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之行──写给和我一样走出来晚的弟子


【明慧网2004年4月1日】去日内瓦之前,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当时相信只要心怀正念就能加强那里正的场,仅抱着这一念,我坚定了前往的决心。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那几天每走的一步渗透了师父多少苦心啊!

“你明天要去做最伟大的事”

记得那天自己是矛盾了很久才定下的机票。因为学费是朋友借的,而自己每月打工挣的钱都几乎无法支持生活住宿费了,考虑到机票和住宿的费用,加上去日内瓦那几天正好是打工挣钱的日子,思想在脑子里挣扎了好久。最后告诉自己,我做的是宇宙中最重要的事,毅然定了机票。

趁着下午的空余时间,我赶到打工的地方跟经理请假,并借这机会把几份真相传单和光碟赠送给同事们,得到了她们的同情与理解。晚上上课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平时不大注意我的老师和全班同学都在朝我笑。课后回到住处,因为有几位舍友受国内反面宣传影响太深,我小心翼翼地将行程计划和舍友们说了,谁知其中两位平时看似持反感态度的听后叮嘱我要注意保暖和安全,另一位张罗着找朋友帮我借旅行袋,并且在出发前一天晚餐时对我说:“多吃一点,你明天要去做最伟大的事”。这一刻,我知道是师尊告诉我:我走对了。

“什么都不会,我可以发传单啊!”

直到身在日内瓦时心里还是很茫然,语言不通的我能做什么呢?我暗暗佩服那些忙上忙下联络各国代表讲真相的弟子,也很羡慕那些以演出及各种方式讲真相的同修。但在聚集日内瓦的大法弟子中,我发现了一大批和我情况一样的同修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可他们带一颗纯正的心来了。“什么都不会,我可以发传单啊!”这是一位台湾大姐在心得交流时讲的话,也点醒了我。是啊,讲真相救世人不分形式,只要心正,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很殊胜很伟大的。于是,在接下来两天忙碌着看似平常的事情中,我因所见的那一幕幕不止一次地欣喜而落泪了:

年过半百的同修们

在心得交流会上,一位大叔用质朴的言语介绍给大陆打电话讲真相经验时,因痛心一大批有来头的人迷在谎言中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在场很多同修都落泪了;在15日的游行中,看着一位60多岁来自澳洲的大妈拉着横幅走在一群年轻人中,跟着大队伍时停时走,有时还要小跑,一路上我的眼泪在往肚子里咽;16日街头发传单时,一天下来很多路口街旁都可以看到这些大妈们微笑着给路人发传单,心里也一阵阵酸。我知道这绝不是常人的感动,我是因为见证了大法弟子默默地做着不起眼而又是宇宙中最伟大的事而流泪了。

童稚天真的小弟子

几位5、6岁的小弟子们也跟着妈妈来到了日内瓦。妈妈们在街上发真相传单,小弟子也跟着认认真真地给路人发;妈妈坐下来演示功法、发正念,小弟子也有模有样的在一边学做,有时在路上看到纸张垃圾还捡起来扔到垃圾箱里。很多路人被小弟子可爱的动作和认真劲给逗乐了,很乐意接传单和停下来观看。一个才5岁的小弟子在游行前一天一只脚给扭了,依然跟着妈妈一拐一拐地发了一天传单。第二天游行的时候,扭的脚开始生痛了,小弟子痛的眼泪汪汪的。让小弟子自己选择走路还是坐车时,妈妈告诉他这两者在另外空间看效果是不一样的。于是,这个小弟子走走停停,泪汪汪地一直坚持跟着妈妈走,下午也跟着妈妈发传单,到傍晚的时候脚也就没事了。

一心救人的台湾阿姨

这次来日内瓦碰到很多来自台湾的阿姨,她们的法语也仅限于“你好”和“谢谢”,但语言的限制丝毫阻止不了她们救度世人的心。不管在街头旺角,看着她们那股劲就感觉到她们一心想将真相带给遇到的每一个人。除了不错过路人,她们也忙着给因红灯而停下的车辆里的人发传单。给车里人发传单比给路人发要难一些,在确认想要传单后,司机才会开车窗接传单。于是这些同修们就一辆车一辆车的问,有时从排着队的车长龙从头问到尾,这时已经离路口很远了,赶紧跑回来,赶在下一次红灯时接着发。一天下来,周而复始。一些司机被她们这股劲所感动,已经开出去的车又停下来示意要接传单。

