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头号凶手房思敏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4月10日】山东省蒙阴县610办公室副主任房思敏,是本县迫害大法弟子的头号邪恶至极的打人凶手,对本县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犯下重罪。对非法关押在本县610的法轮功学员,房思敏是酷刑迫害的指挥者之一和具体实施者。

房思敏30多岁,蒙阴县连城乡人士,原为垛庄镇武装部部长,借打击法轮功学员捞取政治资本一跃升迁为县610办公室副主任。为了达到酷刑“转化”大法学员的目地,它拿着非法从学员家抢夺敲诈来的钱,在社会上廉价收买了一些无业小痞子、小混混儿(年龄大约在18—22岁,初中以下文化),不让外人知道这些人的真实姓名和家庭住址,发给他们迷彩服和每月200元钱,让他们充当看守兼打手。

在房思敏的亲自调教和怂恿下,这些小打手们对被其看守的大法学员张嘴就骂,抬手就打,毫无人性。房思敏不仅经常指使小打手随意打骂折磨大法学员,而且时常亲自打骂。它打起人来极其邪恶疯狂,只要一眼看到哪个大法学员在炼功,哪怕只是伸个懒腰、蜷一蜷腿,它就会不问青红皂白的恶狼似的扑上来,上去撂倒,再飞起一脚踢个正中,然后抓肩拢背,唆使小打手们连推带搡把学员拽到屋外水泥柱子上铐紧,任凭风吹日晒、雪打雨淋,或铐在厕所旁臭水沟边任由蚊虫叮咬、臊臭熏染。

房思敏其貌不扬,言语不畅,行凶打人从不犹豫。它用手掌左右开弓连续打大法学员的脸50多下,把学员的脸打肿了,它反而嘲弄学员说:“你不是说炼了法轮功后什么病也没有了吗?怎么还牙痛得这么厉害?看看都疼肿了不是?”接下来便是一串攻击漫骂的污言秽语。他出脚更狠,一脚就把一女学员踹得骨折了,把一男学员踢得小便失禁甚至尿血。它跳起把一高大的男学员踹倒,而后用穿着硬牛皮鞋的脚死死地踩住学员的头,指使小打手们用木棍钢筋砸学员的身体并拿来烟头烧学员的脸,一边烧还一边怒斥:“看你起来不起来!”直到把学员折磨得休克了才罢休。房思敏却说:“甭装佯吓唬人!我们不怕,老江有密令,打死白死,打死了算自杀!”

房思敏变着法儿地从精神上折磨大法学员,指使打手押着受不了酷刑迫害而妥协的学员去看“天安门自焚伪案”等诬陷法轮功的电视片,去听高压迫害下背叛大法的犹大揭批大法的录音,并逼迫学员一天写一篇体会或揭批材料上缴。它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后,把大法学员拉出去或坐在地上伸直腿连续做仰卧起坐;或曝晒在烈日下蹲马步,两手向前伸平并在手背上放上砖块,如果走了样儿,便拿电棍电击或用扫帚把儿殴打。

房思敏还用剥夺学员睡眠和野蛮灌食的方式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每天到了半夜12点多才让睡觉,凌晨不到5点就让看守砸门,就是这仅有的4个多小时的休息时间,大法学员还经常被小看守用刺耳的口哨吵醒,再加上耀眼的灯光的照射和蚊蝇的叮咬,还有看守不时的窥探,根本睡不着。谁要绝食抗议这非法迫害,便会遭受四五个打手逮着按着强行灌食的迫害,直到大法学员口吐鲜血妥协或绝不妥协痛昏死过去。关押期间,只要不妥协的连厕所都不让去,洗头、洗澡更是不用想了。

房思敏的恶行劣迹罄竹难书,不过,自古“善恶必报”是天理,只争来早和来迟。在海外各国争相起诉江泽民、真相愈来愈大白于天下的今天,正告房思敏及其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收起你们罪恶的黑手,立即停止一切迫害大法学员的卑劣行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