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谎言毒害对妻子施暴 晓大法真象入修炼行列


【明慧网2004年3月9日】我修炼前患有10多种顽固病症,如,类风湿、关节炎、气管炎、坐骨神经痛、静脉炎、妇科病、偏头疼、脊椎骨节肿大等等,整天被中、西药泡着。那时整天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来,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电视广告一播出新药就去买。结果药没少吃,什么病也没去根。一年得花几千元。尤其风湿病一返,全身关节肿痛,行走不便,大、小便都得在屋里,那真是生不如死。医生说,风湿病是不死的癌症。

98年的6月份,经婶婶介绍,我喜得大法。通读《转法轮》,我懂得了人有病的真正原因,找到了人生的意义: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并按师尊说的“事事对照,做到是修。”修炼几个月以后,身体一身轻,十多种病不翼而飞,什么活都能干,那儿都不疼了,我告诉邻居和亲朋好友“我的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他们都为我高兴。丈夫说:“法轮功是好,不用花钱就好了病,为家里省了不少钱。”

99年7.20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不断地用电视台、报纸等各种新闻媒体,用自焚、自杀、敛财来造假诬蔑师父和大法,用一系列最残酷、下流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江氏又命令各级政府官员,公检法部门、军队、警察、劳教所、监狱、各地区派出所、街道居委会等对大法学员抄家、绑架、罚款、拘留、劳教、判刑,并用株连九族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及其亲朋好友在内,进行迫害。

下面我就把江泽民一伙用谎言掩盖事实、蒙蔽我丈夫,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的桩桩惨剧写出来,让全世界人民都看清楚独裁者江泽民用假、恶、暴摧残中国千千万万老百姓的铁的事实。

99年7. 20那天,丈夫从外地打工回来,正赶上电视播出诬蔑、栽赃陷害大法和师父的谎言,由于丈夫不修炼,他信以为真,对我说:你看电视上说得多吓人,你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一来气,把我家四、五百元的的录音机摔了个粉碎,炼功带扔得满地都是,也摔坏了,随后就劈头盖脸打我,把孩子全吓哭了(事后,我的头皮痛了好几天)。不一会儿他又将抽屉里的大法书籍抄起就撕,我说:你不许撕书,都是借的,撕了用什么还人家。他这才停手。后来他烧了我的两本《转法轮》和一些经文,电视台一播放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假话,他就放大音量,逼着我听,还不让我炼功,整天看着。

有一次他把我告到了当地派出所,随即我家来了两个恶警。丈夫的姐姐在我家一看,派出所来人了,她怕把我抓去回不来,当时吓得昏倒在地,几个人喊了半天才醒过来。几个人说所长要见我,我想:怕什么,我也没做坏事,做好人怕什么?到了派出所,四、五个恶警你一言他一语:你为什么还炼?我说:我亲身受益了,我以前都要瘫痪了,现在我炼功炼好了,我能不炼吗?后来他们又吓唬我,说要拘留。当时我一点怕意也没有。他们又变着法地说:说法轮功学员砸天安门的城楼玻璃。我告诉他们:真修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那样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如果他不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我们师父不承认他是法轮大法弟子。

我问几个警察:你看到我们老师那本《转法轮》了吗?他们说:看到了。我问他们:书上告诉那样做了吗?他们说:没有。这时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都降低了声调。我又说:就象派出所的所长,知道贪污受贿是在犯法,他们偏要那样做,明明是在执法犯法。听我这样一说,几个警察气愤地说:别跟我们说,跟江××说去,上指下派,上边让我们这样干的。他们又问我:那你还炼不炼?我说:“炼!”

我原本好好的一个家,由于丈夫受到国内媒体对法轮功造谣诬蔑的毒害,对我屡次三番地打、骂,搞得家无宁日。这一切的灾难全都是江××及其同伙利用手中的权力一手造成的。

丈夫因做错事,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报应。我坚持发正念,向他讲述大法真象。当他完全明白了真象之后,经常主动向其他人讲真象,最后走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中来了我心里明白: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的丈夫一次又一次醒悟、赎罪的机会。

我劝告所有受江氏谎言蒙蔽的世人们:快点醒悟吧!同时警告紧紧追随江××的帮凶和打手们:不要为满足个人的一点私利,昧着良心非法迫害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留一条通向未来的路。法网恢恢,善恶有报。恶报到时,悔已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