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正得到了大半生在追求的真理


【明慧网2004年4月13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得法才一个多月,大法的神奇让我感激不已!在同修们的鼓励下,我谈一下学法后的一点点体会,不妥之处请指正。

我十六岁从台湾来美国,至今整整四十九年。家里面有着可观的收入,虽无儿女,生活也算自在。照理,一切都不用操心。可在年轻时,我染上了很多不好的习性,除了不吸毒。赌博更是从少赌到老,戒了无数次都没成功,明知不好,就是改不了。有时一出门,就是一天的时间都在赌,当妻子问时,我常常骗她,从不敢讲真话。而且自己的理由一大堆,常常夫妻吵架不理让。六十五岁的我,与妻子共有的两栋房子赌掉了,定期存款也给输了。说起来,我的人品并不十分坏。三十年前为寻找修佛修道的理,我学了不少东西,看过很多书。当然,多是“小能小术”之类的。我也知因果报应,但就是恶习难改,害得妻子及家人对我没了信心。有人教我用“小能小术”去赢钱,我知道不好,这么做会有报应,我没去学。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过了大半生,正在我输了房子,打算带着妻子回台湾养老时,本打算好的计划,因其它原因不能回去,不得已必须在一天之内找到房子住,并安置坐轮椅的妻子,处理五十多箱杂物和家具。年老的我无儿无女,一切全靠我一个人,心中有说不出的味道。

说来也巧,在我租到房子的第一天,就碰上了住我楼下的法轮大法学员,第三天又碰上。经过两次的交谈,越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好!当我问她怎么这么好?她回答说:因为学法轮大法学的。当时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时感到:如果学员都那么好,师父一定非常好。第四天,她借了一本《转法轮》给我和妻子看。我们一气呵成,看完了,几天后把书还给那位学员。她说让我再看。回家后,我与妻子商量,再想想大法不象中国政府宣传的那样搞政治呀,害得我每次经过图书馆前,连法轮功学员的免费资料都不敢要。而今明白了真象,我思考了三天,决定放弃三十多年的道教的小能小术,太太也放弃了几十年的烧香拜佛,我们一起专心修炼法轮功,追求真理。

得法不到一个星期,我几十年戒不掉的赌,居然戒掉了;十多年四处医治不见效的顽疾,不治而愈;学法炼功后,我一身的疲劳尽消。过去学的其它的东西,搞不明白的地方,问谁都不告诉你。我买了不少书,想寻求真正的佛道之理,可是看不明白,玄而又玄,就连那些自称大师和师兄的都讲不出来所以然,我想他们都不明白。师父在《转法轮》中用很科学又简单明了的道理道破宇宙机密,解开了我大半生的疑团,我真正得到了我大半生在追求的真理!

没学大法以前,我和太太从台湾带回一台日本专业医疗仪器,是用负电促进血液循环,每天要做四、五次,一次一小时。学法炼功后,我再不做了,我认为炼功更好有效,我太太也从每天做四、五次减为一次了。

向来脸皮很薄的我,不敢在街上发东西,及从来没做过象小贩一样在大街上大喊。而今为了发大法真象资料,我胆子也大了,居然敢在地铁站人多的地方用国语大喊“免费报纸!”还用广东话说“唔晒钱的报纸,罗份去梯哪。”人们拿了,我很开心的说声“谢谢!”发完后我的心情非常愉快,我每天还抽出时间写信封往大陆寄真象资料。有时我也帮助在社区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能做的我都去做,生活也充实了不少。

大法的威力使我一下子戒了赌性,走向新生。学法后,有认识我的赌徒见到我时,问我是用什么方法戒了赌,他也想戒。我因为当时在发报纸,他又赶着上班,所以还没来得及交谈。我想:有一天,我会告诉他,是大法使我改变了人生观,戒了赌。我现在路过OTB、赌马的地方,都不进去。

顺便我替太太汇报一下她修炼后的变化。八年前,在社安局工作的太太,突然走路失去平衡,医生诊断得了小脑萎缩,吃药也不见任何好转。我们回台湾四次,寻求各家各门的佛道医治也不济于事,反而越来越严重。近年来,太太病重得居然坐上了轮椅。家里的电话太太也不敢接听,因为她口齿不清,手足不灵,不听指挥。一次拜佛烧香,差点把房子烧了。

如今太太也学了大法,虽然炼功动作还不太会,对法理了解不那么深,可她的身体一天天的在好转。太太半夜不再做恶梦吵得我不能入睡,她现在也敢听电话了,说话也清楚许多。当我放下一切,放下大男人主义时,她几乎不跟我吵架了,不再象过去那样,遇事生气了。是大法救了我们,我们很幸运的赶上了师父的末班车。虽然我们刚得大法,但我们一定尽大法弟子所能去证实大法,参与正法工作,堂堂正正修炼。最后用师父《洪吟》中的“缘归圣果”与同修共勉:

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04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