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李淑敏被迫害致死前后——记我被劳教时所见


【明慧网2004年3月9日】2003年4月,我结束了近三年的劳教生活,回到了我的家乡。三年的劳教经历,让我刻骨铭心,使原本内向的我变得更加沉默了。

前不久,我去集市上得到了一张法轮功的真相材料,文章中披露了天津市一名大法弟子被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后所显现的神奇故事,看后,我惊呆了。虽然大法弟子被迫害和被迫害致死的很多了,但李淑敏的死,仍让我久久地站在那里……,她那洪亮、开朗的笑声仿佛还在我的身边萦绕着。

在劳教所里,我和她曾在一个班里很长时间,在她身上体现出了大法弟子所特有的真诚、 善良,以及为真理不惧生死的一身正气。她的死,唤起了我的正义感,令我打破沉默,现将我在天津市板桥劳教所里与大法弟子一起被劳教时所看到的和经历的写出来,将真实的情况告诉善良的人们,使人们真正的明白,谁正,谁邪,谁在残害生命。

1999年我两次高考未中,父亲说我天生就是吃农家饭的命,决定不再供我读书,并托人给我介绍对象,想把我嫁出去。我不同意,并于当年11月份,与同村的两个小姐妹一起北上,来到北方的大城市——天津。决定自己打工挣钱,将来继续圆我的大学梦。

然而,我的梦想仅仅半年多就破灭了。从乡下到大城市,对于从未离开过农村的我来说,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由于自己涉世不深,头脑天真,被人欺骗利用了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被卷入到了一场刑事案件中。

记得我被送到南开区拘留所的那一天,那是个让我一生都忘不了的一天下午,风刮得很大。绝望、悔恨、加上惶恐,令我神情恍惚。当我被关进监室里时,我的脑子里变得一片空白,眼睛看到的是黑压压的一群人面朝一个方向坐在一张通长的木光板床上。我被搜过身后,也被命令坐到木板床上(拘留所中称坐板儿),后来我知道正赶上那天监室里没活儿干,按规定没活儿干时就得坐板儿,坐板时不准说话,其实干活时也不准说话。

待我慢慢的平静些后,我观察监室里的人,发现这个只有十几平米的小屋里,竟然关了二十七个人。在这些人当中,有白发苍苍的老婆婆,也有年龄不等的阿姨,看她们慈眉善目、表情安详,我怎么也想不出她们会犯什么罪呢?每当我的目光和她们的目光相遇时,她们都会报以慈祥的微笑,那微笑似乎融化了我心中的冰雪,我的心情好了许多,也不那么害怕了,慢慢的我又发现,这里的号长(牢头是个毒贩子)很凶,对这里的犯人非打则骂,(后来知道都是些妓女、小偷、吸毒人员)。但是对这些婆婆,阿姨们却表现出尊敬,嘴里却是“奶奶”“姨”的称呼。

我更加疑惑,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呢?到了晚上我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炼法轮功的。我和很多人一样,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只是在电视上和报纸上得知的宣传。现在我就同这些人在一起,可这些人并不像电视、报纸上说的那样可怕啊。

晚上利用吃饭的时间,这些法轮功的人就给我们讲法轮功如何的好,她们的师父如何教她们重德,如何的修“真善忍”,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还讲炼了法轮功后有病的身体得到了康复,道德升华了,家庭和睦了等等。讲她们进京上访是为了说实话,向政府讲明法轮功利国利民,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是被诬陷、造谣,她们的上访是和平的、合法的、对法轮功的打压是违法的、是对法律的践踏,对她们是实行迫害的。她们还教监室里的犯人背大法的诗和《转法轮》 中的论语。

我发现监室里的人除了两个聋哑人外,都会背《洪吟》,而那两个聋哑人也常常冲着她们伸出大拇指。她们还教育犯人要改邪归正,遵纪守法。告诉人们善恶是有报的。她们不只是讲道理,她们的言行也令人敬佩,她们无私的将自己的衣物送给那些没有衣服换洗的人和没钱买咸菜的人。

我在南开分局关了三个多月,在这期间,几乎每天都有炼法轮功的人被关进来。后来,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牢门一响,我们看一眼就能认得出来关进来的是什么人。特别是炼法轮功的,她们那慈祥的面容和一身正气,让我们一眼就能辨出是大法弟子。她们的形象与女管教在放风时坐在椅子上让两个犯人一边一个给她按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特别是有的男管教,在半夜里值班时与女犯人说一些难听的下流话,甚至有的管教、号长给了他一包“三五”牌的香烟,他就为楼上刚刚抓进来的毒贩子传递纸条通报消息。

后来,我被判劳教送到了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五大队一中队,记得刚到那里时正赶上劳教人员卸豆子,只见一百斤一包的麻袋包压在了这些老老少少的劳教人员的背上,我仍然是一眼就能认出哪些是大法弟子。令我惊讶的是,这里怎么关了这么多的大法弟子呢?不久,我了解到我们这个中队有210人,而大法弟子就占了178人,听说其它队里也是这个比例。在这些人中,有年近70岁的老人,也有刚刚20岁的年轻姑娘,她们中有入党45年的老党员、老干部、有五十年代大学毕业的老知识分子、高级教师、研究生、硕士生、教师、医生、护士、大学生、老退伍军人、退休工人、农民、失业工人,我曾听到一个队长私下里说:中国的劳教所从成立的那一天起也没关过这么多的人和这么多有素质、有文化教养的人。连我们这些普通的劳教人员也觉得奇怪,这么多的好人怎么也被关进来呢?

