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汉川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4月12日】我们是汉川一批法轮功修炼者。我们中许多人曾经是老病号,炼功以后变得身强体壮,还有的得了不治之症,炼功后奇迹般的好了。同时,法轮功以修炼“真、善、忍”为本,教人重德从善,处处事事都要做一个好人。所以,修炼法轮功不仅提高了身体素质,也使我们从一个为私为我而活着的人,变成一个凡事先为他人着想,用真善忍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为别人而活着的修炼人。

随着法轮功修炼者越来越多,江泽民害怕了。他不顾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反对,亲自上阵,滥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成立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610组织,迫害法轮功。于1999年7月20日那一天,利用电视、广播、报纸等媒体,在全国挑起了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

我们汉川市也不例外。四年多来,汉川市的不法官吏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请看下面部分实例:

99年7月20日晚,汉川市公安局和城西派出所的汪新祥、刘继祥等人闯入女大法弟子彭六梅家抄家,抡走法轮功的书籍、照片、音像材料,从此以后,其家多次受骚扰,使全家人精神遭受巨大压力。2000年12月,彭六梅为了向政府说一句真话,去北京上访,一下火车,什么也没做,就被恶警绑架送回汉川,从此以后,更是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汉川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和沙洋劳教所,多则一年,少则6个月,饱受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在去沙洋以前,医院检查出患了心脏病、高血压(7.20前,她没有任何疾病),但恶警仍不放过,送沙洋崇祥九大队,劳教一年。

70岁的退休老人陈德明,患有肝硬化、乙肝、急性胃炎、坐骨神经痛、美米尔式便宜综合症等,多方医治,均无好转。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年后,一切症状全无。法轮功被打压,他感到很痛心。2001年元月,到天安门广场,只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送回汉川,关进第一看守所,恶警强迫老人每天干繁重的体力活。2002年2月,陈德明因讲真相又被绑架,再次关进第一看守所。进去后被恶警打嘴巴用皮鞋踢,可怜老人被打得满身伤疤,半年多才开始好转。恶警见老人仍不屈服,将老人非法判一年半劳教,还多次借故勒索老人钱财共计3400元。

99年12月,新河镇大法弟子17人进京上访,然而,这上访的17名大法弟子却在汉川驻京办遭到李翠发等恶警毒打和强行搜身,共计4000余元被当时任市公安局政委的刘爱国夺走,没有收据。被强行带回后,又遭李翠发、汪新农、刘记祥的殴打和刑讯逼供,其中有三人被打得最厉害。张还香,年近60岁,在公安局被李翠发掀倒在地上用脚踢,直到李翠发自己腿踢疼了后又拉起来用拳打,胳膊打疼了,又拿起木棍打。恶警在看守所提审时为了获得他们所需要的东西,故伎重演,对张还香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董爱华、陈运娣分别被汪新农和刘记祥毒打,均被打得鼻青脸肿,张还香看了一眼就遭汪新农猛踢一脚,小腿被踢开,顿时鲜血直流,很长时间伤口不见好。这一次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每人被勒索4000-10000元不等的钱财。另外还有4名被新河派出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的被勒索1000元,有的几百元。

恶警对妇女和老人尚且如此,更别提中青年人了。

据我们初步统计,从99年7月20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用造谣栽赃手段迫害法轮功及修炼者以来,汉川的法轮功学员中计有4人被非法判刑;27人被非法劳教;上百人被非法拘留关押;近30人被骗或被绑架到洗脑班。所有被劫持者无一例外地被非法罚款,多者上万元,一般都在千元以上,少则几百元,恶警尽量把大法学员的血汗钱榨干。很多人还被无故抄家,恶警除拿走大法资料外,还有的抢走钱财、存折、电视机、录音机等物品。还有的大法弟子被开除公职,被逼长期流离失所。有一女大法学员去派出所讲理,要求退还生活费,竟被诬陷是精神病,被610恶徒送往孝感精神病院迫害。

目前,还有大法弟子王华雄、李秋香、陈爱平,分别被非法关押在沙洋劳教所、武汉何湾劳教所、宝丰路女子监狱受迫害。

就在最近,2004年2月3日晚11点,新河大法弟子丁继海在路上,还被恶警绑架到汉川第二看守所。

尽管四年多来汉川的大法弟子受到这种种非人的残酷迫害,他们仍然坚信“真善忍”,坚持说真话,向世人讲真相,发传单、贴标语、挂条幅,让世人分清黑白,明辨是非。一正压百邪!大法弟子的行动有力地震慑了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