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金华被迫害致死后所发生的事情(补充材料)


【明慧网2004年4月10日】我家住山东招远市农机公司家属楼。1999年10月7号,我刚吃过晚饭,接到了一个电话:本市张星镇赵家村的大法弟子赵金华被镇政府、派出所的恶人残酷迫害,生命垂危,现已送往招远市人民医院抢救。

听到这一消息,我非常的震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不敢相信,在以法治国的今天,堂堂的执法人员竟敢目无国法,光天化日之下,随意草菅人命。我决定去医院看望受迫害的功友。这时,有几位功友陆续来到了我家。于是我们一同去了人民医院。

我们找遍了抢救室和门诊部,都未见赵金华,后从一个医生处得知:北楼的病房下午住进了一个垂危的法轮功学员。刚到那里我就发现气氛不对劲:病房的大厅内外聚了很多人,我发现有认识的功友;还有我认识和不认识的公安;还有一些听说是张星镇政府、派出所人员。一会儿,我又见到招远市委分管法轮功的市委副书记张桂芬领着一帮人匆匆赶到。

我们几个功友进入了大厅,准备去病房看望赵金华却遭到了公安的阻挡,并把我们全部推出了大厅。我们质问他们:我们是赵金华的朋友,听说她生命垂危,为什么不让我们相见?这时一个叫贾洪巨的张星镇政府负责人蛮横地说:不让见就是不让见,不用问为什么。

我们又问:赵金华现在情况如何,是否有生命危险?他支支吾吾,故意回避我们的问题。正在这时,赵金华的亲属也闻讯赶到。恶徒开始也不允许他们见赵金华,后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才同意只许两位亲属相见,其他的人都被挡在大厅外,不准靠近,他们只好和我们一样在外面焦急地等待消息。

两位亲属刚进去一会儿,我们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痛哭声,我们快步靠近了大厅,看到了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在大厅的地下满地打滚,哭得死去活来,哭声引来了很多围观的人。老人一边哭,一边向人们诉说真情,他说;他是赵金华的公公,他的儿媳赵金华因为炼法轮功没做任何犯法的坏事,好端端地在地里干活,就被派出所毫无理由地抓去了,活活的打死了。看到老人痛苦的处境,很多人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然而那些所谓的人民公仆和执法人员不仅没有丝毫的同情怜悯之心,反而斥责那些围观的人,命令他们赶快散开,同时将老人使劲拽起,推出大厅,硬塞进了面包车里,不准他随便走动和哭喊,真是毫无人性!

在大厅的走廊里,我发现一中年男子一直在不停地大把抹眼泪,我来到他身边,经过交谈得知,他是赵金华的大哥,刚才是他和赵金华的公公一块去病房的。我向他询问赵金华的情况,他极力克制内心的巨大痛苦告诉我;赵金华除了脸部有点原来的好皮肤外,全身再找不出一点好皮,乌紫一片,并且被打得都破了皮,惨不忍睹。他还告诉我,他妹妹是被活活打死的,因为炼功几年来,她身体很健康,从无生病。听到这些,当时我真的是眼在流泪,心在流血。我们几位功友异口同声要求政府、公安调查赵金华的真正死因,追查打人凶手,依法惩处。

对于我们的正当要求,那些所谓的领导人不予理睬。而公安以原政保科长史才德(此人因经济问题已被开除)为首的几个恶警靠近了我们气势汹汹用手点划我们,口中骂骂咧咧,只迫于围观的人太多才没对我们动手,最后给我们加上了聚众闹事、妨碍交通、妨碍执行公务等罪名野蛮的驱赶我们。面对他们的无理表现,我们功友们始终保持一个慈悲的心,心平气和向他们讲:我们来医院是看望朋友的是合理合法的事情,我们没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影响任何人。所以你们强加的这些罪名是根本不存在的。我们真诚地希望人民的公安要为人民的生命安全负责。后来我们得知,当晚我们离开医院后,公安派人跟踪监视了我们每个人。

