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建昌营大法弟子屡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我是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区社员。我是1996年春得法,得法前脾气不好,得了很多病,特别是气管炎,结肠炎。自从修炼法轮大法,这些病全好了,人也象换了一个人一样。

99年7.20以后,因江氏集团不让炼法轮功,我们建昌营的法轮功学员于2001年1月18日联名(共34人)向元宝山区梁区长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们炼功是于国于民于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大好事,我们真诚地希望政府能够了解我们,支持我们。可是,就在2001年2月9日上午10点左右(也就是正月十七),建昌营镇派出所所长王建峰带着5、6个人闯到了我家,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到了10日,他们就抓了23人,没有被抓到的学员后来也都被非法罚款3000-5000元不等(没有任何收据)。10日下午3点左右,他们把我们送进了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非法关押,从此以后,看守所的恶警就开始对我们进行了疯狂地迫害。恶警把我们分别关进了两个监室。由于没有行李,再加上屋子冷,我们又一天没吃东西,冻得只好围坐在光板床上,互相鼓励,切磋交流,背诵师父经文,就这样我们一夜也没睡着。天还没亮,就被看守所的恶警张术孔叫出去跑步。前提是说“不炼了就可以不跑”,我们为了表示坚定修炼这颗心,都互相鼓励着,忍受着刺骨的寒风,光着脚(因恶警不让穿鞋、裤腰带也被解下),提着裤子,在那冰冷的水泥地上还有沙石地面围着大墙跑,前面的同修碰到玻璃片就拣起来怕扎着后面的同修,跑累了的同修刚停下来恶警就问还炼不炼,我们说炼,恶警说:“那就得跑”,还让两个犯人一班看着我们,我们一边跑一边给犯人洪法讲真相,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这样我们从早晨6点一直不停地跑到晚上7点多钟,恶警才叫上屋。到了屋之后,恶警又让我们在大厅站着。此时,我们穿的袜子早已磨碎,恶警张术孔仰在太师椅上,尽说些诬蔑师父和大法的话,我不许他这样说,“你这样做会遭报应的。”他又反过来侮辱我辱骂我,不让我说话,又罚我们站到10点多钟。我们光着脚肉皮直接踩在水磨石地上,那种钻心透骨的凉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至今回想起来还打冷战,直到有三位同修倒下,恶警才让上屋。

刚走进监室,满屋的臭气喷鼻而来,直恶心,床上摆着几块发霉的玉米发面,此时尽管我们已两天多没吃没喝了,又渴又饿,可就是谁也吃不下去,又没有水。各监室内都有厕所,一米多高的墙挡着,墙和铁床连着。他们给水是定点的,我们早晨出去还没给水,晚上回来水早已停了,就这样我们10多人的大小便在厕所里存了两天,屋里的气味可想而知了。第二天,恶警还让我们跑,我们边跑边跟看管的犯人讲真相,他们明白了真相后,给我们每人买来了包子和一瓶水。我们很多同修的脚都磨破了,我的脚踝骨钻心的痛,实在跑不动了,就慢了下来,恶警张术孔看到就朝我叫唤,“咋不跑了?”我说脚疼跑不动了,又问你还炼不炼,我说炼,恶警说:炼你就踩坷垃去。就被罚到菜园踩土坷垃,因土地还没化冻,脚实在疼根本踩不动,我一踩就把我硌倒了,张术孔一看不行,就罚我到房后水泥地上站着,不见一丝阳光,又冷又凉,那时刚过三九不长时间,冰冷刺骨,而后脚掌火辣辣的疼痛,就是这样,那些邪恶管教还指使犯人往我的脚下泼水,水刚一接触水泥地就结冰。心里想要是不修炼大法,人是根本承受不住的,那种滋味,不身临其境是很难想象得到的。

就在这时,我脑海中想起了师父在《心自明》中的诗句“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心里想,什么是考验,就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而不是把头割下来才叫放下生死,别的同修都能坚持,我为什么不能?没有经过张术孔的允许,我就坚定地回到了队伍里。就这样我们21个同修又被强迫跑了整整一天。到了晚上7点多钟,恶警还不甘心,又让我们在大厅罚站到10点多钟。这时我们已经3、4天没吃没喝了,有明白真象的犯人知道我们是无辜的,是被迫害的,有两个犯人偷偷地出去给我们每人买一个包子和一瓶清水,这一瓶水,我们每人喝一小口,有的同修根本就没喝着,因为水太少了。同修们坚强的意志使我站立在那没有动,可是毕竟我们也是血肉之躯,有些同修接连站立不住就倒了。我当时的状态是心里非常难受,浑身出虚汗,两腿直打颤,恶心呕吐,其实胃里根本没有什么东西,那也直想吐,我捂着口没经管教允许就跑回了监室去吐。

