控告恶警邵军

2000年12月份,610警察邵军借抄家之机,抄走4300元现金,后经田家人反复追要,才还回来;2002年4月份,邵军再次恶习复发,用威胁和欺骗的手段获取一张牡丹卡的密码后,再次敲诈田福金1000元钱。田福金的妻子刘秀荣依法进行投诉,恶警邵军怀恨在心,一直想挟私报复。直至2003年田福金到图牧吉劳教所看望三女儿田苗(后转至呼市女监)时,因身上带有师父的经文,再次被抓,在通辽河西看守所关押半年后,再次送劳教。

以恶警邵军为首的不法人员,无中生有、构陷事实,对非法劳教田福金一事起到了决定性的坏作用。虽然允许家属“复议”,只是走走形式而已。现在田福金被非法关押在五原劳教所。但是田福金的妻子刘秀荣没有放下法律上诉权利,针对邵军勒索钱财、寻机报复一事提请上诉。

大女儿田芳近日再次被抓

田芳是2004年2月24日晚5点多从通辽去呼市,25日夜10-11点到呼市,正常情况下,田芳2月26日人应在呼市。

2月25日上午9时,声称是通辽科区纪检委主任王××和原永清派出所警察赵基成以核实控告书为名,来到老田家,却神色异常,口中支吾应付,问田芳是否在家住。2月26日上午,永清派出所的耿爽、才兴刚,居委会的李凤芳将田心叫到居委会,一会说田芳在呼市被抓,一会又说也许电话有误。而邵军说:“田芳去看妹妹没让见,到五原才让见,而后从包头坐车去北京。”又说:“26日3点通辽警察接到北京电话让接人。”而呼市距五原需坐车8-9个小时,2月26日田芳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北京。田芳很可能在途中就被劫持了。现田芳已被送回通辽河西看守所非法关押。

28日晚,恶警们迫不及待地开始抄家。

近日抄家经过

2月28日晚上9点多钟,公安分局局长、永清派出所所长、居委会主任伙同邵军、610警察王波等二十几个人,以纪检委为名,使劲砸门,说是要核实情况。田心拒绝开门,说:“我们已经睡下了,明天再说吧!”他们说:“不行!必须今天!”砸门声越来越大。
正在僵持之间,这时只听见“哗啦”一声,母女俩人应声上楼,只见七楼(阁楼)窗玻璃已被砸碎,610恶警包吉日木图首先破窗而入,紧接着又跳进永清派出所的耿爽、白晶等人。他们打开房门,邵军等一大伙人就闯进屋里,拿出一张纸,说是宣读搜查证,说:“田芳进京了,要对她的住所进行搜查。”紧接着他们二话没说,二十几个人一起动手,翻箱倒柜,砸开壁柜,对家中物品破坏性地进行搜查,恨不能将地板块也撬起来看一看。

他们把田心的私人小箱子也翻出来,在公安分局局长的命令下,永清派出所的白晶用镙丝刀子撬开。打开一看,只拿到一份田双江(田家小儿子,现仍然被非法关押在通辽第一监狱)被迫害的事实经过,以及一本电话号码本。

刘秀荣仍然平和地跟他们讲着法轮功的真相,并对邵军说:“虽然我控告你,但我对你没有怨恨,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在救你,不是害你,目的是为了让你少做坏事。”邵军一声不吭,二十几个人也都不吭声。

他们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认为可当作“证据”的刻字板,就兴奋起来:“照相照相,快点照相,拿颜色来!”他们东拼西凑地开始组织场景,进行拍照。包吉日木图对抄家这件事特别“在行”,而且破坏性极大。他打破了两屋的壁柜,又砸坏了地下室的门锁、门鼻子,当时他手中还拿着地下室的钥匙,却令人费解地砸开了地下室的门,似乎不这样,就算不上抄家。他们翻得乱七八糟,连邻居家的也没有放过,气得邻居大骂他们是土匪。他们富有想象力的是:将一棉门帘子当作“被子”,摆在地面上,然后摆上枕头,伪造一出有人居住过的样子,并照了相,同时拿走了两双鞋:一双田心的鞋,一双仍然在五原劳教所关押的田福金的球鞋,还有一张98年电脑报上彩页上面有笔记本电脑的宣传片,不知他们又要伪造什么。后来他们又随便找到一个小刷子,权当此次抄家成果,然后又呼呼拉拉地走了,只留下一片狼藉。

