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干部:修大法疾病不药而愈 讲真话连遭关押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10日】我是大型国营企业的财务干部,违法乱纪的事一概没有作过,但近年被撤职、下岗、开除党籍、拘留、劳教、停发工资两年多,被迫病退。何以致此?各位莫急,且往下看。

我在本单位历任财务科长,大型工程项目的财务部长,总会计师,教务处总会计师、副处长,是大家认为干得很不错的那种人,不辞劳苦,不甘人后,拼搏奋斗,得则喜之,失则忧之。然多年操劳,日积月累,诸病缠身。神经衰弱、偏头痛、经常性口腔溃疡、气管炎、胃病、腰背痛、关节痛、肛部疾病。有时彻夜难眠;咳嗽起来,大口吐痰,震痛肺腑;常常口腔溃烂,吃饭也成难题;禁食生冷之物,胃痛时时发作;腰背疼痛,甚至翻身困难;常年不离痔药,时常半坐在椅子边上办公……,这些病痛,虽不致命,多属顽症,屡药不愈,倍受折磨。何来良策?无可奈何……。

有道是吉人天相,时来运转。时值山重水复,得遇柳暗花明。九六年八月,幸得法轮大法,感受颇深,日觉超常。身强体健,所有疾病不药而愈,年过五旬能身负百斤登上大楼。重德修心,心灵逐渐净化,看淡名利,严已宽人。经办工程资金何止亿万从无差错,不贪不占,送也不要。吃喝嫖赌等败坏之事一概不沾,工作尽职尽责。

九九年七月,风云突变,恐怖从天降,大法遭邪魔迫害。黑云压城,甚感茫然。但从自己的亲身体验,纵观历史、现实多方面,千思百虑,我认定:法轮大法是正法,自己的路没走错,镇压迫害毫无道理。于是,对其铺天盖地之谎言,听而不闻,功照炼。曾给朱镕基总理写信,给中央信访办写信,给央视写信等说明真相。

2001年4月,我在深圳工程项目部。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我给单位党委写信,就法轮功问题说了真话,同时劝善。可惜领导们中毒甚深,不解我意,一纸出文,罢我现职,调离现岗。于5月下旬,一领导亲赴深圳,意欲即时押我“回京”问罪。此道是,我说真话反成大逆不道。究其因原:长期以来,很多人有一固定模式,即上边一锤定音,下边稍有异见就是心怀不轨。此模式显然荒唐。如果你一锤定音,那刘少奇就应该永远是叛徒、内奸、工贼;如果你一锤定音,还给彭德怀开什么追悼会?如果你一锤定音,那历年来无数蒙冤者岂不得永远冤沉海底?如果你一锤定音,何不恢复帝制,“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诏书一颁,天下唯唯,这多利索!何必还搞什么“宪法”?搞什么“公民权利”?再者,说真话何罪之有?不是说要实事求是吗?因说真话而迫害,坚决不接受,我没有任何错误。单位领导软诱硬压未能如愿,接下来是公安人员抵深。我身着内衣,脚穿拖鞋,被强行绑架离深圳。这一天是2001年6月10日--黑色的“610”。

回单位后强迫我放弃大法,否则下岗。面对两种选择我当然不能放弃真理。在有理不许讲,有冤无处申的情况下,10月27日晚我一家三口乘车赴京申张正义,28日上午到天安门广场打大法横幅。首都军警名不虚传,拳脚相加将我三人推上警车。我儿子被打倒两次。进车后,开车的警察不声不响,照我脸上以拳击之,然后悠然自得若无其事。经此阵势,不免心中诧异:怎么首都警察打人就象喘气一样自然呢?己之寡闻,可见一斑。

到天安门分局,首件事是搜身:脱得只穿内衣,还得全身捏、摸一遍。这般污辱,我当然不肯。一群“公仆”蜂拥而上,将我按倒,四人分别紧按住四肢,一人用剪子把裤带剪断,扒掉衣服,搜身后关进铁笼。当日被抓大法弟子18人。题外之话:我一价值200元进口剃须刀,不知哪位“公仆”看中,据为己有。事虽很小,行为欠雅。