回到监室,床上仍旧摆着几块发了霉的玉米发糕,今天多了两碗菜汤,水还是没有,说是菜汤,根本没有菜,只有几片伤热的黑土豆片,更谈不上有油了,实际就是清水煮土豆。我们又累又渴又饿,脚又钻心地疼,浑身象散了架一样,根本无心思吃,全都瘫软地一头栽倒在光板床上。因为天气太冷,再加上没有被子,我们都蜷缩着身子又艰难地度过了一夜。

第五天恶警用同样的手段继续迫害我们,很多同修的脚都被磨烂,血肉模糊,血水直流,再加上天气冷,这一冻根本就不敢走路,脚趾头冻得一个个象铃铛泡那么大。当时我往前迈一步非常艰难,因为我的整个脚都肿了,脚骨头就象碎了一样,钻心地疼痛。每往前迈一步,脚还没有动地方,上身和手臂就已经晃动了,就这样一瘸一拐地往前挪,就象80岁的小脚老太太一样。

第六天,有记者来采访,我们向她讲了我们受迫害的情况,并让她给我们如实报道,她说,这个不能报道,我可以给你们反映反映。就这样我们一直被迫跑了8天半的时间,我被非法关押了17天,看守所逼迫家人给我交了255元的伙食费,还被非法罚款3000元才放回家。

可刚到家里住了一宿,我就又被建昌营派出所所长王建峰带人给抓到了建昌营镇政府办的洗脑班强行洗脑。共抓去了12人,他们给大法学员放诬蔑大法的录象,强迫我们放弃修炼。我不屈从他们,就悄悄告诉同修发正念,不让他们放出图象来,我们坐那谁都不说话,想的都是不叫它放出来,在我们12人的正念作用下,他们真的就没放出来,但他们还是不甘心,又搬来一台电视,结果还是放不出来,又换了一台VCD,结果还是没放出来,他们就又找来一盘养殖业的光盘,拿来就放出来了。他们说真怪。这一次在我们12人的整体配合下,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他们就换了一种方法给我们读诬蔑大法的报纸。读完后,就让我们谈谈,我就给他们讲我们在看守所受到的迫害,使给我们办班的人都落了泪,他们把我讲的话如实地汇报给区政府。下午,元宝山区政法委书记孟庆祥和政保科的等几人来找我们谈话。我想这正是我向他们讲真象的好机会,平时想讲还找不到人,还得给他们写信,这回他们来了正好,我主动去跟他们讲。到屋一看,有7、8个局里和镇政府的领导,他们让我坐下,今天我们就以朋友身份来谈。我说你们说话都不算数,电视放的都是怎样的说服教育,可我亲身体验到的就是打骂罚,我们给区长写了一封信,告诉他我们修炼大法的好处,信中没有伤害他和政府的言行,就招来了迫害。他们告诉我说,我们今天谈话不计后果,不追究责任,他们向我做了保证,就这样我告诉了他们我们在看守所里所遭受的迫害,告诉他们在那里吃的是发了霉的玉米发糕,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们有一个同修把发糕拿回家给她的亲朋好友看了,不信,你们可以去问问。我们在外边跑的时候看到他们猪吃的是娇黄的玉米面,我们问了那个做饭和喂猪的犯人,怎么不把我们吃的发了霉的玉米发糕给猪吃,他们告诉我们说怕猪吃了中毒,这些猪都是管教的,每人一头。这就是你们对我们的说服教育,怎么和电视上说的不一样呢?他们说看守所那个地方不是说服教育的地方(言外之意就是迫害的地方)。我们谈到这,那政保科的科长站了起来说,你几次谈的都是这些,就跟我翻了脸。我说是你们让我说的,我说的都是事实,有依有据,这时政法委书记把话接过去说,你们炼功的其实都挺好的,我们都知道,又转身问给我办班的责任人说,这样的学员什么时候解班?他们说,随时都可以。就这样他们关押了我们12天,强迫每人交了500元的伙食费才放回。如此这样办班还有好多次,每次都给他们讲真象揭露他们的迫害事实,可王建峰一伙还是没有收敛,一次又一次地长期骚扰我的家,三天两头地不管早晚,还经常在我家附近蹲坑盯梢,多次突然闯进家门,非法抄走一本《转法轮》,还有一本手抄的《洪吟》,给我家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精神压力。