我们每天要干十七、八个小时的活儿,甚至多时要干20个小时。大法弟子的年龄都偏大一些,但她们也要被强迫和我们干一样多的活儿。每天都有劳动产量,完不成就不准睡觉。队里还要弄虚作假,每当上面检查的人一来,提前就将豆子藏起来,每个班发一白色的床单,让我们坐好,学习,等检查的一走,床单收回,一切照旧。由于高强度的劳动和长期缺乏睡眠,严重的摧残者每个人的身体,但是体现在大法弟子身上的神奇也令我们惊讶不已。那些一直生活在城市中的老人,过去也没干过体力活,而且多数都是过去因为有病、身体不好才炼的法轮功,如今她们跟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扛豆子,而且健步如飞,比我们走得还快。一个叫杨秀英的阿姨50多岁,由于她坚定修炼,队长连续许多天不准她睡觉,夜里罚她在院里站着,白天还要和大家一起扛豆子、干活,一连十几天,天天如此,可她照样和大家一样的干活。

除了高强度的劳动外,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队里实行了不让睡觉,每天夜里强迫她们抄写反对大法的文章,或体罚、关禁闭、殴打等方式。一个叫赵学平的大法弟子,只因队长大骂她师父,她提出制止、并希望尊敬她师父时,竟被姓高的和几个妓女(劳教人员)拖进一间禁闭室,用电棍电击她的嘴和身上,将赵的头按住往墙上撞。其他犯人看到,就被威胁不准说出去。2002年11月,由于高强度的劳动,加上每天让睡少量的觉,部份大法弟子集体罢工,几天后,在恐吓、威胁、哄骗不起作用的情况下,队长韩金玲和一姓曾的队长(我们普通学员背后叫她母夜叉)将一名叫董红霞的青年教师带走,她被吊打、关进猪圈、用电棍电击乳房,丧失了人性的它们对大法弟子用尽了酷刑,直到许多天,这个大法弟子在行走时腰都不能直起来。

对这个大法弟子实行酷刑后,她们又把一名叫李淑敏的大法弟子(天津市某医院的护士)带走,自带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几天后得知李淑敏死了。听队长们说是犯心脏病死的,可是我们都明白,李淑敏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队里在例行检查身体时,她的心脏是健康的。所以她的死只有队长们和法医的心里最明白。大家心里也明白。一看队长们的神态就清楚了。

这个善良、漂亮的大法弟子死时只有42岁。而她死后的一段时间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似乎也收敛了些。

但时间不长,一切又恢复了原样,有增无减。对大法弟子劳教所采用了电棍电击、吊绳、不准睡觉、罚站、太阳底下暴晒、傍晚让蚊子叮咬不准动一动,冬天在外面冻着不准穿棉衣。有的学员告诉我,99年底的冬天里,队长让大法弟子只穿内衣内裤在寒冷的北风中罚站和刮砖头。此外,还有关禁闭十几天不准洗漱,只给少许的饭吃,殴打、而且是将大法弟子的脸用布蒙上几个人一起打。不知是队长们心虚还是害怕大法弟子正义的眼神。有的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几乎精神都崩溃了,旁边的二中队就有一个大法弟子被逼疯了。

我所接触的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理智的好人。而我看到的都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准确地讲是残害。我想,全国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很多很多,像我这样和大法弟子一起被劳教和判刑的、拘留的人也很多很多,与大法弟子接触过的、和在办案中与大法弟子接触的警察、法官也很多很多。我们都是这场对大法弟子实行迫害的历史见证人。不管电视上、报纸上如何的粉饰、美化镇压者,掩盖镇压者的罪行,诋毁法轮功的创始人及他的弟子们,编造谎言欺骗不知真象的人们,但终有一天这一切将大白于天下,还历史本来面目。

在大法弟子的影响下,我现在的心变得宽容,对名利已看淡,少了许多烦恼。被解教回乡后,心里常念念不忘在天津的经历,不忘那些受难的大法弟子。我也曾多次动了修炼大法的念头,但每每这时,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景又令我害怕。我也知道大法好,但是大法弟子被折磨、被用刑,而她们还那样坚定,不怕死,我行吗?我不止一次的这样问自己。我现在虽然没有修大法,但是大法弟子的善良,她们对真理的坚定和对“真善忍”的追求,将影响和改变我的一生。在今后的人生中,我会做一个好人。或许有一天,我也能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在这里我向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致敬!向曾将大法真理告诉我听的大法弟子致敬!并谢谢你们。同时呼吁那些参加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们,拿出你们的良知,停止迫害。希望更多的人了解一下法轮功,听听她们到底都讲些什么,你们就知道了谁正、谁邪、谁在残害生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