晚八时许,把我们带到院里,只听哨声阵阵,十几名警察顶盔贯甲,手持电棍,电棍触地,火星飞溅,虎视眈眈,如临大敌。面对此景颇感滑稽,觉得好笑。

我们被送至北京东城看守所,自然是军警全副武装隆重迎接。进所后,首先是脱掉衣服,穿上囚服。我们拒穿囚服,警察举电棍照我右额就电,仍拒穿;把我父子关进同一囚室。牢头是个惯犯,甚是顽劣,强行让用冷水洗澡,10月北京夜晚已凉气袭人,此乃残害手段之一。进所后强迫每人交百元买行李,牢头留下新的,将滚包破褥扔给我们,口中京腔念念有词,说是关照。牢头性情残暴,某日因不按他要求坐板,将我痛打一番。

第二天照像。那警察中等个头,又黑又胖,满脸横肉,他见我们不配合,一声怒吼:“这里是公安局!”吼声未落,手臂挥起,只一拳将我打倒在地,扑上几人把我按住,强行拍照。我儿子被打倒两次,强行拍照。此时他已被残害得不能行走,被“人民的忠诚卫士”拽着脚,在水泥地上倒拖数十米,象拖麻袋一样拖回牢房。

我们绝食抗议迫害。警方三次用铐子将我四肢铐在铁床上,不知给我输的什么东西。在此关押11天。走出铁门之时,回首魔窟,只见醒目处挂一牌匾,“北京市双文明单位”赫然入目,字字生辉。看在眼里,叹在心头:如此文明,国将不国;如此文明,民族危矣!

11月8日,地方公安将我等劫持而回。警方迫写“保证”未果,将我拘留;拘14天,仍拒写“保证”,被强行劳教一年,关进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朝阳沟劳教所极其邪恶:干警和刑事犯结盟,残害大法弟子。刑事犯中越是惯犯,越是品质恶劣,则越受官方赏识,视为中坚和骨干,时常给其开会,面授机宜。委派刑事犯监管大法弟子谓之“包夹”,“包夹”的刑事犯每月另行加分,以减刑期使这类刑事犯有恃无恐,为所欲为。

警犯联手,施用多种凶残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日常的吃饭、睡觉、上便所等皆在严密监管之下。有一段时间,为防范“法轮功”竟达到这种程度:被劳教者去食堂吃饭时,成一纵队行进,人与人扯着衣后襟;有一次在便所,我与辽源市姓张的大法弟子互看一眼,即被打一顿,罪名是“互递眼神”。

刚开始几个月,我经常被施以拳脚:拒穿所服被刑事犯打后,将我双手绑于身后,管教穿皮鞋踢我,右眼部青肿多日,二十多天后家属探望时眼眶还在青着;因不背《小组人员基本情况》被拳脚相加;坐板时常得双盘腿,一坐几小时,身体要挺直,稍动一点,身后的“包夹”人员就以拳击头,好长一段时间脖后被打得肿起来;有时腿双盘,头仰起,眼望棚顶,角度不够挥拳即打;还被强迫双盘腿,用扫床的刷子木把击打头部;双拳同时猛击腰部两侧,有好长一段时间腰不敢直,自己曾怀疑腰被打坏;初春之时,让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坐就是半宿;晚上睡觉提心吊胆,因牢头有一“亲随”,专职给牢头睡觉时“足部按摩”,同时耳听屋内动静,如有打呼噜者,或者喘气粗一点,挥拳就打,我多次被梦中打醒。……

有一段时间,关押人员暴满,两单人床相并得睡7人;厕所内用几个大桶装水,无论冲厕所、洗餐具、洗漱,皆用此水,各种器具随意伸桶中舀水;而且我所在寝室牢头有奇特规定:不准天天洗脸,大致每周洗两次;没有开水,就连生水也不准随便喝,需牢头批准,并众人同声“谢谢老大”;每早5:00时许,除牢头外,其余人悄悄起床,不能弄出任何声响,然后都在走廊蹲两小时左右直至早餐后进屋坐板;没有牢头的话,无论何时,老实坐着。

