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康爱民遭佳木斯市劳教所恶警迫害


【明慧网2004年4月10日】我叫康爱民,女, 50 岁,佳木斯市向阳区大法弟子, 2002 年 6 月被非法劳教 3 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劳教所遭受迫害

2002年 5 月 15 日深夜,我们姐妹三人在同一住处被恶警绑架,当时我们刚睡觉,就闯进来几十个警察,有的拿手电,有的拿手提探灯,门被撬坏了。恶警们连推带拽强行把我们绑架到 110 巡警支队,外衣都没让穿,只穿线衣线裤且光着脚。恶警把我们绑在老虎凳上一天一夜,这些恶警极其嚣张,诽谤师父和大法,还把师父的相片放在地上,抬着我们的脚往上踩,被我们正念制止, 17 日中午,我们姐三个被非法关进看守所。

2002年 6 月 20 日,我被非法判劳教 3 年,被劫持到佳木斯市劳教所。到劳教所后一直被严管迫害,我和功友们一直正念抵制邪恶,大家学法、炼功、发正念。恶警让坐小凳(一种刑具),我不坐。10月 23 日,恶警六大队长何强到省里开会回来,叫嚷: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开始让大法弟子穿劳教服装。大法弟子不是罪犯,更没触犯法律,是被迫害的,拒绝穿劳教服。恶警们就污言秽语,拳打脚踢,电棍电,手铐铐。我坚决不屈服,恶警李秀锦、孙丽敏、周佳慧恶毒地将我吊背铐起来,并上来一帮犹大,花言巧语,胡说八道。我坚决不写决裂书,恶警孙丽敏冲上来揪住我的头发就打,看我要抽了,才放下了吊背铐。恶警们看动不了我,就又来第二次给我上吊背铐,强行让我写五书,还是不写,胳膊被掰得和被吊铐拉得筋骨疼痛,撕心裂肺。恶警们就又强行按住我的手写了个名,我坚决否定,不承认这一切。恶警李秀锦和周佳慧对我大打出手,大嘴巴子左右开弓,揪住头发拖来拖去。我被打得嘴角流血,头脑发晕,倒在地上,恶警周佳慧用针扎我的人中。

2002年 6 、 7 月,我被铐在床上一周。天气太热屋子又不能开门,不让动地方,满身是汗,身上长满了疥疮,奇痒难捱,再加上恶警李永波的毒打,我浑身疼痛。

2002年 11 月初,在三楼严管室里,恶警张艳、王秀荣、陈静(女、监狱借调来的,心狠手辣)当时让我们背司法部的《部令》,我就是不背,来了五个男恶警,不知道名字,将我拉到对门空屋子就是一顿毒打,高压电棍电,硬塑的狼牙棒猛打,大皮鞋狠踢,后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还是没背《部令》。

一天,恶警王秀荣突然休克不省人事,当时干警找人找不着,叫车没有,最后还是将其家人找来打出租车送医院,到医院才醒过来,很长时间没来上班,说是心脏病犯了,这是恶警迫害大法弟子遭的恶报。当时严管室气氛非常邪恶,恶警利用刑事犯看得非常严,动手就打。我们从二楼上到三楼时,看到三楼的楼梯处拉着大网,防止有人跳楼。

九中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疯狂迫害,对没写五书的大法弟子又开始上吊背铐,强行把我铐在了床上,躺铐两天后放开。过几天又变换招术让我读司法部的二十三号部令,我不读,恶警李秀锦将我弄到办公室一顿毒打,还大吵大骂。走操时找毛病让我喊操,我不喊,恶警就留下踢我,我不生气,抓住机会向她讲真象。

去食堂吃饭的路上,恶警刘亚东上来打我,拳打脚踢,将我打倒在地,口吐白沫,刘仍然一脚一脚的狠踢,大法弟子黄晓磊劝说别打了,都吐白沫子了,抽了。

2003年 3 月份,车间改编辫绳,因我一直不参加奴役劳动,这次还是不干,恶警李秀锦就上来打我,我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这块没下去,那块又出现了。6、 7 月份,正是盛夏炎热季节,恶警让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在院子里走个不停,有时半天,有时一天不让进屋,晒得头晕两眼发黑。

2003年 10 月,恶警因在我身上搜出经文,给我非法加期一个月,又因我吃饭前不背警训,恶警李秀锦打我嘴巴子,用脚踢我。

以上是我自 2002 年被非法劳教以来,在佳木斯市劳教遭受迫害的几个片断,用以揭露劳教所的邪恶,曝光江 ×× 及其走卒的罪恶行径,呼唤正义良知,制止邪恶迫害。

2004年 3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