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都被剥夺生活来源 再次遭绑架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民盟主要创始人之一的沈钧儒老先生已作古,然而沈老先生之孙沈小都在经历了两年多的绵阳新华劳教所折磨后回家刚两个月,于2004年4月6日上午9时又被恶人从家中绑架到新津洗脑班。

沈小都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于2002年被关押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6大队3中队。从2002年4月至2002年8月,沈小都被迫每天凌晨2:00睡觉,5:00起床,同时被几名刑事劳教(所谓“包夹”人员)看管,严禁他瞌睡。2002年8月开始沈小都被列为“重点转化对象”之一。在天气最热的时候,被几名“包夹”拖着跑圈。“包夹”2人一组,跑累了轮换。跑到不能坚持后,围着篮球场走“鸭子步”。恶警又指使“包夹”揪其脸部、身体各处,令其胫骨间夹一书坐军姿。同时又用竹筷弹其手指、指甲,致使其右手无名指之瘀血10个月后方消失。

沈小都始终坚持信仰,没有屈服。恶警看一招不行,又出二招。恶警又将沈小都弄至4大队4中队之砖窑(新华最烫的砖窑)内只穿背心烘烤。在砖窑的“冷门”、“中门”都不能使其屈服的情况下,恶警又把沈小都放至“火门” (正常情况平均温度80摄氏度以上)。而且这个“火门”可不是正常情况的“火门”,是刚打开的“火门”,温度非常高,砖还是发红的。恶警让“包夹”各拿1发红的“火”砖烤其只穿背心的身体,同时后背直对“火”砖墙。通常情况劳教捡砖即使夏天也须穿棉衣、棉裤,并且2分钟轮换一次,还得吹着大风扇。而沈小都这个56岁的中老年人,在从没有经受过这种高温的情况下,在其“包夹” 吹着大风扇5分钟后再也忍受不住了才让其出去透风。次日,恶警又打算烘烤沈小都,发现沈小都后背全是灼伤的水疱方才罢休。

沈小都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的折磨在明慧网已有报道(详见明慧网2003年10月31日文章:《民盟创始人沈钧儒先生之孙在新华劳教所遭灼刑》)。而经过两年多的劳教所关押折磨后,沈小都被放回家,原单位非但不给安排工作,断其生活来源,而且还有“尾巴”24小时轮换贴身跟踪监视,剥夺其人身自由,这也使沈小都无法找到工作。

不法人员妄图以此剥夺生存权方式迫使沈小都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致使沈小都与其儿子只得依靠年近八十的老母亲接济而生活。2004年4月6日成都市狂风大作,大雨倾盆,据老百姓讲是中国邪恶之首江××到了成都。沈小都被恶人绑架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大搞人权迫害的又一例证。

请知情者提供参与行恶者的具体情况。同时也请所有正义之士,沈家的世交好友给予关注和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