第二天,我们去医院看望赵金华的功友,大部份被抓到了派出所,目的是为了封住我们的口杜绝消息外漏。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几天的时间,赵金华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传遍了全国各地,而且上了世界互联网,因为赵金华是中国第一个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那几天公安陆续抓捕了很多大法弟子,同时从各派出所调集了不少人员,成立了专案组,每组至少6人对他们认为的十几个全市重点人物进行秘密隔离非法审讯。

在非法审讯我时,他们问我:是谁告诉你赵金华的消息?我说:谁告诉我的无所谓,关键是告诉的消息是不是真实的,如果你们真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我希望你们能解决问题的实质。他们又问:那你为什么非要去医院看望赵金华?你抱着什么目的去的?

我严肃地说:你们提这样的的问题我觉得很可笑,真是太幼稚和没有意义啊,去医院看病号是人之常情、天经地义的事情,还有什么目的?赵金华是我的朋友,她无辜遭恶人迫害、生命垂危,我难道不应该去看望她吗?如果你们的亲朋好友遭受类似的情况,你们能不管不问吗?现在赵金华这个善良无辜的好人被活活打死,你们这些执法人员不但不去追查杀人凶手,反而把矛头对准了我们这些行得正做得正的好人身上,那算什么本事?你们是在助纣为虐、干伤天害理的大坏事。

其他的五人听到我这番话都默默无语,只有一个恶警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用手指着我的鼻子气哼哼地说:“谁说赵金华是被打死的?你无凭无据的胡乱说,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赵金华是得心脏病死的。”

我说:我说的是真话,赵金华就是被打死的,我亲自听到她的两位亲属说的。他们把她被迫害的惨状都告诉了我,真事为什么怕人说呢?我又反问他:你说赵金华不是被打死的是得心脏病死的,那为什么不叫我们见面?而又为什么去了那么多的公安、政府人员?医院几乎每天都有因病死亡的,为什么政府公安没有去的?难道他们真的对一个普通的炼功人是那么关心吗?正因为打死了人心里有鬼才这样做。目的是封锁消息,这一切你们心里很清楚,我希望不要再做违心的事了,立即释放我,并依法追查打死赵金华的凶手。

他们对我的要求根本不理,继续对我审讯,十几天后,搞清了他们需要的材料,所谓的专案组全部解散,又将我们转移在不同地方非法关押40多天。后将我们6人,其中2人以所谓“泄露机密罪”被判劳教3年,4人被关进了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由家属签名担保,取保候审放回了家。

真正的杀人凶手至今逍遥法外,而我们只因为去医院探望功友,遭受了长达3个月的非法关押和劳教。我的亲人也遭受了极大的痛苦。谎言欺骗、颠倒是非,这就是目前中国法律的真正写照。

(赵金华被迫害致死的详细过程,已做报导)

虐杀赵金华的相关责任人及相关单位:

姓名    职 务
1、姜忠勤 原市政法委书记,现分管政法副书记
2、仇善强 原招远市市委书记,现任烟台市人大副主任。烟台市人大办公室电话:
3、董希彬 原招远市市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现任龙口市市委副书记
4、康 韬 原张星镇党委书记,现任市政协副主席
5、刘吉平 原张星镇政工书记,现任市委党校副校长
6、贾洪巨 原张星镇两委成员,现任市财贸办纪检书记


宅电 办公 手机 区号 邮编
1、8236878 8258696 (8210955) 13706458666 0535 265400
2、0535-6247690 信访科电话:6247671 0535 265400
3、
4、8216868 8210369 13605456868 0535 265400
5、8246358 8331152 13963865318 0535 265400
6、8233969 8214308 13953546505 0535 265400

参与虐杀赵金华的张星派出所恶警:
王其德 原张星派出所所长
孙世勋 原张星派出所副所长
张 海 原张星派出所指导员
张星派出所恶警及雇用打手 傅文会 侯新周 炳华春 付少兰
张星派出所办公室 0535-8333098
张星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0535-833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