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招远市恶徒虐杀赵金华始末(图)


【明慧网2004年4月10日】赵金华,女,42岁,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抬头赵家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于1999年9月27日被张星镇公安派出所非法绑架,10天后即10月7日被迫害致死。赵金华就是全国第一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强烈反响,江××集团的暴行受到了主持正义的国家和各国善良人民的谴责。


1999年7月以来,招远市委、市610、市公安局不遗余力地追随江泽民“对法轮功不讲法律,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对招远的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从1999年7月至2003年底4年多,山东省有9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烟台地区15人,而招远占了6人,他们是:赵金华、孙绍美、姜丽英、张林、隋松娇、傅希彬。

赵金华1995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她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身体健康,道德升华,是村里公认的好人。99年7月20日,江泽民以小人妒忌之心,利用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名义,动用国家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采取卑鄙手段,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胁迫全国各级政府、部门参与迫害,招远的市、镇、村三级政权和公安完全被利用成了江家打手。赵金华被张星镇政府和公安派出所非法绑架、殴打,罚款。他们还不甘心。

赵金华被绑架遭受酷刑折磨

99年9月27日下午,赵金华正在自家花生地里干活,张星派出所一帮恶警气势汹汹地来到地里,不容分说再次绑架了她。同天下午被非法绑架的还有另外四个村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她们都是农村妇女,各自都在自家地里或家中干活。恶警们逼迫五名学员写对法轮功的认识。她们实话实说,写了法轮大法如何有益社会,有益身心健康。恶警所长王其德因她们说了真话,指挥其它恶警迫害她们:罚站、罚蹲,强迫她们蹲在地上大声读诽谤法轮功的书报,不读就打,读的声音小了还打。它们用耳光扇脸,拳头捣头,用穿着皮鞋的脚在她们身上乱踢,把她们打得个个头昏眼花,整整折磨了一个下午。晚上把她们关在屋里不准睡觉。恶警和所里雇佣的打手们轮流值班看着,谁一闭眼就打谁,一直打了一个晚上。就这样白天晚上折磨了四天。

恶人们随意殴打这些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妇女,认为她们善良可欺,越发逞凶。这期间,赵金华她们质问恶警:为什么执法犯法,非法抓人打人?恶警们一会儿说她们非法聚会,一会儿说因为她们各自在家里炼功。这就是她们抓人的所谓“理由”。其实它们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爱抓谁就抓谁。这就是所谓的“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

1999年10月1日晚上8点多钟,赵金华她们正打坐炼功,被值班的发现。副所长孙世勋领恶警侯新周、打手傅文会(张星镇盖岭村书记的儿子)等4、5个人土匪般的闯進屋里大打出手。它们手脚并用,又打又踢,用胶皮棒子乱打。傅文会象疯狗一样抓住赵金华的头发拳打脚踢,又用胶皮棒子没头没脸地在她身上猛抽。这时的赵金华坐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几个恶徒的胶皮棒子狠狠地砸在她身上各个部位。傅文会特别凶狠,专打要害部位。恶徒们打累了,又把赵金华拖到值班室里用电刑。

赵金华被拖进屋里,看到在她之前被拖进的一个功友已被电昏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这种电刑是把手摇电话机的两根线缠在被害人的手指头,耳朵上或其他敏感部位,再用手使劲摇电话机过电。被电的人浑身难受,全身的筋象聚在一起,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被活活的虐杀致死

恶警张海指挥一帮恶徒使劲摇电话机,恶徒问赵金华炼还不炼,她只要有一口气就坚定地说炼。

恶徒就更疯狂地折磨, 把赵金华电昏,打醒,再电昏,再打醒,这样连续昏死四、五次。这个“炼”字惊天动地!就因为这个“炼”字,她被非法绑架,关押,白天晚上受酷刑。

赵金华自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她不愿出卖良心说假话,认定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就是要按“真善忍”做好人。这因此而遭受不法政府人员惨无人道的折磨。恶警们用完刑后仍不罢休,强迫赵金华赤脚站在水泥地上 。