2001年6月18日上午9点钟王建峰又带人窜到我家,当时我正在看师父的新经文,被他们发现,当时他们抄走了一大捆大法资料和一张师父法像。就这样他们又把我抓到建昌营镇派出所,“说清楚了就放你回去”。因当时家中还有一位同修,为了她的安全,我就跟他们去了,到那里他们又找来一个人强行搜了我的身,又问我经文哪来的,他们一看问不出什么,就强行将我送到了元宝山区平庄公安局。恶警孙玉禄上前就给了我一个大耳光,当时我只觉得脸火辣辣的,嘴向一边歪,他又接连给了我两个大耳光,脸当时就肿起来了,王建峰看到都没管。

在看守所里,他们每天强迫我们顶着炎炎烈日干10多个小时的活。

由于我教同修背经文,看守所的小丛管教和一个姓邹的管教又拳打脚踢给了我一顿。在同修看经文时被管教杜学武发现,当时恶警对那位同修拳打脚踢,又罚跪四分管,一直迫害到夜间11点多钟,她实在承受不住就说出了经文是我给她的,这样杜学武又把我叫了出去,“知道叫你干什么吗?”我说不知道。后他就拿出了我给同修的明慧材料给我看,他说,小于子说这是你给她的,你快说是不是今天你家人接见你带来的。我说不知道,他又恐吓我说,你如果不说出来就给你加刑,得给你加到12年,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一看问不出来,恼羞成怒,就把我按倒在地,掀起我的后背衣服说要给我开管。(开管是一种最残忍的刑罚,就是让人趴在地上,将后背衣服掀起,用四分塑料管猛抽后背,从脖颈一直打到尾骨,直到打得皮开肉绽,犯人都怕开管)。我对姓杜的说,“杜管教,你给我开管你得给我个理由,我不知道你凭什么给我开管。”他无话可说,强行给我戴上了死囚犯戴的四十多斤重的大铐子,第一次给我铐了近30多个小时,后大丛管教知道了给我打开,走后,姓杜的又给我铐了33个小时。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是从这以后,每隔4、5天就大翻一通,等我们干活回来一看,衣服行李满地都是,我心想,他们简直就是土匪。他们整整关押了我34天。回家时他们又向我家人敲诈了480元的伙食费。

2001年农历11月8日,由于一同修家资料被抄牵扯了我,派出所副所长带领刑警队和两个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到我家抓我,我坚决不屈从他们,他们没有办法,就给王建峰打电话,王又带领两人来到我家,他说叫我到派出所说清楚就回来。我告诉他,我不会再上你们的当了,上次你们说让我说清楚就叫我回来,结果把我送进了看守所,关押了我34天,他们打我你还不管。就这样王建峰打电话把整个派出所的人都叫到我家,当时我就给他们讲真象,他们都静静地听着,谁也不动手,后没有办法,王建峰就给平庄公安局局长打电话,把王局长找到我家。王局长说我当局长这么多年我从来没亲自传过哪一个人。我说你说错了,你说你来请我我还可以考虑一下,因为我没犯法,只是修炼做好人。后来他改了口气跟我丈夫说,保证我的人身安全,不允许别人动我一下。就这样他们把我带到了建昌营派出所,把我铐在床头上一天一宿后,刘伟民(是在建昌营镇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又把我带到元宝山发电厂宾馆,他们使用车轮战,罚站、罚蹲、不让睡觉,软硬兼施,说,你说清楚经文哪来的你就可以回家。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大曝光》我想,这个时候是关键,如果我说出了谁给的,那就是出卖了她,她修成了,就是佛,我说什么也不能说。于是我就绝食绝水抗议,这次惊动了元宝山区公安局的三个局长,王局长、李局长、杨局长,还有几个赤峰市刑警大队的,有鲍大队长,赤峰市610办公室主任杨春悦等人。他们提审时问我经文哪来的,我就不说话,他们不问,我就跟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看守所是怎样迫害大法弟子的,还有孙玉禄打我的事情。他问我是怎么知道他们的名字的,我说他们打完我后,我就问别人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你可别把我也编进去,我说,如果你保护大法弟子,我也会去说谁保护大法弟子。后来他们一看得不到任何答复,就又变了花样,把跟我合作的那个男同修关在了一间屋子里,目的是想从我们的谈话中得到他们想得的,但是他们都没有得逞。赤峰市610主任杨春悦到我们村组,向邻居调查了我,知道我炼功前什么样,炼功后什么样。回来后跟我说,你都炼这么好了就别炼了,我告诉他,我就得炼,我离开这个法三天就不行了。最后他们不得不放我回家。这事过了大约半年,王建峰一伙还无理纠缠,又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去核实,实质就是想从我身上榨点油水。后来他们背着我丈夫从他单位支走了200元工资,听矿长说是派出所的小鞠支去的,我去派出所找他们要钱,他们矢口否认这件事。

