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北票市大法学员杨景芝遭迫害记实


【明慧网2004年4月12日】2004年3月5日,北票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610办公室的主任裴华,亲自带领两名便衣强行绑架了杨景芝,后送到凉水河看守所迫害。3月下旬,再次被教养,这是她第三次进马三家教养院。以下是杨景芝自述所受迫害。

大法福益我身心

我叫杨景芝,今年50岁,家住北票市冠山41委,是北票市第七中学的校医。我是1995年5月喜得大法的,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疾病,如两次手术后大面积肠粘连,心动过速,神经衰弱,萎缩性胃炎,牙髓炎等。修炼不到半年时间,上述疾病不翼而飞了,达到了无病一身轻。

我爱人刘学(现被非法关押在朝阳西大营子教养院遭受迫害)也走入大法中修炼。他在单位里,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以矿为家,从不行贿受贿。我们的师父告诉我们要修“真、善、忍”,遇事多为他人考虑,不怨恨别人,有了问题找自己的不足,要与人为善。我们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和意义,明白了生命悲欢离合的真正原因。我们的家充满了温馨和快乐,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光之中。

正当上访却遭受连续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江氏独裁小人妒忌、猜疑,发动了这场灭绝人性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利用媒体对上亿的法轮功学员造谣、诬陷、诽谤,一时间阴森恐怖,恶浪滔天。这深深刺痛了我们的心,我们要讲真话,向政府反映法轮功和我们修炼后的实际情况,于是在12月22日我和丈夫一同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万万没有想到国家的信访局竟变成了公安局,根本就不让进北京信访局的大门,直接就被朝阳驻京办事处的公安人员劫持到驻北京办事处,到了那里不由分说,强行把我们的上访信和身上带的现金掠去了。当时我爱人身上带了一千多元钱,他们强迫把钱拿去买了8副手铐分别给我们铐上双手。吃的是残渣剩饭,每天却向我们每人要50元钱,晚上不让我们睡觉,挤在一个小走廊里铐上双手坐着,长夜漫漫……

我国宪法早有规定,上访是每个公民正当、合法的权利。我们不是去闹事,不是给国家找麻烦,而是在遭受冤屈和不公正对待时,利用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正当行为,是相信政府、维护法律尊严的正义之举,可是却受到的执法人员粗暴、违法的对待。合法的行为被当作违法行为处理,警察非法的行为却被认为正当的、合理的举动,是非颠倒,法律成为一纸空文。

12月25日,我被冠山派出所的警察徐瑞峰遣送到北票市看守所。26日-27日,我在冠山派出所被指导员王国军非法提审了两天两夜,不让睡觉,被手铐铐了两天两夜。这期间,派出所警察朱志学和另一干警在我家里没人,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私闯民宅、非法抄了我的家,抄走大法书、炼功带和讲法带,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已经构成了犯罪。然后,又把我押送到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改为行政拘留15天,最后市公安局又罚我和爱人3000元钱,派出所罚款1000元钱,非法关押45天。期间,我婆婆由于担惊受怕,着急,得了脑血栓。

我回单位上班后,学校、教委、派出所、政保科的人经常骚扰我,让我放弃修炼“真、善、忍”。我告诉他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罪。这无理的迫害已经给我的工作、生活造成了影响、带来了压力,精神上一直遭受迫害。

无端遭教养,孩子孤苦伶仃

2000年7月6日晚,有三位老太太到我家串门,被派出所的警察碰上了。他们把我和三位老太太一同绑架到派出所。我问他们为什么绑架我们,他们说:“你们切磋法轮功。”我质问他们说:“到你们家去串门的,你给撵出去,那也太没道理了吧。”在没有任何违法事实的情况下,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再一次抄了我的家。那一天我爱人因为传一篇经文被别人说出来了,当时把我爱人就绑架了。我爱人被带到市公安局,提审到夜里两点,拳打脚踢,用烟头烫手腕子。最后我和爱人又被押送到看守所。家里只剩下13岁的孩子,我们被非法关押了80天,我和爱人各被判一年教养。