田福金被恶警毒打得白衬衫变成血红衫

田福金,男,今年54岁,原通辽市皮件厂技术科长,副厂长,中共党员,知道他的人都说他老实、忠厚,是难得的大好人。95年,他停薪留职在露天市场做生意、卖皮货,生意非常好。96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22日去长春为法轮功上访,回来后被非法拘留了48小时。99年12月23日再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捕,送回本地非法关押了二个多月后,被判了三年劳教。2000年由通辽劳教所转到图牧吉劳教田男队,2001年5月转到五原劳教所。初到五原,正值恶警开诋毁法轮功的大会,田福金站出来证实大法,被几个人抬出会场,用了五个电棍一起电击打他的身体各个部位,最后直至电棍没电,又再次充电,一直电击田福金长达3个小时之多。他的白衬衫已变成血红色(恶警为了销毁证据,此血衣已被恶警抢走)。后恶警继续对他拳打脚踢后再继续使用电棍,田福金被打得面目皆非,最后将田福金单独关到一个小号里。

田福金2001年底被释放。2003年7月因去保安沼看望三女儿田苗,身上带有师父经文又被扣押,在通辽河西看守所关押了已近半年。以邵军一伙的610警察伪造证据,田福金又被非法劳教3年。家人提请“复议”,田福金一案现悬而未解。

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田双江仍然被关在监狱里

田双江是大法弟子田福金的小儿子,今年25岁,被非法关押2次,判刑3年,现关在通辽市监狱。 田双江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通辽五中毕业后,99年考入呼市财政税务学校,其间作为学生代表在开学典礼上发言,在学校一直受到师生的好评。

田双江,96年得法,99年12月24日时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捕,送回本地通辽看守所关押35天。在看守所期间,受到恶警刘赫艳的摧残,(现此人已调走)。田双江被踢破小腿,关进糊涂号(糊涂号是惩罚犯人的监舍,在那里一天只能吃两次用水冲泡的玉米面糊,冲出来的面糊据说连看守所的猪都不吃。)7天后才被放出来,人已瘦得皮包骨。

2000年3月返校,2001年5月毕业回家,当时家已支离破碎,他自谋职业,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却被永清派出所的某些恶警使用不光彩的手段,让其丢掉了工作。

2002年3月5日,恶警劫持了其三姐田苗,并抢走了家门的钥匙。两个姐姐被抓走了,他有幸走脱,一个月后,在科左中旗保康网吧上网看明慧网时被恶人举报而被捕。在通辽政保大队遭到刑讯逼供。恶警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给他“上绳”。他被关时河西看守所后,因拒穿号衣,而被几个人拳打脚踢强行戴上重达20多斤的“猪镣”,二天半后又被绑上“死人床”(通辽河西看守所的死人床是“日”字型的铁架,将四肢呈“大”字型牢牢地抻铐在铁架上,人全身重量都压在铁管子上,非常痛苦),4天后才被放下来。

2003年1月,田双江被非法判刑3年,现关押于通辽监狱,遭到重体力劳动的迫害,至今迫害仍在持续。

呼请正义之士营救通辽老田一家人

暂时收集到的部分电话:
邵军,男,内蒙古通辽市科区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从1999年以来,一直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办公室电话:0475-8254444-转2077;手机:13015141060;常用电话号码:0475-8180160
崔连成,男,610办公室主任,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犯之一。办公室电话:0475-8254444-转2053;手机:13019540120;宅电:0475-8236400


以下号码请参考,因在本地大法弟子编写的小册子《通辽真话》中曝光,可能已经换号了。

行恶人姓名 行恶人员单位 电话号码
包吉日木图 通辽科区公安局政保大队 13904750523
崔连成 通辽科区公安局政保大队 13019540120
薛金玉 通辽科区公安局政保大队 13514757129
邵军 通辽科区公安局政保大队 13015140160
华军 通辽市科区政法委书记 13904753999
王波 通辽科区公安局政保大队 13904750101
王力 通辽河西看守所 13904752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