这时她已经不能站立了,只好贴着墙边站;再贴着墙边也站不住了。她脸色腊黄,呼吸急促,双目紧闭倒在地上。

恶警们扬长而去。在其他学员的强烈要求下,它们才一边骂“活该”,一边把她抬上车送到张星镇卫生院进行抢救。卫生院一个值班的女医生给赵金华打了一针,恶警们又把她拉回了派出所。

回来后,赵金华说胸闷。这时她呼吸困难,憋气,右半身麻木,浑身疼痛,小便带血,两脚特别痛。她已不能吃饭,身上从腹部往下发紫发黑,臀部被打得全部紫黑色,疼痛难忍。不能走,不能坐,又不能站,连厕所也不能蹲。这个情况,有几个学员都见过。这些学员还叫派出所的两个恶警看过。赵金华这时的状态是被打得生命垂危了。所里恶警的头头和恶警们都知道,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只因为它们有江泽民的密令:“打死白死,算自杀”。

10月7日下午4点多钟,赵金华要上厕所,一出门就站不住了,几个学员去扶她,但值班的恶警不让扶,并恶毒地说:“让她自己走”。赵金华扶着墙走了几步,一头栽在地上。

这时,有三个学员去拉她,却拉不起来。恶警炳华春在一旁恶狠狠地说:“活该,自己找的”。当三个人使劲把她扶起来时,她已经尿裤子了。恶警们骂骂咧咧地用车把她送到张星卫生院急诊室,当医生要做个心电图时,赵金华已经不能平躺,喘不上气了。心电图还没做完,她就停止了呼吸。

医院又给输了氧气。但一切都不管用了。赵金华就这样被公安虐杀了。仅仅因为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仅仅因为她说了一个“炼”字,就被江泽民的爪牙给活活地打死了。

市委、公安一同造假掩盖死亡真象、威胁目击者

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也是中国《宪法》明文规定的。恶警们的行为不是在践踏法律,不是在侵犯人权吗?谁正谁邪不是一清二楚了吗!这时已经下午5点钟,医院让公安通知死者家属,但恶人们只顾向上汇报、策划怎样掩盖血腥事实,却不通知死者家属。就在赵被害的当天晚上,其遗体被送往招远市人民医院,后由烟台法医作验尸解剖,报告是:除头部外,身上多处创伤,在120x60厘米范围内,皮下有淤血。结论是:多处受软物体击打而死。

打死人了,张星镇政府向市委汇报。市委、公安一同造假掩盖真象。市委书记仇善强(现任烟台市人大副主任)、市委副书记董希彬(现任龙口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姜中勤(现任市委副书记)和公安局长蔡平密谋栽赃,给赵金华扣上了“死于心肌梗塞”的帽子,打死人了,还要倒咬一口污蔑说:“赵金华是自己找的,法轮功×××”。其实邪恶栽赃法轮功的一切谎言都是这样出笼的。

赵金华被害后,按照上面布置的造假任务,当天晚上,打死赵金华的主凶孙世勋逼迫、恐吓目击者在它们写好的造假材料上签名,证明赵金华不是被打死的;张星镇政府干部贾洪巨(后调到市政府财贸办任纪检书记)也找到目击者,恐吓她们不准说出真象,又一次强迫她们在另一份假证明上签名:证明恶警没打赵金华,没给赵金华过电,证明赵金华“死于心肌梗塞”。学员们不签名就不放人出去。有几个学员提出质疑,反映当时的真实情况,不但没人听,反而受到威胁,加长了被非法关押的时间,怕放出去走漏了风声。还不准这几个人与家人接触。这样她们被当成了人质关押了40多天。

赵金华炼功整整四年,身体健康,炼功后,没吃一粒药。她丈夫在招远金矿上班,家务活、地里的庄稼活全是她一人忙活。若真是“心肌梗塞”,还用动10天酷刑吗?当天就可以“梗塞”啊!一个正在地里劳作的大活人,10天被打死,死后还被污蔑,这公理何在?道德何在?良心何在?法律何在?