每餐定量,一日三餐,两餐不饱。常年菜汤,不但油少,盐也少放,淡得难以下咽。吃饭时间极短,只能吞入腹内,稍慢一点,喝令走人。

有活的时候,没早没晚,拼命抢活;没活时除了吃睡,整天坐板。尤其严重的是精神摧残:强迫大法学员看污蔑性的电视片段,写观后感;强迫学习诽谤大法的各种资料,写体会;强迫背“监规”“所纪”;刑事犯的粗话脏话不绝于耳,有的管教更是出口成脏。

我所写的这些只是这几个地方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小部份,即仅限于亲身所历,听说的一字未写。亲身所历的但不是专门针对迫害大法弟子的丑恶现象还有很多,这里只字未提。从北京的天安门分局、看守所到长春的拘留所、劳教所,在这些名符其实的人间地狱,亲身所历血腥的现实,使我彻底看清了江××一伙的邪恶本质。任谁说得天花乱坠,无法抹去我心中的铁证。

2002年3月,我在劳教所染上疥疮,这东西恶毒无比。8月初,危及生命。所方怕我死在劳教所,在无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提前两个月放我出来。按常规“保外就医”也得手续齐全才能放人。我当时的身体状况,可想而知。

回家后卧床半年多,有时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不能站,不能坐,不能正常卧;疼痛发作,刀刮火燎;奇痒钻心,昼夜难眠;溃烂浮肿,体无完肤;惨痛之状,惨不忍睹。若非修大法不准杀生,不准自杀,很难想象能有信心活将下来,艰难之甚,刻骨铭心。

2003年3月,故交及同学虑我无法维持生活,想给我办病退。我尚卧床,无能为力。诸多手续皆他们尽力而办。这样,在全家断绝经济来源两年多后,于2003年7月领取退休金。数虽有限,得以糊口。

身体有所好转是在2003年8月以后,但现在仍存残余。这就是说,我离开劳教所 ,仍被其残害一年半之多。此种说法并无牵强。我修炼大法,由多病缠身成为身强体健,却被迫害,差点命丧黄泉;修大法使我心灵净化,廉洁奉公,却受邪恶之徒的各种迫害,非得迫我改正归邪,非得迫我弃明投暗。

我全家修大法,我个人的遭遇只是全家所受迫害之一角;而我家所受迫害也只是千百万大法弟子所受迫害的九牛之一毛。然而,我们做错了什么?大法弟子谨遵师训,无任何违法乱纪,无任何损人利已,实实在在做超常的好人,却遭血腥镇压。谁善谁恶,何需标榜,事实是铁证;孰正孰邪,不言自明,人心有天平。

我如何看待自己的遭遇?简而言之:其一,所有强加给我的一切都是荒唐的,站不住脚的,我从内心蔑视它!我百分之百地坚信:被颠倒的历史必将归正--必须、必然归正;其二,对自己的选择我无怨无悔,甚感欣慰。我坚信自己的选择、珍惜自己的选择。我坚信:修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为别人着想善待他人没有错、不干任何坏事没有错!我坚信:黑夜再长,总有黎明之时;邪魔再恶,扼杀不了真理。谁会相信乌鸦的翅膀能遮住太阳的光辉?如果能,世界岂不早已成为漫漫长夜?谁会相信正邪能够颠倒?如果能,岂不是秦桧早已名垂青史?谁会相信谎言能永远立足?如果能,人间岂不早成欺诈王国?谁会相信,善良能被毁灭?如果能,地球岂不早已是魔鬼的乐园?

无数事实雄辩地证明: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教人向善,大法导人返本归真。真者诚者感人至深,正者善者自得人心,得道者多助;对大法的残酷迫害,是对人基本权利的践踏,是对人本性的摧残,是对善良的毁灭,是对正义的挑战,是对真理的扼杀。多行不义必自毙,天理昭昭不可欺。

善良的同胞们:清醒过来吧!请听大法弟子发自内心的呼唤:赶快了解真象,洗刷心灵的封尘,开启智慧,运转思维,识破谎言,认清真伪。为你自己为你家人,为更多的人,负起责任!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携手促进冰消雪化,并肩迎接春色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