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大法弟子宁淑艳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4月11日】2001年腊月份,我遭到了东港市政保科长王润龙(国安大队长)、政法委王元君等一伙人的绑架,当天遭到了当地马家店镇派出所所长王兆武的毒打,并被戴上手铐(长达8、9个小时)。当天家被抄了,一些大法真相资料落入恶人手中。

随后恶警把我送往东港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这期间,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在名利的诱惑下,王润龙充当江氏打手,把我从拘留所又转送到东港看守所进一步迫害。4个多月的非法关押和迫害,使我苦不堪言,身心受到极大创伤。看守所为了搞创收,增加经济收入,剥夺了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每天起早趟黑的干活(做花),规定任务完不成,不准吃饭,不准睡觉,这些繁重的手工艺品活不分昼夜的干着,每个人的手指都磨没有皮了,疼痛难忍。

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却遭到女管教的一阵毒打,关进小号,这期间,因绝食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恶警不准家人接见,王润龙看准迫害大法弟子是一门发财的门路,敲诈大法弟子家属钱财无数,以伪善的面目来欺骗这些家属,它失去做人的良知,积极替江氏卖命,不顾他人死活,勒索我的家人几千元,还不算罢休,最后非法判我劳教2年,于2002年4月份把我秘密送往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迫害。我在体检时,验证核实糖尿病4个加号,被狱医拒收。当时押送我的女恶警叫嚣着:“你没有病,是饿的。”就这样,两个恶警一男一女又把我架到了体检室,狱医说:“人都这样了,赶紧走,这里不要。”就在当天,把我拉回东港拘留所。第二天通知家人接回。

回家半个月后,我的身体逐渐康复,没打一针,没吃一粒药,精神抖擞。当地恶警王春玉、田连昌,串通东港610不法官员王润龙,暗中派特务蹲坑、监听手机、电话,且采取警车跟踪、特务盯梢,采取一切卑鄙手段监视我及我的家人的行踪,直接扰乱了我的正常生活。我的亲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恶警王春玉为了升官发财,配合王润龙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人性全无,得知我身体康复了。再一次领着东港610不法官员闯进我家,假装借此看望病情为由。第二天早晨,10点钟左右,王春玉和几个不法官员停留在我家门口,嚷着开门,当时我明白他们的来意,决不屈从它们。下午,我的家人打电话给王润龙谈我的情况,得到王润龙的答复是:“我们现在要把宁淑艳送丹东医院复查病情。”

为了躲避邪恶的迫害,我只好走出了家门,漂泊异乡……

如今我流离失所,家中扔下丈夫和13岁的女儿。恶警经常到我家及我的亲人家里骚扰,派人寻找我的下落,开“十六大”时,当地恶警深更半夜闯入我娘家,我的两位老人已七、八十岁了,受到极大的惊吓。父亲患病的身体更加严重,母亲被惊吓得染病起不了床,于2003年4月份含冤去世了。

这就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我的迫害。使我失去了亲人,夫离子散,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