最震动我的是,我发现她们非常珍惜从大陆来的中国人。因为尝够了不明真相的中国人的冷眼与不理解,我已经形成了怕和中国人讲真相的执著心,甚至这颗心已经大于救人之心还不自知,也因为这隐藏的心每每拿真相传单的时候只拿外语的,这样在遇到中国人的时候就有借口避开。可是这些台湾阿姨各国语的资料都会揣几份,而且碰到中国人就会高兴地说:“看,中国人,材料呢?光碟呢?”于是追上去讲真相送传单光碟,还跟着边走边说:“你一定要看看,要了解啊!”可喜的是,一般中国人都会因为她们的真诚善意而接受资料。最后,当我鼓起勇气向几位中国人递真相材料时,他们都笑着跟我说:“我们已经有好几份材料了。”

明白了真相的人们

就象师父在近几次讲法中提到的,我真的感到世人在觉醒、希望了解真相、支持我们,我深深感叹正法推进的速度,也因见证了大法弟子们持之以恒的努力所换来的世人的理解而感到惊喜和愧疚,喜的是世人对这场迫害的了解,愧的是自己走出来太晚了。

在路边发传单的时候,很多外国人都表示他们早已知道大法,纷纷用英文跟我们说“祝你们好运”或“祝你们成功”。一些人看了我们的传单和展板后跟我说“这单子写得好”,“你们干得好”。在给来往车辆发传单时,一些政府官员虽然不接,但是在车里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好几个外国人看到我给他们递传单时,笑着对我说:“Falun Dafa Hao(法轮大法好)。”一些能说英文的年轻人也停下来询问真相。到了最后一天,我在路上遇到的好多路人都停下来,一脸凝重地和我说一番法语,有些还边说还边拉着我的手。虽然听不懂,但我心里知道他们很关注这事,在表达祝福,于是我用仅会的法语“谢谢”予以回应。其中的一位中年瑞士男子用英文对我们说:“我不是在这里说漂亮话,我一直以来真的非常欣赏和喜欢法轮大法,她非常的和平……”

“你们挡不住我的”

师父在讲法中提到过有些弟子原来做的不好,当重新走出来时旧势力会加大磨难过关。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以前因执著情与利,一味为留学生存而奔忙,修炼精进却淡忘了。但心里还是念念不忘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我想师父是看着我仅有的这一念将我拉回来了。可是之后每次我知道有洪法活动的时候,都已经错过了那个机缘。有时要参加的时候总遇到这样那样的阻碍,好象是有一扇无形的门挡着。

这次去日内瓦,我也感觉到有一股势力想挡着我,知道这正是我要冲破的。直到临上飞机的前一分钟,服务员突然跑来询问我的机票,而且还跑去打电话验证(后来知道是语言造成的误解)。我静静坐着,看着同一航班的旅客陆续登机,知道这是考验,在心里暗暗对旧势力说:“我一定能去,你们挡不住我的”。这时服务员走过来了,拿了我的机票让我登机。

到达日内瓦机场时,既不会法文也不懂德文的我傻了眼,拉着行李在机场里转了几圈,为了省下出租车的钱,我硬着头皮用英文询问服务员怎样坐公车。然后一路打手势问人找到了车站。当时手上拿着要转车的几个公车号,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问服务员的时候告诉了她一个反方向的地址。

在公车中转下车时,我抓住在一旁抽着烟着装非常时髦的候车女郎问下一个车站地址。她打着手势用法语说了一通,我心想:“估计离这不近,但又听不懂怎么办?”这时下的雨点开始大了,这女郎居然要带我走到我要去的车站。我跟在她后面,看着越下越大的雨点打在她化妆精美的脸上,而且还艰难的蹬着高跟鞋跨了几条马路送我,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就在这下一个车站,马上遇到一个中国女孩。攀谈一会后,知道她要去我当时以为是正确的地址,于是跟着她坐车。当到达该地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离真正要去的地方已经很远了。这时我一点不慌,知道师父会安排的很圆满。果然,那女孩主动陪我转了几次车将我送到要去该旅行社的公车上。数着车次到站一下车,就看到对面的车站站了一大群大法弟子。到达住宿的地方,得知我几乎是当天最后到达的一人,但是还是赶上了晚上的大法弟子筹办的慈善晚会。而这一大半下午,我就是这样由一个个偶遇的路人一段路一段路地绕了一大圈带到这儿。我知道师父不会落下一位弟子。

记忆将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褪色,在日内瓦所遇到的诸多触动心灵的大小事情已记不清了。但是走出来的这几天,我亲眼见证和感受到大法弟子在一件件看似平常的小事中发挥的威力。将心比心,我也从大法弟子们纯净的心看到自己的懈怠与不足。从我决定日内瓦之行开始,我忽然间觉得身心豁然开朗,好象是很大很大的一扇门打开了,甚至都感觉不到有门在前方了。心里更坚定了师尊讲的句句是指导我们精进的法理,如果路走对了,会越走越宽,我相信这是一定的。

(注:文中用的都不是师父的原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