毕竟打死了人心虚,当权者采取了掩耳盗铃的办法。张星镇政府把通往外界的各个路口派人把守,不准镇里的法轮功学员外出,不准外人接触赵金华的家人。但是,纸里是包不住火的。外界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张星打死炼法轮功的人了!开始大家都不敢相信:当权者真能如此目无国法,草菅人命吗?历史真能倒退到因为信仰问题“打死白打死”的白色恐怖年代去吗?但这确实是事实。

脖子往下全身乌紫一片

10月7日晚饭后,得知消息的赵金华的朋友和不认识赵金华的好心人自发到医院去看一下有无其事?看一下医院能否有回天之力挽救赵金华的生命?到医院后,人们的心一下子凉了。只见医院里气氛恐怖,公安和张星镇政府人员把守通往病房的路口,不准法轮功学员靠近。他们在害怕什么?当时任副市长的张桂芬(后任市委副书记主管镇压法轮功,心狠手辣)前呼后拥的赶到医院指挥镇压。这时赵金华的亲属才闻讯赶到医院。

恶人们心虚到连死者的亲属都不准进去见亲人一面的地步。经亲属强烈要求,才被允许进去两个人,其他人被挡在大厅外,不准靠近。两位亲属进去一会儿,就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随后,只见一位70多岁的老人被几个人拉出来。老人悲痛地站不住,在大厅的地上打着滚哭。他一边哭,一边诉说:他是赵金华的公公,他儿媳是个难找的好人,身体也没有病,就因为炼法轮功,在地里干活时被公安抓去活活打死了,撇下了一个10多岁的小孙子,她死的冤啊!这些哭诉,在场的人包括警察都听到了。善良的人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恶人的恶行被曝光了。它们急了,驱散围观群众,几个恶警将老人使劲拽起,推出大厅,塞近面包车,不准他下车动,也不准他哭。另一位进去的亲属是赵金华的哥哥,他被赶出后在大厅的走廊上强忍悲痛抽泣哽咽着大把地抹眼泪。

有人问他赵金华到底怎么样?他悲痛地说:“赵金华被打死了,她除了脸上有点原来的好皮肤外,从脖子往下全身乌紫一片,有的地方还破了皮,太惨了!”

“赵金华被打死”成为“国家机密”,知情者被关押

这时几位法轮功学员找到市领导和张星镇政府干部要求公安对人民的生命安全负责,要求严惩打死赵金华的凶手。可他们不但不予理睬,反而向提出正义要求的人大耍威风。公安恶警史才德(原政保科长,后因经济问题被公安开除)、李建光(7.20以来凶狠地打手之一)领一群恶警围上来,对提正义要求的百姓用指头点到脑子上,骂骂咧咧地说他们“聚众闹事”,然后野蛮地驱赶他们。原来“聚众闹事”是这样:打死人了,不准喊怨叫屈,不准提严惩凶手,不准任何人说一个“不”字,否则就是“聚众闹事”,就可以再抓人,再打死。这不是强盗逻辑吗?

招远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包庇凶手不予追查,反而向敢于站出来要求主持公道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更残酷的镇压。从当天晚上开始,公安对所有到医院探视的人跟踪、监控。为了追查是谁泄露了“赵金华被公安打死了”这个“机密”,它们调整警力,成立了10个专案组,每组至少6个人。对它们怀疑的一切法轮功人士随意绑架,刑讯逼供,开除工职,非法关押,非法劳教,牵扯近百人,他们有的最多被关押达70多天。而被劳教的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罪”,和“扰乱社会治安”。

凶手一直逍遥法外,恶警叫嚣:“打死你怎么样?赵金华不是白死啦?”