初进马三家惨遭神经药物摧残

我被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一大队三分队,去了以后警察不让睡觉,强化给每个人洗脑,由于自己有很多的执著被违心的转化了,良心上受到了很大的谴责。不再接受邪恶说教,他们就开始迫害我,不让我说话,每天给我灌损害神经的药物,每次给我灌药时有4—5个人按着我的头,用匙把我的嘴撅开往里灌(什么药物我不清楚,他们把标签撕掉了)。大队长王乃民说:“180元一瓶。”共灌了两瓶,导致我精神错乱,神志恍惚,头脑中一片空白,出现了好多幻觉。这次教养,我被非法关押了11个月,最后监外执行出来了。

对法轮功不讲法律,怎么整都行———强盗逻辑的具体表现

2001年8月18日早晨,我在冠山早市讲真象,被恶人举报,20日下午我校李鸿武校长和白忠义副校长到我家问我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转化”是错的,我现在明白了,我要继续修炼“真、善、忍”,坚修大法到底!他们5点钟走的,晚上8点钟我家来了三个警察,有刘玉学、朱志学,还有一个不认识,他们恶狠狠的敲门,当时我姑娘正在洗澡,我问是谁?他们说是派出所的,我说:“我姑娘在洗澡,等一会开门。”他们说:“不行!”我大声说:“你们家没有妻子儿女,别那么无礼!”给孩子穿完衣服后,我开了门。有一个警察说:“听说你又炼法轮功了?”我说:“我炼法轮功没有错。”就这一句话,我又被强行绑架到冠山派出所。北票市政保科四人,其中有姓赵的女科长,还有派出所七八个警察一起提审我,我只是告诉他们我在教养院遭受的迫害,跟他们讲真象,其它的一概拒绝回答。刘玉学一米八的大个,狠狠踢了我七八脚,又打了我七八个嘴巴子,当时打得我眼冒金星,就要摔倒了,就这样折腾到晚上十点,最后把我押上了警车,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每天早晨6点半开始向那里的犯人、警察、武警广播法轮大法好和我师父的经文,揭露江氏集团的罪恶。9月6日早,我照常广播半小时,这时看守所姓戴的警察用皮鞋狠狠的踢开了门,二话没说开始骂我,骂得很难听,然后他用电棍电了我十下,还说:“明天你广播我还电你!”我当时说:“你用电棍电我,就是执法犯法,我要控告你的恶行!我明天照样广播!”9月10日政保科姓赵的女科长和一个男警察来到监号里,我指问他们说:“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今天是教师节,把我放出去,我要和全国的教师过自己的节日,是江××和你们把我逼的妻离子散,你们在家享福,天理何在?”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由于长时间的迫害,9月13日晚上11点多钟,我身体出现了异常,心难受,心跳过速,头晕恶心,同室的犯人告知了值班警察,他说明天再说吧。9月14日早,冠山派出所的朱志学、公安局姓富的干部和姓魏的司机来了,他们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押上警车,我想这是送我去哪呢?也没让我带东西。11点来到了朝阳市公安局,我才恍然大悟,他们在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没有任何违法事实情况下,又给我办了一个非法教养。正象师父说的那样:“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用正念看问题》)法律,在中国,在对待法轮功学员上,早已失去了它的保护公民合法权益的功能,只是江氏独裁进行打压的工具。我再一次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二进马三家灭绝人性的遭遇

第二次在马三家教养期间遭受的迫害是更残酷的。首先是给每个学员洗脑,强迫不让睡觉,把新来的学员和别人隔离开,由队长和邪悟者共同向大法学员灌输谎言和各种歪理邪说,迷惑、恐吓,让大法学员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写“三书”即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如果坚修大法,不信他们那一套,他们就升级迫害,不让说话,不让写信,不让接触任何坚定的大法学员,就连上厕所都得由人押着去,失去了一切自由和权利。2001年11月12日我背经文遭告密,被恶队长黄海艳带到一楼,强迫给我戴上手铐坐长板凳,不让睡觉,一直到11月18日。