2002年7月份,建昌营610办公室主任王敏辉带着10多人又把我绑架到赤峰法制教育基地强行洗脑。他们找来犹大张丽、张英游说,不成就罚大法学员长时间站着、蹲着、双手抱头、吊铐,还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不让睡觉,恐吓大法学员不转化就送往呼市转化,给学员读诽谤大法的材料,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象,手段极其卑鄙。

2003年12月9日恶警们又开始疯狂抓人,恶人王建峰一伙又窜到我家,翻箱倒柜,抄走了家中的微机、电话和一部照相机,非法绑架了我丈夫,因我丈夫也炼功,当时我不在家,王建峰就派人在我家24小时蹲坑,住在我家一住就是半个多月,找遍了我所有的亲戚朋友,还把所有的亲属家的电话全部监控。他们就这样对待我的家人、亲人,只因为我炼功做好人,亲属都为我承受了莫大的精神痛苦和压力,恶警就连我的14岁的小女儿都不放过,她上学后边有人跟踪,到学校有老师监控,连女儿给同学打去的电话他们都要抢过来听。儿子才19岁,从小娇生惯养,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恶警也把他监控起来,24小时不准出家门,不准打电话。我的女儿常常趴在哥哥的怀里失声痛哭,问哥哥爸妈什么时候能回来,孩子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有时睡着又在恶梦中吓醒,梦到了王建峰把他们的妈妈抓到了,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学习受到影响。哥哥为了安慰妹妹,强装笑脸,说,快,这样的日子不会太长。儿子和亲属为使抓到看守所的亲人少受迫害,找到王建峰,王说,交3000元钱就能放回。孩子满心欢喜,心想这回过年爸爸能回来,可是来到年根,爸爸还是没有回来。要过年了,孩子他姨去看孩子,给他们买了很多水果,包了一纸箱饺子,可水果搁烂、饺子至今都没有吃。可钱给了王建峰,人到现在也没放回。警察无故抓捕好人,他们的行为给我的女儿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使我女儿幼小的心灵里产生了怨恨,失去了对人民警察应有的信任。我儿子才19岁,正处于青春波动时期,我多么希望能在他们身边帮助和教育他们,真的怕他一念之差误入歧途。

据内部人事透漏,我丈夫在看守所里已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我本有个非常令人羡慕的美满的和睦家庭,现已被江××政治流氓集团的打手王建峰等人给迫害的妻离子散,骨肉分离。从此以后,我有家不能回,有儿女不能照顾,整天东躲西藏,不敢与家人联系,不敢在公共场合露面,每时每刻精神都很紧张。儿女更是提心吊胆,怕我被抓。偶尔有一次碰到一同修说,“你儿子很好,很坚强。”儿子还告诉他说,我知道你们做的是世界上最好最神圣的事,不管我们生活多么艰难,我们兄妹俩都能顶住,只要妈妈安全我们就放心了,别无他求。我为此十分焦虑和难过,但这不是我的错。如果没有这场无理的迫害,如果不是恶警王建峰的不依不饶,逼得我有家不能回,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因为我是修大法的,功法要求我们时时处处与人为善,何况自己的亲人。我是一个为人母为人妻的好人,只为坚持个人的信仰,按“真、善、忍”做好人,向世人说一句真话,竟被迫害到不能尽一个做妻子应尽的义务,对儿女不能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我寝食难安,日夜难眠,多么想和家人一起分担这份痛苦。但我又想起师父在法中说的一句话,一个修炼的人是完全为了别人的。我要告诉更多的被江氏谎言蒙骗的世人,告诉那些不明真象的世人,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