赵金华被虐杀四年多了,凶手及它们的幕后指使者一直逍遥法外,而凶手们至今仍在充当江氏的爪牙,更加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正因为有了杀人不偿命、杀人立功、杀人提升的先例,招远就越发邪恶。几年来,除了被迫害致死的6人外,被用酷刑折磨到死亡边缘的又活过来的还有几十人。恶徒们上有江××撑腰,下有各级黑手在幕后支持,它们得意忘形、无所顾忌地在招远大地上横行霸道、为所欲为,以致在赵金华被害后的这几年里,恶警们在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把赵金华的被打死当成杀手锏恐吓其他学员:

2000年3月,市公安局镇压法轮功专案组的十几个人非法绑架了一名法轮功学员,给她蒙上眼睛在市区转圈,在车上恶警迫不及待地吼叫:“今天晚上就叫你上西天,今天晚上我就叫你去见赵金华”。它们把人劫持到公安局6楼上用酷刑折磨。恶警林涛(610主要打手,凶狠残忍,此歹徒罪行见另文)杨立平(610头目,主要打手)曹洪光、傅宗光等十几人打一个被蒙着眼睛的学员。林涛疯狂叫嚣:“打死你怎么样?赵金华不是白死啦?”

2002年5月,恶警林涛领一帮恶警在道头分局用酷刑折磨齐镇孙家夼村法轮功学员孙洁英,又赤裸裸地狂叫:“如果你不说(资料来源),我叫你成为招远的第5个(那时招远已被打死了4个学员)。可见,赵金华和其他学员的被打死已不是什么“机密”。它们自己都“泄密”不想掩盖了,还拿出来威胁别人!

凶手罪责难逃

冤有头,债有主,善恶有报是天理。江××因“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被在海外多个国家被起诉。招远的杀人凶手和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及幕后指使者也一定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一切参与镇压至今不悔改还在作恶的都是江泽民的殉葬品,且祸及后人,下场一定是可悲可耻的。现在邪恶的镇压仍在继续,招远仍在不断非法绑架学员和运用各种方式迫害法轮功,无知的人仍在干着害人害己的缺德事。我们呼吁:严惩打死赵金华的凶手和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恶警,追查凶手及幕后指使者的法律责任,严惩首恶江泽民!停止迫害法轮功!

可贵的招远同胞,这个发生在你身边的血腥事件能使你了解一点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我们希望社会上的正义之士本着对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人民生命负责的良知和勇气,为制止这场迫害,尽上你的一点力量。即使你不便说什么,最起码你能在心里分清善恶,明辨是非,不受江氏谎言欺骗,不做昧良心之事,给自己留下了一个的未来。


虐杀赵金华的相关责任人及相关单位:

姓名    职 务
1、姜忠勤 原市政法委书记,现分管政法副书记
2、仇善强 原招远市市委书记,现任烟台市人大副主任。烟台市人大办公室电话:
3、董希彬 原招远市市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现任龙口市市委副书记
4、康 韬 原张星镇党委书记,现任市政协副主席
5、刘吉平 原张星镇政工书记,现任市委党校副校长
6、贾洪巨 原张星镇两委成员,现任市财贸办纪检书记


宅电 办公 手机 区号 邮编
1、8236878 8258696 (8210955) 13706458666 0535 265400
2、0535-6247690 信访科电话:6247671 0535 265400
3、
4、8216868 8210369 13605456868 0535 265400
5、8246358 8331152 13963865318 0535 265400
6、8233969 8214308 13953546505 0535 265400

参与虐杀赵金华的张星派出所恶警:
王其德 原张星派出所所长
孙世勋 原张星派出所副所长
张 海 原张星派出所指导员
张星派出所恶警及雇用打手 傅文会 侯新周 炳华春 付少兰
张星派出所办公室 0535-8333098
张星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0535-833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