12月26日我不买教养院的书,不去听他们讲课,被恶警黄海艳、王树冬带到一楼,戴上手铐。我问他们为什么迫害我?黄说:“你不遵守教养院的纪律,不买书,不去上课。”我说:“我除了请《转法轮》书以外什么也不需要,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我没违法,所以我不去上课。教养院关押我本身就是违法。”这时他们开始放噪音特大的大喇叭,内容是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把我的耳朵震的嗡嗡响。作恶的人总是心虚的,他们找人把关押我的房间的窗户糊上纸,他们害怕他们的丑行、恶行曝光。在一楼长板凳上又铐了我5天5夜,不让我睡觉。那时天太冷,一楼暖气不热,队长不让我穿大棉袄,我的手和脚冻肿了。

2002年3月28日早晨一个姓张的男队长找我谈话,问我为什么坚持修炼?我就开始给他讲真象,揭露邪恶,谈了近一个小时,这时一大队的队长崔红打电话说:“大法学员姜伟(朝阳人)已经灌不进食了,在床上拉、尿”。又听说齐桂荣被迫害成植物人了,听到这些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我想我们这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被邪恶迫害的太残酷了,我必须呼吁他们立即停止对姜伟和齐桂荣的迫害。中午,我吃不下饭,开始在监室里立掌发正念,被告密,大队长王晓峰、队长黄海艳强行把我拖到值班室,问我为什么发正念?我说除恶,救度众生,停止对姜伟、齐桂荣的迫害。他们竟恬不知耻的说:“我们根本没迫害她们,我们在关心她们。”我说:“听说你们把齐桂荣害成植物人了”,王晓峰说:“那我们就领你去看看。”说着我被带到一楼严管的地方,监室里有齐桂荣,还有大法弟子贾乃芝,然后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我一看,齐桂荣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反应也没有,成了植物人。晚上,我开始绝食,给放弃了修炼的人背经文,告诉她们转化是错的,记住法轮大法好。

第二天早上,黄海艳来了,假惺惺的说:“听值班队长说你喊了一宿‘法轮大法好’。”我说:“你们迫害我,我就要证实法。”后来,她说王政委要找我谈一谈,我被带到综合楼4楼,政委王乃民恶狠狠的说:“听说你不遵守教养院的纪律,你到底听谁的?”我说:“我是修‘真、善、忍’法轮大法的,我在做好人,我没有罪,你们在迫害我,我就听我师父的。”他喊来了三个男警察,还有黄海艳,王晓峰,连拖带拽把我弄到了小号—1号室。这时我才知道马三家教养院所谓的“思想教育学校”有小号,这里是人间地狱,阴森森的,又冷又潮,警察根本不执行法律,完全是法西斯、土匪。他们几个人把我按在铁椅子上,双手、双脚被铐在铁椅子上、固定住,又另加一副手铐。这时王乃民说:“你知道邹丽荣已经死了吗?”我说:“她死也是你们迫害的”,黄海艳在一边说:“杨景芝你也快得精神病了。”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不会得精神病的。”

我在马三家教养院被关押小号四次共56天,被严管200多天,被非法加期近7个月。

2002年12月9日辽宁省组织了所谓的四个帮教团,对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所有坚定的大法学员下了毒手,准备了很多刑具,软硬兼施。当时的情景太惨了,整个走廊里、厕所里、水房里,整个综合楼里,有的长期被罚蹲着、不让睡觉,大连的刘丽娟被罚蹲七天七夜,后来又给上绳,让你生不如死;有的被长时间铐在暖气管子上;有的被蒙在被子里裹着,不让你喘气、憋着等。

我虽然离开了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每当想起这噩梦般的经历就不寒而栗,心灵的阴影、痛苦更胜于肉体的折磨,江氏集团灭绝人性!

我的师父和法轮大法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了身体的健康、道德的升华和家庭的欢乐,邪恶江泽民及其没理智的追随者却给我及家人带来了灾难和痛苦。

结束语:呼唤

梨子甜不甜,只有亲口尝一尝才能知道。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也只有亲身修炼的人才能理解和体悟。但从大法弟子修炼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从大法弟子面对近五年的迫害所展现出来的善良和浩然正气,也能获得一些启示和思考:法轮大法使一个个身患绝症的人起死回生。法轮大法不是普通的气功、更不是人类这个层面的一种学说、一种理论。

善良的人啊,请牢牢记住:法轮大法好!你的生命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